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喻学才教授的博客

真功夫从自律做起 大学问自实践得来

 
 
 

日志

 
 

李瑞清身世研究史料的新发现,喻学才,2010年7月29日  

2010-07-29 11:28:44|  分类: 学术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章通过对李瑞清科举考试所提供的个人家族背景档案的解读,丰富了李瑞清生平的研究内容,纠正了此前有关李瑞清生平研究的若干错误说法。

 

  废除科举制度后,清王朝兴建的首座现代意义的师范学院——两江师范学堂总监督李瑞清是南京东南大学、南京大学等多所衍生院校的“一世祖”。是一位德高望重,享有极高声望的“老校长”。

笔者近年来因编制李瑞清故里——杨溪李家村旅游发展总体规划的缘故,前后数次到李瑞清的故乡江西进贤县(李瑞清故里从前都写作江西临川。20世纪60年代行政区划调整,江西省政府将临川部分乡镇划归进贤)温圳镇杨溪李家村考察,除开通读杨溪李氏族谱外,还曾多次到图书馆搜集有关李瑞清的文献资料。最近阅读清代科举人物家传档案史料——《清代科举人物家传资料汇编》,发现了李瑞清和他的祖父李联琇的两份家传资料,没有见到此前的研究者提及。披露在这里,供李瑞清研究者参考:

清代科举制度规定,参加乡试、会试的考生用墨笔书写的试卷叫“墨卷”,然后再由专门誊录的人用硃笔誊写,不书姓名,只编号码,使阅卷者不能认识笔迹,这种用硃笔誊写的卷子,叫作“硃卷”;又考中的人,把取中的文字(所谓“八股文”)以及自己和父、祖辈的传记资料刻印成小册子,分送师友亲朋,这种刻印成的卷子,也叫《硃卷》。“士子之以乡试中举人、会试成进士者,皆刻硃卷。而列履历于卷端,凡与考试之有关系者,悉列之为师,载其姓名官秩,文科然,武科亦然。”(《清稗类抄。师友类》,李春光纂《清代名人逸事辑览》第二册第487页引)很显然,考生家传资料是放在硃卷篇首的。
   硃卷履历中所记载的,不仅是清代应试举子本人的传记资料,更重要的是其家族的世系史料。其特点是对本家族凡有科举功名者全部列入,从而成为研究清代科举家族最完整的原始资料。硃卷履历具有准确性、丰富性和多样性特点。其内容的准确性,又超过普通家族的家譜或族譜。

李瑞清的那份填写于清朝光绪二十一年(1896)的家传,是一份很重要的文献资料。因为系考生自己提供的信息,真实可靠,信息量大,极具史料价值。依据那份家传的记载,我们可以获得许多重要而真实的信息。可据以纠正若干有关李瑞清生平记载和研究著述之错误。

 

(一)  关于字号

 

李瑞清家传上自述“李瑞清,字仲霖,号雨农。一号梅痴。”而问礼堂《李氏族谱》上则写作“字霖仲,号梅庵,亦号梅痴。”《清史稿》上则说“李瑞清,字梅庵。”(列传之二百七十三)。《世载堂杂忆》上说:“梅翁原字仲麟,因感余公知遇之恩,又伤梅贞夫人不能同到白头,誓不再娶。先改字曰梅痴,后易字梅庵,不忘梅贞夫人也。”这三份历史文献上的李瑞清字号都和科举家传不合。按照中国人取字号的规律,科举家传上的字号有着内在的逻辑性,族谱上写作“霖仲”,显然是倒置了。《世载堂杂忆》上写作“字仲麟”则完全错误。因为这个字号和“瑞清”缺少内在联系,不符合中国古代名、字构造的规律。案:李瑞清在兄弟中排行老二,故用“仲”字。“霖”字和“清”字同义互训。符合古人名字相应,闻其名则知其字,闻其字即知其名的原则。至于“雨农”,更是和“清”、“霖”一脉相承。

