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喻学才教授的博客

真功夫从自律做起 大学问自实践得来

 
 
 

日志

 
 

陈述征右派诗话(三),喻学才转贴,2013-6-16  

2013-06-16 17:01:04|  分类: 名篇转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十一、七十斤萝卜

予所在之大队距县城彭泽四十馀里,一日派进城挑萝卜,余属丙等劳力,定额为七十斤,磅萝卜71斤后,余磅之亦只71斤(余体重原近60公斤),真巧合也。时久病,屙血虽止(可能患血吸虫病),尚时咯血,凄绝只剩几根骨头矣!

萝卜人同七十零,胡须头发结难分。

忍看咳吐丝丝血,只剩峥嵘骨几根。

 

二十二、乌龟与火箭

开荒时,所定额极高,不尽力垦之,虽规定之十小时劳动亦难完成。未完成定额者,则发一上划乌龟或老牛破车之白旗,劳动时插在田头,归则插于床侧,并扣饭一至三两(当时早餐三两,中餐五两,晚餐二两水粥),用以奖完成好者。超额者另发一上绘火箭之红旗。此法行之即久,得白旗与红旗者惟相视苦笑而已。(某次余被赏饭二两,视另一被扣者用一两饭渗水而食,心实不忍心乃与之,相看凄然)。

乌龟火箭插田头,背去背回失自由。

赏罚收支三两饭,相看一笑泯荣羞。

 

二十三、捉棉虫

开荒后,又调二大队去种棉。棉虫为害严重,用剧毒农药1059喷之亦少效。非药无效也(见一人喷药后未洗手食饭,旋即毙命),乃喷射不当也,因规定人日喷若干亩,如按规定喷之,则任务无法完成,而扣饭与批评随至矣!故喷时如跑马,常只喷田两头之正面,虽赤日不止也(药须喷于叶之正反面,烈日下药即喷即干,常无效)。予初按规定喷之,距完成定额甚远,不得已亦效之。虫不死,乃改用手捉之,规定若干斤,分上下午验收,不完成者不得收工且不得食。天酷热,棉株高密不通风,来去其间,汗下如雨,背常烤焦结泡(夜眠只能侧卧,否则,水泡被压破,既痛且痒,是以转侧亦苦。但经两三次脱皮后,则皮厚且黑亮如涂油漆,虽暴日晒之,大雨淋之,亦安然无事矣)。捉虫置面盆中,须臾即化为浓水,而腐臭难闻矣。

一零五九亦无功,赤热棉间苦捉虫。

定额不完休得食,验收腐臭一盆盆。

 

二十四、死  囚

一日下午与数人同回队部交腐棉虫时,同伴一人指食堂前一五六平方高达丈余之红砖建筑物曰:此乃囚死刑犯之所。此屋离地面约一丈处有一作通风之小铁窗孔,其下有一仅容一饭碗通过之送饭小孔。秤棉虫毕赴食堂取饮水,则见一三四十岁之囚犯,手镣足铐另用铁链吊在一大石上,靠墙而坐,破衣裹瘦骨,发须连结,憔悴不堪在此“放风”。某问之曰:汝知今日为何日?何年?何月?其人思之良久,乃答曰:不知也。(余记是日是某节日,端午、七一,但已记不清楚。因每逢节日必须放卫星作为献礼,是日余等正放捉虫卫星也)。余不忍视更不忍问。数日后,见囚房铁门已开,人告知,其人已赴另一世界矣!

铁窗铁户铁镣链,两孔吐吞五尺间。

须发结连衣裹骨,不知今岁是何年?

此原系劳改队,对犯人管制极严,各种刑具全备,稍不称意,则严惩之。其常驻之最高领导仅排长而已。犯人均必以首长称之,如有事必呼:报告首长,我……。某晨,列队出工,一犯内急,一手抚腹,一手敬礼呼:报告大便,因内急致省去首长两字,班长大怒,以手掌击之,其人衭垮扑地,矢冲出,无敢笑者,封建社会时只一皇帝,今则只管数人之班长亦皇帝矣,诚等级森严皆地狱,无穷首长尽皇权也,悲哉!

