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喻学才教授的博客

真功夫从自律做起 大学问自实践得来

 
 
 

日志

 
 

论闲暇,喻学才,2009.5.15  

2009-05-15 09:14:22|  分类: 后湖闲思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闲暇,是个好东西。人生最难得的奢侈品。

从汉字的造字规律看,“闲”字由“门”和“木”构成。门中的木字也可写作“月”字。不管是木,还是月。意境都美。试一作想,一个人,或一个小家庭。能够独立地拥有一所院落,院内长着生机勃勃的树木花草。夜里,还有一轮把满院子照得亮亮的,幽幽的万古明月。这不是陶渊明“户庭无尘杂,虚室有余闲”的意境么?对于现代都市绝大多数居民来说,这样的生活场景恐怕有些遥远。大家都居住在开发商建设的高楼大厦之中,每个人的门口就是共用的公共通道。乘坐电梯上下。到单位班,也是电梯进出,动辄在十几层甚至三十几层的半空中工作。不仅种不了树木花草,即使多情明月来相照,作为工薪一族,你我恐怕早就下班了。假使领导有任务,晚上得加班,你我可能在匆匆吃完盒饭后,还得争分夺秒地赶任务。那明月是否来照过,你我可能根本就没有注意。哎,现代人,你们虽然拥有电脑手机,拥有汽车洋房,但你们的心灵空间却比历史上任何时代的人都小,你们的心灵空间大多为外物所挤占!

 当然,在我们的城市里,也有少数有钱人或有权人可以享受高级别墅。他们的院子里自然不会缺少花草树木,那千古如斯的明月在晴朗的夜晚也同样会光顾那样的别墅空间。但问题是主人却未必能享受,或者说未必有悠闲的心情享受。因为他们身在江湖,自己做不了自己的主人。他们要谈生意,要走门路。呕心沥血,希望发财,希望升官。做了亏心事的老贪,提心吊胆地过日子,生怕哪一天东窗事发。被双规,被关押;赚了黑心钱的老板,睡梦中时常会被前来索命的被害人惊出一身冷汗。这样的人,即使有满院的花草,如水的月光,你教他怎么能安心享用?

  真正的闲暇属于那些生活态度洒脱而又较少挂碍的人。这种人也许住在城市,也许住在农村。他或她不一定很有钱。但他或她一定有明确的人生观。即休闲的人生观。他或她明白,在人的身体内,永远涌动着对自由的渴望和对物欲的迷恋。这两者是很难统一的。人是什么?半是野兽,半是天使。西哲的格言清楚地说明了人类永恒的困惑。人既想做天使,也想做野兽。上帝当初造人也许早就估计到了人类难以控制,所以就让人类永远在心与物的冲突中挣扎。上帝这个恶作剧真是够损的。西哲还说,人的心所遵循的是善的律,而人的身体所遵循的却是恶的律。所以,数十万年以来的人类社会,多数人都会感知到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语人无二三。真正感受到心灵和物欲完全统一快乐的人可能没有几个。我国古圣先贤自然也早就明白这个矛盾和冲突。中国古贤将其概括为物欲与天理的矛盾。宋儒所谓存天理,灭人欲,正是一条解决问题的路径。但宋儒太过头了。人欲的存在是客观的,绝对的灭是不可能的。只能将其导入到一定的轨道上。象老子、孔子所开示的药方,就比较符合实际。老子教人“以不贪为宝”,正是从根本上下手。孔子则主张以礼制欲,因为自私是人的天性,只有用制度,用规矩来约束贪欲。但因为制度是人制定的,人也可以破坏。所以历朝历代的所谓礼最后没有几个不被搞的土崩瓦解的。比较起来,还是老子更能揭示事物的本质。但他的戒贪之警告,不是一般人都能实行的。也就是说,不是太好操作。它有赖于当事人的个人修为,以及当时的社会风气。比如说,在一个官风十分腐败的时代,九个贪官和一个清官搞在一起,那清官还能正常工作和升迁?某人只要迷失在贪欲的泥潭里,他就不会有心情享受休闲。唐朝宰相李德裕造了那么大私家园林——平泉山庄,还留下家训不允许子孙出卖该园,但不仅等不到子孙享受,他自己就不曾在里面享受几天,最后因政敌的构陷而客死贬所海南岛!所以一个会自己寻找快乐的人,一定不会是贪得无餍的家伙。

人不可能天天有闲暇,但如果想得开,总是会有闲暇的。关键是你的价值观的选择。对于一个把人生意义看得透彻的人而言,可能有两种不同的选择:一种是努力工作,建功立业,扬名当代和后世。许许多多忘我工作卓有成就的人物,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工作狂属于这种类型。一种人也努力工作,但不放弃休闲。他们把有限的人生中所得到的余闲或用来游览风景名胜,或用来结交文朋诗友,或用来读书作画,或用来品茶饮酒。也许这种人的成就会少那么一点点,但他或她的人生会完整充实些,太平安详些,幸福感会多一些。正象国画艺术中有留白一样,智慧的人生也应该“留白”。这和生活条件没有必然的联系。许多大都市闲暇一族把不多的收入用于外出旅游。或者利用狭窄的空间,螺丝壳里做道场,养花种草,或读书弹琴,照样幸福甚至比某些非常富裕或者位高权重的人还幸福些。此无它,前者心为物役后者心不为物役。心为物役,则不可能有知足的时刻,故忧多而乐少;心不为物役,则在在知足,故乐多而忧少。人生百年,时光有限,故智慧的人去忧而取乐,去忙而取闲。置之博友,以为然否?

 

 

                       

  评论这张
 
阅读(298)|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