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喻学才教授的博客

真功夫从自律做起 大学问自实践得来

 
 
 

日志

 
 

读宋真宗的《劝学文》,喻学才,2009.7.12  

2009-07-12 07:51:31|  分类: 读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中自有黄金屋

                                              书中自有千锺粟

                                              书中车马多如簇

                                              书中有女颜如玉

上面这四句诗是宋真宗所写的《劝学文》。

这篇劝学文对中国读书人的精神世界影响之深无论怎么评价都不为过分。宋真宗的四句小诗

其影响力要超过先秦荀子、汉代王充以及后世数以百计的劝学文章。原因在哪里?众多的学者所写的劝学篇章主要从学习可以认识客观世界立论,而真宗皇帝处在中国历史上最厚待知识分子的宋朝,自然会从读书做官的实际好处着眼,引诱国民读书求利。

真宗这种功利主义的观点,即使在封建时代也会遭到许多读圣贤书,立圣贤志的读书人反对。明代大臣高拱说他“偶过一学究,见其壁上有宋真宗劝学文云:‘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千锺粟。书中车马多如簇,书中有女颜如玉’。予取笔书其后云:诚如此训,则其所养成者固皆淫泆骄侈残民蠧国之人。使在位皆若人,丧无日矣。而乃以为帝王之劝学,悲夫!”

明人沈狸在《家訓序》中对真宗皇帝的这种赤裸裸的读书好处论也持批评态度:“前代劝学诗文如“富家不用买良田,书中自有千锺粟。安居不用架高堂,书中自有黄金屋”诸语,皆出自明主御制,流传至乆,比户吟哦,信如蓍龟。凡父兄之教其子弟,师友之相为劝勉者,率不外是。以故后学小生当其蒙养未雕未琢,已先以富贵利达荣身饱家之计熏其心胸肺腑,由斯以往,何所不至!”

宋真宗的劝学文没有将道德修养和学问追求结合起来强调,而是过于实用主义地强调了读书对自己人生的实际利益或好处。对比荀子的《劝学篇》,  荀子虽然没有明白地点出学而悟道的重要性,但他也没有把读书人导入实用主义的泥沼之中。对比《吕氏春秋》的《劝学》篇章,《吕氏春秋》则从老师教忠教孝,学生学忠学孝,双方都能受益的角度讨论学习的好处,比较而言,宋真宗丢掉了学习乃为提升人的道德素质这一最重要方面。其教育理念过于功利主义,这个理念间接导致了后世的奔竞风气。

沈鲤的分析可谓一针见血。

其实,实用主义的劝学,并不始于宋真宗。唐宋八大家的首席代表韩愈所写《符读书城南》同样是实用主义的劝学法。他也是工于为诗而陋于闻道的人物。 他在教育儿子的问题上绝对的实用主义。他明白无误地告诉儿子韩符努力读书和不努力读书的后果,让你无法怀疑其真实性。

        木之就规矩,在梓匠轮舆。人之能为人,由腹有诗书。诗书勤乃有,不勤腹空虚。欲知学之力,贤愚同一初。由其不能学,所入遂异闾。两家各生子,提孩巧相如。少长聚嬉戏,不殊同队鱼。年至十二三,头角稍相踈。二十渐乖张,清沟映污渠。三十骨骼成,乃一龙一猪。飞黄腾踏去,不能顾蟾蜍。一为马前卒,鞭背生虫蛆。一为公与相,潭潭府中居。问之何因尔,学与不学与!金璧虽重宝,费用难贮储。学问藏之身,身在则有余。君子与小人,不系父母且。不见公与相,起身自犂锄。不见三公后,寒饥出无驴。文章岂不贵,经训乃菑畬。潢潦无根源,朝满夕已除。人不通古今,马牛而襟裾。行身陷不义,况望多名誉!时秋积雨霁,新凉入郊墟。灯火稍可亲,简编可巻舒。岂不旦夕念,为尔惜居诸。恩义有相夺,作诗劝踌躇。(《五百家注昌黎文集》,卷六)

其实,在劝学问题上,韩愈也不是第一个实话实说的人。请看下面这段《说苑》中记载的2000多年前一个劝学故事:

       宁越,中牟之鄙人。苦耕稼之劳,谓其友曰:何为可以免此苦也?友曰:莫如学。学,二十岁则可以达矣。越曰:请以十五岁,人将休,吾将不休;人将卧,吾将不敢卧。十三岁而周威公师之。(《建本》)

宁越朋友实用主义的告诫可以说同样赤裸裸的。宁越也真能实践的。这个本来要做二十年的实验,他做了十三年就成功了。宁越没有对自己做什么SWOT分析,就这样听进了朋友的一句话,一路不计成败地走下去,结果他成功了。

写到这里,我们需要说明的是,我们不应该责备宋真宗这个皇帝,不应责备韩愈这个父亲,自然,也不应责备周朝宁越的那位朋友。因为中国文化虽然重视修身,重视个人道德境界的提升,但中国文化的最大特质却是重视实际。关注人的需要。这三个不同时代的中国先贤只不过是坦诚的说出了许多中国人心中所认同的事理罢了。中国的教育虽然一向重视人格教育,但因学而优则仕的影响,实际运作起来,品行虽和文艺一样被重视,但我们的科举考试却首先看重的是文章,是考试成绩。而所谓品行则没有相应的考核办法来测评,或曰没有实际的可操作的办法掌控。道德文章虽然道德在前,但道德是虚的,文章是实的。故人多重实而轻虚。重文而轻德。这种体制性的局限直到今天也没有根本的改变。所以在彻底走出学优则仕的局限之前,我们还是不要轻易否定宋真宗等的劝学法。因为他们毕竟都是在激励读书人靠自己努力来改变命运,其积极意义还是主要的。当然,其偏差也是需要预防的。因为教育的终级目的毕竟是培养人的德性器识。而不只是培养谋生的技能和手段。丛林法则虽然在人类社会也客观存在,但人毕竟不能等同于普通动物。教育的功用就在于引导人类元远离兽性,而不是相反。

 

 

(本博主原创文章已经申请知识产权保护,引用转贴清注明出处)

 

  评论这张
 
阅读(73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