世间有关李瑞清的研究文章,多不深考,辗转相沿,错而不改。特标出之。

 

(二)  考试简史

 

李瑞清参加科举考试,最初在湖南。家谱上说他最初本来是以国子监生被保举做知县的,但因为他“有志观光,寄籍湖南,纳监入闱,改名瑞棻,中式光绪辛卯科副榜第一名。湘人攻激异籍,次年癸巳,仍归本省乡试中式第九十三名。”实际上,李瑞清因为父亲在湖南做官,就冒用湖南籍贯就近考试。但这是违背清朝科举制度的行为。所以被湖南人举报,瞎忙了一次。这一段不愉快的科举考试经历,作为历史档案,除开问礼堂李氏族谱,其他文献都不见记载。包括清朝科举人物档案史料《李瑞清家传》中也不被提及。在家传中,关于科举经历的信息如下:

清朝光绪十九年(1893)李瑞清在江西省参加恩科考试,得中举人。排名为第93名。

清朝光绪二十年(1894)李瑞清于京师北京参加恩科会试,得中贡士。排名为227名。

光绪二十年(1895)李瑞清于京城参加“正科补行殿试”,也就是殿试,得中进士。排名为二甲第19名。在接下来的朝考中,成绩一等,排第19名。随后,钦点翰林院庶吉士。

 

(三)  自述祖德

 

    李瑞清的家族是一个人文底蕴深厚,有着六七百年耕读传家传统的大家族。我曾通读杨溪李氏问礼堂族谱,深为该家族历代重视读书做人的家族精神所感动。该家族的男人即使实现不了科举梦,做乡村教师,也是个个尽职尽责地教书育人,演绎着一个又一个感天动地的为人师表的故事。甚至连女人也受这种家族文化的感染,为了让丈夫读书有成,不少贤内助心甘情愿地奉献,忙内忙外,把困难留给自己,把方便让给丈夫。令人羡慕地上演着一幕幕发家旺夫的人间喜剧!

李瑞清的远祖李居信,号松江。族谱称他松江公。是南宋朝户部大军仓。十三世祖李国桢乃明朝天启年间举人,曾经做过湖广耒阳县知县。后迁福建顺昌知县。因为人品佳,官声好,列入了乡贤祠和名宦祠中。世代接受当地官民的祭祀。十四世祖李涤,明朝末年的秀才,隐居不仕,世称笔语公,著有《笔语集》。是康熙年间举人。五世祖李枝芳官德安教谕,寻除知县。著有《一蹊文集》。李枝芳很有意思,他不太会作官,或者说 不会摆谱。他做县令,不聘师爷,文案诸事,他一个人全部包办,令人咋舌。但他居然也能处理得案无留牍,野无盗贼。李瑞清的高祖父李宜民,幼年丧父,十四岁外出创业,后以盐商发家。在桂林和故乡杨溪所作公益之事甚多,培养家族人才不遗余力。曾祖李宗淮字子舒,号幼海,国子监生,著有《通鉴摘录》一百五十四卷。他的本生祖父李庚,也是国子监生以军功授五品衔,广东补用盐大使。但他在家传中还提到他的祖父李联堃,李联堃字戴堂,乃李宗淮第六子。而查族谱始知李庚乃李宗淮的四子。应该是他的父亲过继到李联堃名下所致。

 

(四)、父母兄妹妻子儿子

 

