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喻学才教授的博客

真功夫从自律做起 大学问自实践得来

 
 
 

日志

 
 

胡忆肖教授评《三元草堂诗词联抄》,喻学才转,2011年6月19日  

2011-06-19 18:51:46|  分类: 三元草堂诗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深于诗,多于情——读喻学才教授《三元草堂诗词联抄》

                                                                      胡忆肖

      唐人陈鸿在其《长恨歌传》中说:“元和元年冬十二月,太原白乐天自校书郎尉于周至,鸿与瑯琊王质夫家于是邑,暇日相携游仙游寺,话及此事,相与感叹。质夫举酒于乐天前曰:夫希代之事,非遇出世之才润色之,则与时消没,不闻于世。乐天深于诗,多于情者也,试为歌之,如何?乐天因为《长恨歌》。”

深于诗、多于情的白居易,不负所望,不但写出了长篇叙事诗《长恨歌》,而且写出了“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的千古名句。

何谓深于诗?深者,精深也。深于诗,即在诗之才学技巧等方面修养精深。精深,非能诗者皆可当此语,盖其內涵有先天与后天之因素,主要在后天。方仲永盖先天之能诗者,而后天不使学,故泯然众人矣;而子美所积之诗学丰厚,却有“吟安一个字,捻断数根须”之刻苦精神,故能成其为“诗圣”。

喻君学才之诗歌创作,与今之一般习古诗词者相比,可谓深于诗者。试看数首:

                                               庐山诗三首其一“庐山会议感言”

                                               牯牛岭黯雨绵绵,雾重云寒混沌天。

                                               欲识庐山真面目,当从绝顶俯群峦。

此诗诚如作者所言:“余觉苏轼之诗,写出了当局者迷的境界”,“然犹有未尽之境界。余不揣固陋,赋诗一首。”苏轼当年叹“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两句已成千古绝唱;而喻君所拓之境界,乃为苏公之所未涉者:“欲识庐山真面目,当从绝顶俯群峦。”此二句所造高远之境,非深于诗者所能为之也!

                                              庐山诗三首其二“仙人洞前观劲松”

                                              寒雾弭天看劲松,涧中壁上两从容。

                                              他年沧海桑田变,谁占名山第一峰?

此诗亦如作者所言:“毛泽东诗,写出了旁观者清的境界。”“然犹有未尽之境界。”毛泽东之“暮色苍茫看劲松,乱云飞渡仍从容”,其从容者似为一,而喻君其从容者为二,所谓“涧中壁上两从容”,亦别创一境界,乃非深于诗者实难为之也。

                                                               自题旅游小照

                                                少小便思五岳游,只因山水把魂勾。

                                                生成一副逍遥骨,历尽艰辛未识愁。

此诗距今已二十二年矣,余读来却耳目一新。似随意为之,而在轻松随意丢句之中,极精炼的道尽了自己的愿望与性情,非深于诗者实难达之也!

此类诗集中甚多,皆从各方面展示了喻君深于诗的诗学修养。限于篇幅,不一一言之。

至于“多于情”,当指写诗时应融入浓厚之真挚情感。此一原则为历来诗人所强调;喻君尤其看重。他在“自序”中很强调情,但他的情是“情真”,“是说作者倾注到诗中的情感必须具有真实性”。他引用已故诗人贺苏老先生的诗说:“非真情种莫为诗,十个诗人九个痴。”  

喻君的诗词作品是实践了自己的“情真论”的。亦举数例证之:

                                                            蝶恋花·第五个教师节

                                                                   1989年6月

             谁念芸芸十亿口,举国经商,耻作书生走。争贵孔方贱八斗。众芳芜秽悲凉否? 

            不怕浅人轻老九,已惯环境陋。粉笔萧萧何所有?滋兰树蕙犹千亩。

此首词,前半阕,对“争贵孔方贱八斗”的现实感到无限悲凉,随后下半阕一转,以“不怕”、“已惯”叙己之志,收于广为“滋兰树蕙”之语。无论“悲凉”或“萧萧”,都是缘事而发,真情溢于言表!

                                                                    教师节感怀

                                                                     2007年9月

                                                       挟册为教授,弹指廿三年。

                                                       儿已读硕士,身半归田园。

                                                       足履千里路,心追万古贤。

                                                       俯仰人间世,快马自加鞭。

2007年,喻君已53岁,所谓“身半归田园”者。前面六句,说的是自身、小儿,山水之游,以及对前贤的追慕。应该说,已是事业有成,家有寄托之人,夫复何求?不但有求,且要“快马自加鞭”——此为“俯仰人间世”所激发!一个以“人间世”为关注对象而自强不息、充满激情的诗人形象,跃然纸上!

                                                             二零零三年中秋

                                              六朝松畔过中秋,不觉人登廿八楼。

                                              此景只应天上有,一团清气罩神州。

诗前小序云:中秋夜,自雁荡山归来,赏月于成贤街117号2804。若论此诗之情,不可忽略小序中的“自雁荡山归来”,此即“足履千里路”,“历尽艰辛未知愁”。雁荡归来适逢中秋,六朝松畔高楼览景,于是便产生了“此景只应天上有”的感受。若只是到此,诗虽好而情未了,因而进一步生发:“一团清气罩神州”——诗人始终未忘情“人间世”,他希望去浊换清之气笼罩神州大地啊!此情此景该是何等清醇!

在喻君学才《三元草堂》诗集中,上述深于诗、多于情的诗作,满目可见。此诗集断非一蹴而就之作,乃是喻君自青少年起刻苦磨砺而成,日积月累,遂为大观。

喻君在其“自序”的最后说,他的学诗,“愿以赤子情怀面对山水,面对人生;愿以真情实感指点江山,激扬文字!”这就是他写诗的座右铭。《三元草堂》一编,正是展现了喻君的赤子情怀与真情实感。

余在拜读的过程中,对喻君的深于诗、多于情良多钦佩;更在拜读之余,祝愿喻君在他的座右铭指导下,进一步出新诗、好诗。所谓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是也!

写完后附言:家中过年,图书杂乱难以搜寻,所用资料未能细对。错误难免,望喻君多予斧正。

《三元草堂诗词联抄》,喻学才著,中国戏剧出版社2010年4月出版。

 

       (作者简介:胡忆肖,湖北大学中文系教授,从事古典诗词研究数十年,有黄仲则诗词研究、毛泽东诗词研究等多部著作问世。)

  评论这张
 
阅读(40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