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喻学才教授的博客

真功夫从自律做起 大学问自实践得来

 
 
 

日志

 
 

答李常生博士论人生棋盘书,喻学才,2008年10月27日  

2008-10-27 15:21:42|  分类: 后湖闲思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常生博士;

   “跳脱棋盘,乃见光明”。这是你悟道的写照。我们古古今今的同类,自出生之日起,实际上就基本定位在棋盘的某一角了。因为家庭环境,父母境遇,都是一个我们不能选择的棋盘。到了启蒙的年龄,我们的学校或好或差,又是一个我们选择不了的棋盘。等到我们懂事了,知道人生要奋斗,命运靠自己打拼,我们的发展空间又是一个我们选择不了的棋盘。芸芸众生象你在文章中所写的那样,每天象蚂蚁一样忙来忙去,究竟在忙些什么呢?其实亘古以来天地间就只有一个棋盘,上面只有“名”、“利”两颗大棋子。下棋的双方从性别看,只有两种人,一方是男人,一方是女人。从道德情操看,也只有两种人:一方是君子,一方是小人。从终极追求看,只有两种追求:一方是生,一方是死。大家在这名利的棋盘上永远不知厌倦地拼杀搏斗。生老病死,前赴后继。青史万卷,不过如此。真能跳脱棋盘看自己的人在任何时代都属凤毛麟角,且往往不为大多数人所理解。东坡游览庐山,发出“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感悟,足下“跳出棋盘,乃见光明”的见解正与之契合。人无古今,在对世界的体悟达到一定境界时,见识都是一样的。你乐于助人,富于爱心。正是得益于你对生命真谛的体悟。

   人生难得,所以要惜。包括惜福,惜缘,等等。然多数人则因人生难得,而贪恋财富,名誉,地位等等,有人甚至不惜踩着同伴的肩、头往上爬,不惜杀人越货。可叹啊,人生的纯真年代,只有婴儿阶段吧。所以老子希望人类都回到婴儿状态去。那真是绝望到底的梦幻之言啊。

                                 喻学才

                                           2008。10。26

 

最后的纯真年代

李常生  10/25/2008  台北

 

孔子的智慧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

「十有五而志于学」:孔子所说的「学」应该是学习「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学问。

「三十而立」:孔子十五岁立志学习修齐治平之道,三十岁时,完成学习的阶段,并从学习的过程中,确立了自己平生志向。「四十而不惑」:孔子在三十岁的时候,就已经确立平生志向;经过十年见闻、经历,更能确信自己当初所立志向是对的,而不会再迷惘及摇摆不定,更不会动摇心志。

「五十而知天命」:五十岁的时候,智慧已能无所不在地运用于日常生活中,并且顺乎天理自然之道。

「六十而耳顺」:六十岁的时候,不管听到什么道理都能自然理解、吸收,并融会贯通。

「七十而从心所欲、不踰矩」:七十岁,真正到了「从心所欲不踰矩」的最高境界,真正可以排除了干扰,尽力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能做到什么程度就做到什么程度,但是前提,必须是要符合「自觉主宰的义行」。所以说,孔子的「从心所欲,不踰矩」,是一种生命历程的最高体现。

自我的检讨

年已六十,回朔以往,2004年方获硕士学位,2008年夏季,始获东南大学博士学位,距孔子的既定目标,已晚了三十年。

再看孔子的生命过程排序,吾虽已六十,实则刚才达到「四十而不惑」的境界,并且尚在体验「五十而知天命」的顺乎天理自然之道。一切既有的企图以及无谓的利争,到最后只是秋天风起的一片灰烬,人亡则去,不会留给世界过多的痕迹。

我该怎么去重新看这个世界

孔子认为,六十岁的时候,不管听到什么道理,都能自然理解、吸收,并融会贯通。此一境界,时时在耳边叮咛,期许适时消除所有的罫碍与愤怒,不计较任何的言语机锋,不执着任何的纷扰世事。

