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喻学才教授的博客

真功夫从自律做起 大学问自实践得来

 
 
 

日志

 
 

张华鹏先生的武当山研究,喻学才,2012年4月15日  

2012-04-15 20:29:53|  分类: 读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华鹏,1940年生于湖北丹江口市土桥。大专学历,工程师。现任武当山古建筑研究所所长。张华鹏先生是土生土长的均州人。其为人敦朴豪爽,目光远大,不屑屑于世俗之得失。到目前为止,我知道他曾经担任过建筑公司经理。早年主要从事武当山古建筑工程维修设计、施工管理等工作。近十年来,主要从事武当山地方文化的研究。他已经出版了《武当山金石录》、《均州水下文明》、《武当早期文明》、《武当官山文明》以及旅游读物《武当之最》等著作。堪称是八百里武当山的一部活字典。

我跟他的相识,缘于2004年4月的武当山世界遗产保护现状调查之旅。那次上武当山,在我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湖北大学弟子万志勇、杨宏斌的陪同下,曾在十堰市委政策研究室主任袁正宏等朋友的介绍引导下,到张宅做过客。他给我看了他亲手测绘的武当山古建筑图册。以及其他收藏。对这位武当文化的守护神留下了深刻的印象。2005年4月他曾来南京看我。我和我的朋友王健民研究员等在成贤街工作室接待他。那次来他携来一厚册书稿的打印件,就是《武当早期文明》。我用一个晚上的时间粗粗翻阅一过。感觉他的东西都能落到实处。许多观点很有见地。跟时下动辄数十万言的地对空式的专著迥乎不同。于是乘兴给他写了一首《题赠张华鹏武当早期文明》的诗,诗曰:

                张子文携太岳风,琐琐考证兴何浓!

                溪涧洞壑正曲折,墓葬宫观见夫功。

                考据从来关国运,文章未必等雕虫。

                遗产保护浑闲事,岂可乘除一代中!

记得那次他还赠送了一副保存在武当山的慈禧太后手书“岁岁平安”的拓片给我。时间不知不觉又过去了7年,今年四月上旬某日,我突然收到他老人家打来的电话,没有世俗的寒暄。单刀直入地告诉我他有几本书出版了,想寄给我,特来电话落实邮寄地址。几天后,我就收到一个沉甸甸的邮包,打开来逐一浏览。在《武当早期文明》那本专著的前面,他老人家居然把我的并不高明的毛笔赠诗缩微印在扉页上,跟华中科技大学建筑系老主任、著名学者张良皋教授的题词“太岳同登”一前一后,真让我既感动又惶恐。

    张华鹏先生成为武当活字典,虽然与他的勤勉和悟性有关。但也与其家世有关。他是明朝弘治年间监察御史张纁的裔孙。张纁字朝仪,明代均州汉江北青塘张家湾人,祖辈务农,家道清贫,自幼勤奋好学,博览群书。弘治初中举人,弘治十二年(1499)官升监察史。在州城北门街宅南顺街边建立一座石牌坊,四柱三间,高三丈多,额书“豸绣坊”。任御史操守清坚,皇帝赐宅门前树立旗杆,上有刁斗,挂三角龙旗,以示褒奖。据口碑:均州内只此一家宅前有旗杆。张纁晚年告老还乡,居住均州城后营祖宅,为地方做了许多有益事业。明嘉靖中期病故,享年七十多岁,葬于州西南西岗祖茔地。均州乡贤祠内供奉有“明监察御史张纁”的长生牌祭祀。张纁家居均州城后营,位置在净乐宫墙外西北角,东靠净乐宫宫墙。北门街把祖宅分成东、西两大院,北临后营街,南与清代的陈年谷家为邻。 正像张华鹏先生在前言中所自述的那样。这种绵亘500多年的均州本地土生土长的家族背景,使他具有一般人根本无法比拟的地域文化研究优势。加上他天生就对地理历史敏感和钟爱。父亲又是一个熟知地方民俗文化的人。亲戚中许多人都在武当山各宫观出家或做事。生活在这样环境中的他,看的、听的、接触的常常是古建筑匠师、道家高人和武术高人。这些机缘为他研究武当文化奠定了基础。