李瑞清的生父叫李必昌,字慕连。号兰生,国子监生,由军功荐保盐运使衔,赏戴花翎。记名海关道、云南候补道,曾担任过湖南平江、长沙、衡山县知县。他的生母姓陈,广西桂林人。李瑞清在家传中还提到他的父亲叫李翊发,曾被授予奉政大夫。这么看来李瑞清当属于过继给李翊发为子。查李氏族谱,李翊发乃李联梓之子,字莲发,道光丙申年生,咸丰年间出外无音信。李瑞清有兄弟七人,他排行老二。他上面有兄长李瑞祖,字冠佰,国子监生。同知衔侯选道库大使。他的弟弟李瑞奇字衡仲,国子监生,翰林院待诏。另有瑞荫、瑞永、瑞甡、瑞珏、瑞熹。只有瑞荫为候选盐大使。其他人在他25岁中进士时均无官职。李瑞清有妹妹五人。在他所填家传中只说了几个已经出嫁的大妹妹丈夫的姓氏里贯,其他信息则无。关于他的妻子,他写道:“原聘余氏,湖南常德武陵人,又娶余氏,祚馨公之七女。” ,这个余祚馨,也就是余蓉初,是李瑞清的舅舅,同时也是李瑞清的老师。他25岁时有儿子两个,分别名为李承侃,李承俊。他在家传中还说到了他的字号,他初名雨农,后易梅痴。但考察杨溪李氏族谱,知道李承侃本是他兄长李瑞祖的儿子,系过继给李瑞清为嗣。承俊乃瑞荃之次子,过继到李瑞清名下为嗣。瑞荃之名不见于家传。

从这份家传看,李定一、陈绍衣编著的《李瑞清》对余祚馨与李瑞清的关系,还没有说到位。李、陈两位作者说李瑞清“深得其父好友、老师常德武陵余祚馨先生赏识、器重”,先后以三女相许(长女未嫁而病逝,次女,三女皆婚后不久即弃世)说余祚馨是其师不假,但余祚馨还是李瑞清的舅舅。这一层亲戚关系则没有提及。

李瑞清的实际兄弟多达十二个,这一信息族谱中记载的清清楚楚,大概在李瑞清二十五岁时只有兄弟七人。后来他的父亲偏房又先后给他生了五个兄弟。只是这已经是李瑞清考取进士、钦点翰林院庶吉士之后的事情。故家传中人数与族谱不同。

 

(五)、祖父李联琇和父亲李必昌,以及李瑞清排行等问题

 

李必昌的父亲乃李联琇。李联琇的父亲为李宗瀚,即族谱中的春湖公。乾隆年间进士,钦点翰林院庶吉士,曾典湖南学政,福建正考官。官至工部左侍郎。

李必昌乃李联琇之子一事,不见于李联琇科举考试所填写的家传。亦不见李瑞清家传。考李联琇家传,十分简略。连他是否有儿子都不见记载。不知何故,或者与咸丰年间天下大乱文献信息丢失有关?余细读李氏族谱,据陈宝箴《诰授资政大夫兰生兄都转大人六旬荣寿》(杨溪李氏族谱卷八p17_20)文知道他是李联琇的儿子。陈文中对李观察(必昌)的杨溪村环境是这样描述的:“都转世居临汝之北乡杨溪村,汝水横其前,林木深秀,缭如旷如。”这里需要说明的是,杨溪李家村所在的温圳镇从前属于临川县。而临川县名始于东汉和帝永元八年(96),西汉时县名临汝。汝水即今之抚河在古代的别称。陈宝箴为饱学之士,故不用当时的临川县名和抚河的名称,而采用西汉时期的旧名。陈文述李必昌的高、曾、祖世序为“伯高祖丹臣、春湖、小湖,观察。其受命治理云南是其一生最辉煌处:背景:当时英国蚕食缅甸,数遣人上穷大金沙江源,自印度东,度野人求山互市,腾越凿险夷道,撤秘屏翰,将筑铁道,自缅甸而东,道黔湘出湖南之沅州以与长江连。虎视鹰腭,其势日益逼。李观察的理论:制夷莫如师夷。转兵饷莫如铁路。通声息莫如电报。他先建设电报设施,后建造铁路。他在湖南作地方官前后约十年,老百姓讴思载道,他也不舍湖南人。说:“吾民吾子,吾宦吾乡”。因家长沙。乙未,其子梅庵成进士。入翰林。越四年,而公寿六十。湘人欲为其做寿,他不同意。却馈遗,谢宾客,以笙歌酒食费付赈捐,且寄书家人,不得称寿。他的三个儿子,老大梅庵,次燕卿,毓华。陈宝箴与其同乡同官,并且陈在寿序中明确说自己很了解李必昌。陈宝箴的寿序应该是可信的。