政治只是集体催眠,一群人求官求禄的一种表征,为了自己的私利,不但没头没脑的催眠自己,也普遍化的征求一些膜拜的群众。过度关心政治,归向于各种派别,曾经让我心灵起伏而无法静心思考,至此六十,方醒悟,原来过去自己只是政治野心者的一颗棋子。跳脱棋盘,方见光明。

所有的事情都该从多角度、多面相思考,世间事往往没有什么真正的对错,从不同的角度去想,就会得着不同的结果,何必为一些小事争得面红耳赤,让自己错失了无数契机。

虽然宗教一再的宣扬生命的美丽与天堂的绚烂,然而生命实则是一种痛苦的生老病死过程,我们必然要学会面对过多的悲欢离合,也要学会让自己很快的从悲伤之中回复清醒。

我曾经很努力的在自己的事业上下功夫,想多赚钱,但一生中碰到几次金融风暴、经济萧条等,几度让自己面临家庭经济崩盘,于是,我终于明白,大势所趋,均非己力可挡,一生中早应学会粗茶淡饭,简单度日,尽量让自己隐于市,甚且隐于小乡,置名利于度外,晨昏歌咏,夜伴星空而眠。

平时面对社会,执行「老三哲学」又何妨?

地上的人类像极了成群的蚂蚁,早晨一波波的人潮登上地铁、骑着自行车(或摩托车)、开车,赶往一个自己所厌烦的工作岗位,而为了家庭的负担,为了孩子的奶粉,为了莫名其妙(自己并不完全知晓)的升迁与名利欲望,早已变成了蚂蚁群中的一份子,并且无以自拔。

我们多半太过于专注自己的事业、名利,而忽略了人与人之间的亲情以及朋友曾经寄给自己的祝福,往往会自圆其说的认为自己太忙,工作的事太烦,而忘却了对远方朋友的关怀。忙着找借口让我们丧失了原有的纯真,过于注重眼前的入世哲学而让我们陷入了俗世的迷雾中。

我厌烦了面对不稳定的政治、社会、经济与生存环境,以我的能力、半失业的职务,人老半残的身体,我又没有能力去改变这些,但一生中却着实的曾经为这些无头绪的名利与思绪,搞的让自己身疲力尽,少有过过心平气和的日子。

最后的纯真年代

我的身体真是不好,我还能活多久?是否会经过长年病痛缠身而亡?都是未可先知,然而在最后的这一段时间,当加速反省自己,让自己进入孔子的「耳顺」世界,能够分辩善恶是非,能够理解人生在世的度日哲学,不再盲目的被政治、名利,以及表相的富有所欺骗。

纯真是我幼年时立志追求的目标,纯真意谓着「简单」,单纯的去想,单纯的去做,不样让自己陷入反复思想的漩涡;纯真的过日子,比较会让自己对事情看得清淡,比较会过得无忧无虑,将会使自己重新注意到脚底下的小野花,在海边迎着清风想诗的时候,不会被繁杂的事情所纷扰。

纯真会让我将老化与体衰的问题置之脑后,会敦促我赶快去看一些自己想看的书、电影、画册,会让我不自觉的在秋天写一首诗赞美这个世界。纯真会促使我经常回想远方的朋友,试着写封信给他,说出一些我的心声,告诉他,我对他的思念。

我将努力塑造最后的这段纯真年代,也许到了七十岁,还无法达到孔子的「从心所欲不踰矩」的境界,但是至少,我努力的去体会过春夏秋冬,高兴的在大山中唱过歌,脑袋里始终有着几个值得思念的要好朋友。

尾声

在最后谢幕的那一天到临时,眼睛一阖,所有往事尽飞而去,世间将再没有我的空间与形体,吾之身体亦将羽化为乌有,原来所有的一切「曾经」,都只是个「无来无去」。

苏子云:「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

虽无法长居于江滨,然「清风尽从窗边过,明月尽在窗头亮」,我何不得之、遇之,并写下寄于朋友共享,今夜一笑,倚石靠树而眠,岂不快哉!

 

图片来源:http://www.treklens.com/gallery/photo461988.htm

 

  评论这张
 
阅读(35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