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喻学才教授的博客

真功夫从自律做起 大学问自实践得来

 
 
 

日志

 
 

忆业师曾昭岷教授,喻学才,2008.7.25  

2008-07-26 09:19:52|  分类: 师友怀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曾昭岷教授系余之业师。四川宜宾人。出身官宦家庭。大学本科期间,曾师授余宋词。其讲课风格慢条斯理,精于鉴赏。他表达问题有点四川人所特有的摆龙门阵的韵味。脾气大是他的一个特点。听湖北大学中文系老教师说,曾师在五十年代曾在武汉师范学院当过中文系系主任。其为人脾气大,爱骂人。我的印象中,他在20世纪80年代就在系办公室发过一次火,因什么事已经全然不记得了。当时我刚留校不久。喜欢玩是曾师的另一特点。读研期间,我常去他家。有一、两次,去的不是时候(那时电话不普及,不象现在找导师先得打个电话发条短信预先约一下),曾师还在睡觉。师母告诉我,老师最爱的是电视。因此,晚上常常睡得晚。他爱养花。记得冬天到他书房问学,我常常赖着不想走,找话说,为的就是享受他那里温馨宜人的环境。因他的书房朝南,阳光明媚。他侍弄的菊花开得如火如荼,好象也来给书房添彩似的。他培养学生,属于很放手的那种。基本是靠熏陶。从来不疾言厉色地批评我们。即使我们自己都明显感觉到做的不妥时,他也不发火。他比较欣赏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那种教学方法,我们读研期间,业师曾带我、曾大兴、王兆鹏漫游七大古都。到了旅馆,安顿下来后,我们服侍他老人家吃饭洗脚,那种亲如家人父子的游学生活,至今仍是美好的回忆。他还曾安排我们去北京图书馆古籍书库(柏林寺图书馆)读书三月。那时节,我们住在东交民巷中国社会科学院招待所地下室。曾师住在他前妻所生的儿子家中。偶尔过来巡视一下。那时节,在柏林寺图书馆阅览室看书,经常碰到一些赫赫有名的古代文学、文化方面的权威学者。比如,王利器研究员就是那里的常客。后来我们才悟出,他是在引导我们自学。北图古籍部丰富的书源,我们如饥似渴,中午也不休息。大家饿了就到成贤街国子监附近买点吃的,解决了肚子问题继续读书。晚上回到招待所,和天南地北的客人侃大山,着实增长了不少见识。对于我们几个研究生来说,那一段回忆也将终生铭刻在我们心中。客观的说,业师本人并没有和我们谈太多的学问之道,但他的引导和培养模式都是一流的。他一生培养的研究生并不多,但可以说个个都成了才。王兆鹏本科比我高一级(77级),但研究生比我晚,因他系先留校,当曾老师的助教,跟着我和曾大兴一块学习,然后参加考试的。兆鹏的毕业论文是《张元干年谱》。南京出版社出版。他在湖北大学做过文学院院长,现在武汉大学中文系教宋词。教授,在宋词研究方面很有成就。曾大兴和我本科同届同班,又一起考取张国光、曾昭岷教授的研究生。他的毕业论文是《柳永研究》,曾老师是主导师。我的论文是《孟郊研究》,张国光教授是主导师。大兴毕业后在中南民族学院中文系任教,1994年到广州下海经商,现任职于广州大学,教授,中文系系主任。我现在是东南大学教授,旅游规划研究所所长。当年在湖北大学研究生毕业前夕,湖北省旅游局领导曾多次来湖大要我,学校没有同意,两位导师也挽留,校长徐章煌教授专门找我谈话挽留,就这样我留了校,直到1993年东南大学因发展旅游学科需要,蒙郑云波教授引荐,我被调入现在供职的东南大学。我的道路和兆鹏不同,我“离经叛道”,舍弃了我的本行中国古代文学,走了一条由古代文学而旅游文化,由旅游文化而旅游规划,由旅游规划而建筑遗产的曲折的学术道路。我到东南大学后,如鱼得水,在旅游管理学科建设方面做出了一些成绩,将原来的专科升为本科,又将本科升为硕士点。后又借助和本校强势学科建筑历史的多年合作等优势,申报成功了国内第一家“建筑遗产保护与管理”的博士点。十年中,我为东南大学的旅游学科完成了三级跳。期间我担任了中国文化系、旅游学系系主任长达八年之久。现在我既是旅游学科硕士点的学科创点人,也是建筑遗产保护博士点的策划人和主要参与者。我和大兴的道路也不同。大兴脑子活,有过近十年的从商经历。现在又回到高校从事老本行,出版过《柳永词研究》和《中国文学家地理分布》。由于选择了另辟蹊径的学术道路,我的毕业论文至今还束之高阁,没有想到出版。但我写毕业论文的副产品却已经出版了十个年头。当年为写论文,曾师介绍我认识了四川大学中文系华忱之教授,在我读研期间,他主动提出跟我合作,共同校注《孟郊诗集》。记得当时曾师知我在研究孟郊,便在游览四川成都期间专程安排拜访华先生的日程。华教授重听,交谈很不方便,我们用纸笔交流,他很直接,看了我的孟郊研究计划和几篇半成品论文后,便问我愿不愿意和他共同校注孟东野诗集,他说,人民文学出版社约了他好多年,因年纪大了,加之解放后他一直在搞现代文学。没有精力完成此事。我当然很高兴的同意了。我和他只有这一面之缘,时间不到两个小时。此后完全靠书信交流,但我们的合作却异常成功,华先生早年在清华读书,毕业论文是《孟郊年谱》。指导教师是闻一多教授。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几十年后,因为孟郊这个话题,因为曾师的牵线,帮他圆了孟郊研究梦的又是一个湖北佬!该书人民文学出版社1995年底出版问世。

1993年余告别湖大来东南大学前,曾师请我一家吃过饭。还给我的儿子送过一套衣服。做人很有人情味。师母姓谢,也很有修养。待学生特别好。我们这些学生,上他家,不管老师在不在,她都会给我们回家的感觉。我们会经常和他家里人一样享受美食特产。

偶清旧物,在1998年的信函中,看到了他给我写的一张贺年卡。上面还填了一首词,调寄生查子。词曰:

去年瑞雪飞,不教花枝瘦。塞北雪如花,南国花如绣。

今年瑞雪飞,人老花依旧。把盏祝新春,花好人长寿。

明信片背面他还写了一封短信,告诉我研究生期间的其他几个老同学的情况。

人是念旧的动物,当我看到这张贺年片的时候,业师已经离开我们九年了。由小小的贺年片,想到了先生在我人生路上所付出的种种心血。即兴写此小文,也算是对老师的一点怀念。

                           2007。10。15于楚雷宁雨轩

 

 

                    

  评论这张
 
阅读(28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