    张华鹏是一个务实的人,经他的手,纠正了以往武当山研究或宣传材料上的许多错误。如众所周知的“治世玄岳”坊的高度,过去许多报刊杂志都记载为高20米或30米。经他实测,结果发现只有12米高。再如天柱峰明代敕建的石城垣,许多书刊记载其长1500米,经张华鹏实测,发现只有344.43米。又如武当山金殿,过去传说是在南京铸造的,经他考证研究,却发现是在北京铸造的。诸如此类,不一而足。张华鹏因为不满足于大家谈武当山的历史,总是明清长明清短的,好像明清以前武当山没有历史似的。正是这种不满成就了《武当早期文明》这部著作的问世。

   《武当早期文明》是一本研讨明清之前的特别是史前史和近7000年历史时期的武当山的专书。作者在这部著作中,通过丹江口水库考古遗迹、南水北调考古的众多发现,勾勒出武当山旧石器时代前的史前史以及7000年来的文明史之轮廓。较之以往谈武当山的文献局限于唐宋明清,无异是一个重大的突破。这部书有对新中国的历年考古发现成果之介绍,有对先秦文献中所记载的巴人、苗人活动的蛛丝马迹的解读。旧石器时代遗址,春秋车马坑,猿人洞的考古发现的揭示,有对武当山、太和山,丹江、丹江口的名称来历的阐释,等等。内容十分丰富。武当山在中国众多的名山中,其名称特别复杂。据张华鹏先生统计,多达100多种。当地至今还保存了“均”这种古老的制陶技艺。作者根据张良皋先生的提示,穷数年之力,研究清楚了均陵地名的来历源于保存至今的古老的制陶业等等。

    《均州水下文明》简单的说,就是一本关于被丹江口水库淹没掉的古均州文物古迹的备忘录。据张华鹏先生考证,被丹江口水库一期工程和二期工程淹没的古均州文物古迹总计有38类572处古建筑群。现存121处,遗址195处;被丹江口水库一期工程淹没256处。二期工程淹没88处。二者相加总共344处,淹没60%。水库一期淹没16万人的民居约7万余间,二期工程淹没10万人的民居,按比例推算又在4.3万间左右。均州民居很多都是明清或更早的古民居。作者将其称为“水下文明”,也是一种充满感伤的命名。当然,这些古均州的文物古迹和数量庞大的古民居遗产,如果不是因为国家建设被淹没在水底,也许早就被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或者 建设性需要等借口破坏得更为厉害。比较而言,将其安置在水库的波涛之下,也许是一种理想的归宿。但不管怎么说,丹江口水库所淹没的毕竟是我们的国教——道教的圣地!这个淹没从此使得道教圣地武当山变得永远也不再完整!该书的序言作者华中科技大学张良皋教授幽默的预言:将来会有那么一天,水库的历史使命完成后,水下的古迹将重见天日。因此,他说该书的出版是“面向未来,预存欢乐”。该书第一卷卷首绘有《淹没城镇分布图》,下列相关被淹城镇。第二卷卷首绘有《淹没宫分布图》,下列被淹没的宫殿名称位置等详细说明。第三卷卷首绘有《淹没道观分布图》。第四卷卷首绘制有《淹没庵分布图》,第五卷卷首绘有《淹没庙分布图》。第十三卷卷首绘制有《淹没古墓分布图》,第十四卷卷首绘制有《均州水下古建筑存目》。作为一个普通的古建筑技术干部,能有如此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撰写这么一本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重要著作,其精神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

   《武当官山文明》是张华鹏先生的另外一本力作。官山镇是道教圣地武当山的重要组成部分。其主体部分为原始森林,面积约2万多公顷。张华鹏以古稀之年,不计艰苦,历时数年,实地走访,获得许多摩崖石刻、文物古迹的第一手资料。其书著述体例科学,每卷前绘制相关图纸。如道观分布图、庙宇分布图、古道分布图、古墓葬分布图、古涧分布图、古岩庙分布图等等,书末附以金石录。

   《武当山之最》截取八百里武当山之具有唯一性的事物,读之可长见识。可供导游人员以及对名山文化有兴趣的读者参考。如《最早的圈地文件》之介绍元顺帝在1337年所发的圈地文件(即《戒臣下碑》)、《最危险的奇观》之介绍武当奇观雷火炼殿、《最早的驻军》之记载唐代在武当山腹心地区设立驻军留下的相关遗迹、《最冤的流放》之介绍屈原被流放武当山、《最早的游记》之介绍《北游记》为最早描写武当山的小说,等等,读来趣味盎然,很有收获。

《武当早期文明》由湖北音像艺术出版社2007年出版。

《均州水下文明》由长江文艺出版社2009年出版。

《武当官山文明》由长江文艺出版社2011年出版。

《武当之最》由长江出版社2012年出版。

  评论这张
 
阅读(52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