但这里又有一个问题:陈文中所述李瑞清兄弟数以及李瑞清的排行和李瑞清家传所载不一致。因为家传中清楚地说明李瑞清行二,并说他有兄弟七人。陈宝箴说李瑞清是老大,下面还有两个弟弟。在这里提出问题,希望有兴趣的学人深入研究其致误之由。

 

(六 )、 论《世载堂杂忆》中所载李瑞清婚姻之误

 

   《世载堂杂忆》的作者刘禺生是清末民初武昌著名诗人,有洪宪记事诗若干首,深得孙中山、章太炎推崇。晚年行剖腹手术得庆更生,乃追忆平生见闻有关清末民初历史者,成此一书,董必武1959年有关于此书的题词。该书中有一段记述他的好友胡小石教授口述其门师李瑞清的逸事:“少时蓬头垢面,有如童呆。饮食起居,毫无感觉。自言自语,视人则笑,蜷处攻学,余无所知。匿不外出,彼不愿见人,人亦无与彼议婚事者。常德余公,为长沙学官,闻而往视,觌面问话,触其所学,条对口如悬河。余公曰:此子将来必成大器!……以其长女妻之,成婚岁余,余氏病没,余公又以次女妻之,未成婚,先死。余公又以三女妻之,三女名梅贞,结缡三、四年,又死。时梅翁(指李瑞清)已成进士,入翰林矣。”今按李瑞清自书家传,于婚姻一栏但云“元聘余氏,湖南常德武陵人。父祚馨,字蓉初……元配余氏,祚馨公之六女,又娶余氏,祚馨公之七女。”李瑞清分明说的很清楚,原聘是余氏,原配也是余氏。原聘不言其排行,则显然与“余公之六女”为同一人。另一种解释是,也可以说原聘没有过门就病故,属于聘妻,但既不言配,则显然属于没有过门。若然,则真正与李瑞清结合为夫妻的婚姻就只有两次,也就是他在家传中所述及的余公之六女、七女了。若然,则李定一、陈绍衣的《李瑞清》所说李瑞清三次婚姻之说(第一次婚姻女方没有过门就病故)尚有根据,而刘禺生的《世载堂杂忆》所说“以其长女妻之,成婚岁余,余氏病没,余公又以次女妻之,未成婚,先死。余公又以三女妻之”的说法就显得有些道听途说、添油加醋了。近年来关于李瑞清的研究文章,述及生平婚姻生活的,不外乎刘禺生说和李定一、陈绍衣说两种说法。有了家传,看来前面两说都不可靠。李氏族谱上说,原聘余蓉初之女,未适而终。继娶蓉初公六女,复娶蓉初公七女。并未言明初聘之女为余氏之老几,但与李瑞清家传所述一致。可见族谱之记载真实可信。

 

 

(七)李瑞清的39个老师

 

李瑞清家传最后一部分是罗列考生社会关系中老师这一方面的信息。李瑞清家传这个部分一共罗列了与他成长有重要关系的39位老师的名字。其中比较知名的有他的舅舅也是岳父余祚馨,有薛允升、李鸿藻、邹福保、王锡藩。名气最大的是翁同和。其中,余祚馨这个老师,《世载堂杂忆》说余祚馨是李瑞请父亲的好友。其次又说此余祚馨乃常德学官。是在常德学官任上发现李瑞清这个奇才的。而我们根据李瑞清家传上关于余祚馨的记述,则余祚馨根本没有担任过常德学官。家传上在婚姻一栏述及原聘余氏时,只说“父祚馨,字蓉初,以举人为咸安宫教习,补浙江金华县知县,历官嘉兴兰溪县知县调广东揭阳县知县,署理广州府通判佛山同知,补授阳江直隶厅同知候补知府,诰授中宪大夫。”为便于研究者进一步研究,我把李瑞清三十九位老师的名单抄在这里:

“受业师傅、受知师均谨以先后为叙:宋达夫夫子蘅,陈湘初夫子福基,杨卓吾夫子承煓,郑说箴夫子业润,赵仲弢夫子士达,黄周铁夫夫子倬,王煦庭夫子之屏,外舅余蓉初夫子祚馨,张燮钧夫子亨嘉,张绍堂夫子祖良,王季樵夫子锡藩,丁叔衡夫子立钧,高勉之夫子钊中,盛省传夫子炳纬,杜豫堂夫子璘光,恽次远夫子彦彬,邹咏春夫子福保,方佑民夫子汝翼,周少朴夫子树模,李兰荪夫子鸿藻,徐颂阁夫子郙,汪柳门夫子鸣銮,杨蓉浦夫子颐,徐荫轩夫子桐,薛云阶夫子允升,廖仲山夫子寿恒,陈桂生夫子学棻,宗室子年夫子寿耆,李仲约夫子文田,张子青夫子之万,翁叔平夫子同和,颖之夫子启秀,徐叔衡夫子树铭,竹冈夫子凤鸣,唐椿卿夫子景崇,李苾园夫子端棻,寿田夫子裕德,宗室芝菴夫子麟书,吴颖之夫子荫培。”

至于他的舅舅和岳父余蓉初是否做过常德学官,不敢遽断。因没有来得及查阅常德地方志书,只能提出存疑。

 

 

(八)、政治活动

 

李瑞清忠于清王朝,不愿意与中华民国合作。把两江师范学堂以及江苏布政使任上的手续交割后,就隐居到上海,以清道人的身份卖字为生。这个情况,许多关于李瑞请的研究文章和书籍都讲得清楚。但他在上海是不是从来不问政治?《世载堂杂忆》提供了若干重要的历史信息。刘禺生转述李瑞请弟子胡小石的话说:“辛亥之后,清室遗臣,居处分两大部分:一为青岛,依德人为保护,恭王、肃王及重臣多人皆居此,以便远走日本、朝鲜、东三省;一为上海,瞿鸿禨曾任军机大臣,位最高,沈子培,李梅庵则中坚也。”李瑞清为当时上海遗民领袖。当时他不仅坚决反对袁世凯称帝,而且也坚决反对日本人密谋在东三省建大清国的政治阴谋。许多文章多指责李瑞清思想保守,不肯和民国合作。而罕见称道他维护国家主权独立,揭穿阻止日本分裂中华的阴谋这昭昭大节之一面,实在有失公允。

 

(九)生活习性、趣味和著述

 

《世载堂杂忆》作者转述李瑞清弟子胡小石教授讲述老师少时的趣事“少时蓬头垢面,有如童呆。饮食起居,毫无感觉。自言自语,视人则笑,蜷处攻学,余无所知。匿不外出,彼不愿见人,人亦无与彼议婚事者。常德余公,为长沙学官,闻而往视,觌面问话,触其所学,条对口如悬河。余公曰:此子将来必成大器!

清末南京人张通之《庠序怀旧录》是他根据宁属师范同学录写成的“怀旧录”。其第一人即写校长李瑞清。李曾任江苏藩司,解职后去上海卖字。自署清道人。怀旧录记其出入恒步行。健食,且喜吃蟹。一次能尽尖团脐七、八十只,已成传世轶闻。。。。。。。。(杨心佛《金陵十记》)这就是世俗传说的“李百蟹”外号的来历。

李瑞清的著述,除开已经公开发表的由其弟子整理者外,其族谱中还记载有李瑞清著述三种,即《春秋君臣大义考》、《罗浮子痿言》、《梅庵诗文集》,不知在江西、临川等地图书馆尚有存本否?

 

 

 

                                              2009年9月19日于楚雷宁雨轩

                                                    2010年3月12日修改。此文已刊《江苏文史研究》2010年第2期。

 

 

 

 

  评论这张
 
阅读(125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