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喻学才教授的博客

真功夫从自律做起 大学问自实践得来

 
 
 

日志

 
 

怀念鲍思陶教授,喻学才,2009.2.16  

2009-02-16 18:34:33|  分类: 师友怀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东大学鲍思陶教授离开我们已经三个年头了。所幸他留下了一部《一得斋诗钞》。

该书第128页收有赠我的五言律诗一首。题曰《白下赠学才先生》。诗曰:

                                                六朝松下路,几度损诗魂。

                                                 流水抚琴韵,熏风锁石根。

                                                论心已倾盖,就教乍移樽。

                                                一别天涯远,冰壶写玉痕。

读之怃然。思陶,才子也,而深于情,为情所困,不得永年(思陶享年50)。余首次披读其全集,觉斯人与清人黄仲则十分相似。悲苦之音,若出天性。他的好友倪君也曾数次提醒,故其最后写于病榻的《无题》:“知天命年寄慨沉,直把微生付苦吟。景语入诗多谶语,断肠二字最惊心。”这是他的绝笔。也是他的夫子自道。集中《毁家诗纪》十首,《勃鬩谣》二首。均哀婉感人,亦古人诗歌中所未见之境界。如《毁家诗纪》之第三首云:

                                          怨耦当年亦好逑,三生石上矢从头。

                                         盟心空说曾瞻马,啮臂翻知悔惜牛。

                                         钗擘当时终有恨,长亭此去岂无由。

                                         巫云出岫轻盈去,愁杀江南唤雨鸠。

 第六首云:

                                          野鹤孤云恨失群,幽期密约忍亲焚。

                                         春山不画悬鹑手,红袖谁熏辟蠹芸?

                                         攀凤终嫌王内史,当垆总误卓文君。

                                         从今断绝三生梦,故剑遗簪哭旧文。

《勃鬩谣》二首云:

                                         梦里功名愁里身,姻缘已恶最磨人。

                                         鳏鱼自诮原非假,脂虎曾呼忍是真?

                                         尽说黄金能铸错,难凭红线认前尘。

                                         鹿车谁共家风挽,牛角归来喜负薪。

                     

                                         浮生濩落叹悬匏,同命如何不共巢?

                                         恨火怨膏煎愈急,兰因絮果忍轻抛?

                                         足绳虚系成桎梏,盂盎相逢任扑敲!

                                          况是掌珠正皎洁,忍教老蚌化鱼鲛?

       他的儿子重铮是其最引以自豪的话题。《重铮六岁生日》诗写道:

                                         掩身几角捉迷藏,痴绝犹同顾长康。

                                         逃杖曾参常愧怍,折笄范武每茫洋。

                                         丹青好教随心称,西语真堪过目忘。

                                         生就一腔誉儿癖,管他利口覆家邦。

写聪明过人的儿子娇憨情态十分传神。可惜的是 ,即使他最开心的誉儿诗,到最后也来一句读之使人一惊的不太吉利的句子。

《一得斋诗钞》,齐鲁书社出版。系其挚友倪志云教授在思陶病逝前三日遵嘱删削而成。可惜的是思陶临终前坚持要倪君将所有诗词的年月去掉。虽然诗歌可以模糊欣赏,但确会给读者带来很大的麻烦。估计是他担心因此影响生者,才如此决定的,用心委实良苦。

由于他坚持删掉所有诗歌的写作年月,他赠我的那首诗一时也无法确定其准确的时间。在我的印象里,应该写于1995年或1996年。我和思陶君的交往不多,记得最初因为我主编《中国旅游名胜诗话》,曾因胡迎建兄的推荐,约请他负责山东一省的撰稿组织工作。因此而有书信往来。大概1995底或1996年初,他因公出差来南京,我在东南大学旁边的进香河路润之酒家(一家湘菜馆,店里入口处有毛润之塑像。现已不存在了)宴请他。对他的印象,温文尔雅,声音清丽,有金石韵味。当时他在齐鲁书社工作。谈吐中知道他和我本科同届,研究生也同届。他的导师是大名鼎鼎的殷孟伦先生。他写诗喜欢用典,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学训诂学,时常日久,难免不受影响。交谈中还知道他从小接受过比较严格的桐城派古文训练。对他的经历,我真的很羡慕。和我这个草根族凡事要自己摸索相比,他真的够幸福了。

从那以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面。印象中就是《中国旅游名胜诗话》出版后给他寄书寄稿费等,肯定通过信,也打过电话。但没有太多的交谈。

大约2006年年初,我还给他打过一次电话,我想买齐鲁书社整理出版的《续修四库全书》。知道他是积极的主张者,好像还是责任编辑。我问价格优惠能到多大比例。他一开始建议我不要买。那么大的部头,要地方放,难得搬动。后来又表示,如果你真的想买,将尽最大努力优惠。后来我在家人的建议下,还是放弃了。告诉他后,就没有联系。不期他就在那一年暑期溘然长逝!

他带着太多的遗憾走了,他的去世,对国学界是一个不小的损失。因为他不仅仅长于诗。他的学识和古文素养,在同辈人中属于佼佼者。我还记得他给我寄书寄信,封皮我都不忍弃置。那一手漂亮的书法,真让人赏心悦目,过目难忘。他走得那么突然,学术著作方面肯定也有未完之作。所幸他最钟爱的诗词得以结集出版。并且基本是手订。他诗词均佳,而尤擅七言律诗。集中保存了十几首赠儿诗,几乎每年儿子生日那天他都要写一首,这样的饱含父爱深情的创作一直写到祝贺儿子高考成功。因此,我也为他庆幸,有那么一个优秀的儿子。读完他的诗集,我被深深地感动了。他对亲人,对朋友,对学生,付出的都是爱。而痛苦却由他一个人担着。

写此小文,权作纪念。同时也为对中国诗词有厚爱的博友,介绍一位个性鲜明诗风特别的已故当代诗人。

 

 

 

 

  评论这张
 
阅读(60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