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喻学才教授的博客

真功夫从自律做起 大学问自实践得来

 
 
 

日志

 
 

怀念老诗人贺苏先生,喻学才,2008年11月14日  

2008-11-14 08:03:18|  分类: 师友怀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知怎么回事,忽然怀起旧来。今天下午找资料,不经意看到1994年的一袋子明信片。其中湖北大学老诗人贺苏老先生的四首《八十漫吟》进入我的视野。那是我刚来南京的第二年,他老人家寄给我的贺年片。上面写着“学才老弟吟正,新年快乐!”那四首七言律诗是:

                                               一

                      日坐南窗八十翁,眼前天地渐朦胧。

                      静观万古楼头月,遥听三生梦里钟。

                      早失豪情浮大白,已无剩勇献微红。

                      青春远逝忘来去,人兽友仇战阵中。

                                                二

                       旷劫重生八十翁,敢歌敢哭亦豪雄。

                       神交几个名洋古,胃倒千篇假大空。

                       历史偏多无赖汉,人间不少可怜虫。

                       山呼万岁寻常事,宠犬娇猫一例同。

                                                                      

                        填海冤禽八十翁,蓬莱弱水失艨艟。

                       渺茫彼岸三山远,憔悴斯人一梦空。

                       冷对豪华金谷富,难安寂寞石经穷。

                       霓虹灯火朱门酒,都是苍生血染红。

                                               四

                      惨淡人生八十翁,长沙痛哭古今同。

                      山河血泪铁窗里,牛鬼蛇神噩梦中。

                      有幸微躯诗骨硬,可怜贱命党心红。

                      老夫本是江湖客,敢迓狂潮大海东。

                                        1 994年11月未是草

 

我离开湖大前,他和夫人陈静特地为我们一家饯行。一个后生晚辈,要劳动两位古稀老人动手做饭,忙内忙外,心里真过意不去。但我明白,以我对贺苏老先生豪爽性格的了解,不去,他肯定会不开心的。老先生虽然年事已高,但仍然声若洪钟,讲起话来,声震屋瓦。我很喜欢他的那种至老不衰的激情。毛主席说,人是要有点精神的。贺苏老先生就是一个活注脚。

我跟先生的交情,源于琴园诗社。那时,学校的诗社活动比较频繁,不知是谁向诗社推荐了我,我在系收发室收到了诗社的邀请。作为后生晚辈,居然在诗会上敢于献丑,曾经朗诵过几次诗。大概由此因缘,我和老先生认识了,他表扬我的诗作有真气回荡其中。我告诉他自己喜欢李白,杜甫,苏东坡,陆放翁。他说,他也是。这样我们就成了忘年交。时不时凑在一起谈谈诗。而总是相谈甚欢。他肯定我写的西江月等骄儿诗词,意境美,措辞胆大,敢把动画片名写进词中。(附;《西江月。为五岁小梦哲画像》;饭熟屡呼不动,客来神态慌张,一丝不挂爱风凉,转瞬装模做样。     最爱恐龙特级,怕误变形金刚。强拉爸妈坐身旁。道是有福同享。)当然,我们的友情还源于我们对人事看法的一致性。

他退休前是中文系的顾问,是否教书,我不知道。也没有人告诉我。在我的印象里,不知什么时候,也许是本科阶段,也许是读研究生阶段,也许是刚毕业留校阶段,我经常看到一个老人拄着拐杖来系办公室,指指点点,讲话嗓门特大。有一次,他批评系里的某海报写了错字,声色俱厉,拐棍笃在木地板上,咚咚作响,印象极深。我从他身上,明白什么叫职业习惯,什么叫社会责任。直到今天,我仍保持常查字典的习惯。正确使用汉字汉语,是我中华子孙的最基本的素养啊。

我离开湖大时,当时他已经半盲半聋,老看着他戴个助听器。后来我到南京,最多的联系还是诗。他有新作,一定寄我。我则因为当年担任系主任,发展学科,事情多 ,平时很少写诗填词。间一涂鸦,也一定寄他指正。这种通信大概一直到2000年。我还收到过他的贺年片。再后来就没有了。我曾去信问母校的熟人,也没有人告诉我他究竟怎么样了。人生也蛮可悲的。一个那么热情似火的诗人。从岗位上退下来二十余年,便逐渐被世人遗忘。我记得他九十年代后期给我的贺年片或诗歌手迹上,总要附上“盲且聋翁”几个字。那心中的悲凉是不言自明的。

我们的社会除了过于功利,对退休老人缺少关爱外,是否还有些对传统文化的活载体的轻慢呢?就我所知,在今日的大学中文系,象贺苏先生这样水平的诗人并不多见,我们为什么不知珍惜呢?

他一生写了很多诗,但解放前毁于战乱,解放后毁于文革。晚年的创作,以及回忆出来的早年诗作,加在一起,篇幅估计也有千余首吧。但似乎生前没有出集子。记得他曾给我寄过一本《贺捷诗文集》。扉页上写着他们两兄弟的签名。我拜读后才知道,这是一本贺捷、贺苏两兄弟的合集。贺捷是《武汉晚报》的主编。退休后整理平生所作,顺便把哥哥的作品也收进集中。手足情深,令人感动。然而,贺苏先生没有自己的诗集,终究是个不小的遗憾。因为他太爱诗歌了。是因为没有经济力量出版?还是因为没有来得及出版?

 

  评论这张
 
阅读(42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