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喻学才教授的博客

真功夫从自律做起 大学问自实践得来

 
 
 

日志

 
 

做生意与做学问, 喻学才,2013-4-15  

2013-04-15 12:27:04|  分类: 世情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做生意讲究利润。投资一块钱,就希望生出十块钱的利润;投资十块钱,就想有百块钱甚至千元钱的盈利。所以商人肯吃苦,因为有看得见摸得着的利益驱动。为学何尝不是这样。不同的是,做生意投资见效快些,读书做学问见效慢些。在农业社会里,一个学者,一辈子能写出一部著作,发表几篇论文就很不错了。民国时期许多大牌教授没有发表几篇文章,出书就更少了。照样名满天下。那年月重视的是实在的学问,和人品气节。过去有一本书主义之说。文化革命还批判人家。其实,一个人一生能写出一两本对人类有价值的书,也就很够了。但近20年来世风大变。数以千计的“名人传记中心”每天都在批量生产“名人”。在他们寄出的获奖通知和名人传记入传通知上可以明目张胆地写上只要交钱给他们,就可以名至实归。几千年实至名归的传统被他们颠覆了。金钱买名人,金钱买奖杯。成了我们这个时代的一大特色。因为这些名人炮制中心清楚,做学问需要时间精力。在这个网路时代,耐不住寂寞,坐不了冷板凳而急于出名的人不在少数。因此他们不愁市场。

                                                                                    一

现在有两种认识比较偏狭。一是做学问恨不得跟做生意一样见效快。学界向商界看齐。看重立竿见影。追求短平快。读书的效用也空前凸显。混一个水分较多的文凭,或者花钱买一个假文凭,转眼之间什么都有了。一个学者,动辄著作数十种,论文上百篇。但可以预言的是,除开极少数真正的高产学者外,这种效益观指导下的作品和交易而退各得其所的商品交换一样,其影响社会的空间和时间都是十分有限的。只是当事人不愿意承认罢了。高等院校和科研院所为了便于比较,发明了量化指标评估体系。发表论文比篇数,出版著作比字数。出书发文比出版社和刊物级别。于是催生出了专门以帮人发表论文和出版著作的行业。此为当代风气。我们未来的子孙在研究我们这段历史时一定会觉得奇怪,为什么一文当前,不问文章如何,而首先问那篇文章发在哪本刊物上?不问著作有无新思想,先问字数,出版社。不问获奖的真实性,而只关心获奖的级别。正是因为这种形式主义的风气,才导致学术腐败前赴后继,才会出现名校教授带头抄袭造假的斯文扫地的事情。二是某些政府官员和没有文化的商人,看着高校科研机关的研究人员在很短时间内鼓捣出来的东西,动辄几十万。几百万。心理便不平衡。认为科研人员钱来的太容易了。殊不知人家十年寒窗,工作后仍然夜夜青灯地学习。当你酒绿灯红之际,人家还在青灯黄卷的熬油,在电脑屏幕前辛辛苦苦地工作。人家的投入多大?数十年的努力不懈,通过自己的智力弄点钱,社会不应该排斥,和那些凭借权力和金钱铺路先富起来的一部分相比,这些读书人的见效还能算快吗?

                                                                                        二

                                   

生意自然有大小之别。学问也是。生意是求利,学问是求名。生意求利的时间比较短,学问求名的时间相对要长些。实际上,一个人如果抱着立竿见影的心态去求学问,未必能求到真学问。因为任何时代,都有时尚的主流价值观,比如明清时期的八股文,只要你能揣摩到八股文中的奥秘,所写文章能得考官欣赏,名至利也来。但随着时间的消逝,八股文不再被社会记起。绝大多数科举迷花了人生最宝贵的岁月琢磨那玩意,最终充其量也只是受过文章写作的训练罢了。在酸腐文人中增加一个群落而已。文化大革命大批判文章受热捧,请问而今安在哉。学问一般不会成为时尚的伙伴。和时尚相伴的要么是文痞,要么就是投机分子。他们可能赢得眼前的名利,但很快就会被历史抛弃,因为他们追求的是时尚的泡沫。

对名的追求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是在逐利。但问题是看你逐的什么利。如果逐的是国家民族人类的大利,那就应该肯定。如果把做学问跟自己个人的私利联系在一起,为了得到一点利益,不惜损人利己,不惜把学生和同事的成果变成自己的成果,不惜奔走于权势之门,谄媚取怜,甚至违法乱纪。那这种逐利就应该否定。因为做生意面对的是大众,做学问面对的是少数。你所研究的问题最后的成果不同于普通商品,普通商品可在街上叫卖。因为布帛菽粟,国人不可一日或缺。但一般老百姓有什么义务非关心学问不可哩。当事人应该耐得住寂寞才是。“寂寂寥寥揚子居,年年岁岁一床书”,历史上该有多少扬雄一类的学者,过的不也很充实么!有的人心态不平,拿歌星舞女作比较。歌星舞女的收入比读书人的文章容易卖钱,也不是自今日始。君不见李太白当年慨叹:“吟诗作赋北窗里,万言不值一杯水。”白居易当年也曾艳羡当红时节的琵琶女 “五陵年少争缠头,一曲红绡不知数”。专业不同,收入不同。即使无行的文人出卖自己的灵魂,也不过区区几个小钱而已,会被同行耻笑一辈子,或者数百年。贪占他人的成果自己首先欠下一笔良心债,那种得其实是失。当事人迟早会明白这个道理。

                                                                                              三

做生意是求小学问。求问是在做大生意。为什么这样说?因为生意不是谁都做得来的。它需要行业专业知识,需要人际交往的能力。需要胆识和魄力。每一单生意从谈判到成交,到售后服务,就是一种学问。当然,这学问是交易而退各得其所的小学问。它影响的主要是甲乙双方。商品是需要流通的,只有在流通中才能满足世人消费的需要,同时在流通的过程中才会给甲乙双方带来收益。学问则不同,学问影响的人多且时限长(全人类,无限期)。为什么求学问是做大生意呢?因为学问影响可以突破时间空间的局限。你是一个普通的读书人,你的文章在报刊或网络刊布后,对此问题有兴趣的人,不管他在世界的那个地方,只要他能突破语言文字的障碍,就可以和你产生共鸣。因为你的作品中所讨论的问题,或者是他感兴趣的领域,或者你在作品中所彰显的价值观是他所认同的。如果是闻道之人所写的文章,必然对读者有积极影响。能赋予读者正能量。三国魏主曹丕曾说过:“夫文章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年寿有时而尽,荣禄止乎其身,未若文章之无穷也。”(《典论·论文》)司马迁之所以忍辱负重,坚持写完《史记》,也是出于对他人生的这笔大生意的考虑。

我们的国家需要一些很现实的生意人,一单一单地做买卖,推动各类商品的流通,刺激社会的消费;我们的国家更需要有那么一些不太现实的人,澄心静气地不慌不忙地做他们的大生意。为中华民族的文化复兴,为人类文明的进步做出像样的贡献。

总之,读书做学问和商场做生意,道理是一样的,都需要学习。都需要投入。都需要耐心,都需要积累。都需要悟性。最重要的是都需要诚信的态度,独立的思想,高远的理想,高尚的品格。做生意需要资本或知本。做学问也需要根底或源泉。学无根蒂,学无本原,人云亦云,怎能做成大单生意?

                              

  评论这张
 
阅读(393)|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