 

二十五、摘棉卫星

为向国庆献厚礼,规定是日人摘80到100斤,放大卫星。甫明即起,双手摘棉,手指为棉铃刺破,致血常染白棉间。余到日中,犹远离半数。问之,曰:子何迂也,用子之法即两三日亦难达定额,只能双目钉住全开之大棉铃,用小跑步双手摘之,掉者不拾,断枝不顾,薄产棉田不去也。

棉花如雪叶青青,碧浪银潮总有情。

为使卫星明日放,断枝飞絮舞棉垅。

 

二十六、秤饭恶斗

天未明即起,按小组各领一小桶饭,就小油灯下分之。始用标准口杯量之,但饭松紧有异,后每组自制一小秤,并举一人逐一衡之。某主秤者,衡自己所得时,乃以一小磁铁附秤砣底,故其所得稍多于他人。因昨日摘棉花过子夜,准五时许起床,时天渐明矣,小磁石为另一人所见,乃恶斗不已。

秤衡米饭似公平,暗附磁砣重几分。

斗到血流精力尽,始知黑夜胜天明。

击水曰:始知黑夜胜天明,何时能真正天明。

 

二十七、三分月饼

1958年国庆,为“向国庆献厚礼”,收工时已晚11时也。一轮皓月,万里无云,有对之而垂泪者。为示庆祝和中秋节的原故,每三人共发一小而薄之芝麻饼。因轻,自制秤无用,又无精确之切割术,乃三分之,但总觉稍有大小,再用拈阄决之。

其实是日乃农历八月十九日,中秋已过三日矣,记中秋日干部食堂不但办了酒菜,还各发有月饼,时月华如练,我们则在打夜班摘棉直到子时。

                          一

国庆中秋会一天,黎明战到月西偏。

三分一饼人间事,离合悲欢照样圆。


 

                              二

    难忘一饼三分夜,含泪孤身对月圆。

    今日月圆亲已逝,只留馀恨到明天。

    击水曰:中秋日三个人分一块小芝麻饼,因分之终难均,还要拈阉可笑不可笑,凄凉不凄凉,悲哀不悲哀,这毕竟是中国土地上的事实。

 

二十八、罐头车

国庆后不久,余等百馀人,调往安福农场,乘轮至九江,再改乘火车至南昌。到南昌,即分别挤在货车上,每车载五六十人,行李堆放后几无插足之地。南昌至安福约八百里,人被密闭车中,车不达预定地则不准停,小便亦只能溺在车上。一人腹泻,求停车,处驾驶室之押送人不准,不得已乃直泻于面盆内,后顶之于头上。天苦热,腥臭气充塞车内,吐者甚多。约下午六时,车抵安福农场,车门开,一人渴急,下见有木桶以为茶也,用口杯取喝之,尿也。

只一板之隔之驾驶室,从小玻璃窗口中窥视,则见监警与司机有谈有笑,有吃有喝。中午到一县,两人下车入街上一饭馆大吃,余等仅在南昌市时各发一小饼而已。

                          一

南昌安福密封车,挤压难分你我他。

屎满面盆头上顶,伤心酸尿渴当茶。

                         二

    直泻顶盆流积屎,高温密闭不通风。

一车地狱天堂隔,何不奇腥到监军?

击水曰:是知积尿远重于数百人酷热下长途之苦渴饮水矣,诚人命不值一勺尿也!

 

二十九、挑酒糟喂猪

安福自然条件大好于彭泽,管教干部似未视余等为敌人,心情因之好转。但频年灾祸,粮油奇缺,又因劳动量大,消耗多,致常处饥饿中。

1958年夏,与李中宗(小学教师,以历史反革命送教养,与予相处较久,为人憨厚,年略小于余,常善待予,常以“教授”呼予)同被派出去挑酒漕作猪饲料,途中小憩于树下,乃各用手捧糟吐壳食之,味极香甜而有醉意矣。李食尤多,致难举步。且曰:余今日始知为猪之乐也,不但能食好食饱,且常为之打葡萄糖针(打针促肥,以求放千斤大猪卫星),食后不劳动、优游自在。余曰:“君不见其尾被断,其耳被破,其甲状腺被割(当时谓采用上法可速猪肥),至杀之为人食乎?”曰:“能睡好吃好,馀非所计也。”

得挑猪饲是优差,食饱甜糟带醉来。

今日始知猪幸福,生前美食乐悠哉!

 

三十、黑人之死

为供焙矿石之用(是处铁矿石含硫量高,入炉前必须用炭焙烧去硫),余等约五六十人均被派入深山挑运白炭。安福为山区,区中常有小平原,四周俱山险峻。昔日古树参天,鸟兽栖息其间。今为烧炭砍伐殆尽,而鸟兽几绝迹矣!挑运炭按劳动力甲乙丙等级定有80、70、60、50不等任务。来去近则五六十里,远则近百里山路(有时根本无路)难行,还有重负。劳动力强者则可先到就近得炭,如余等弱者则只能更行更远而已。余近视,天未明即起,中饭盛入自制竹筒中带之入山,归时辄日落西山矣。取炭则只能取已出窰者。如窰甫开但一氧化碳毒气未尽不可入也。同伴中一人入而取之即死窰中后抬出则全为炭染而成黑人矣!

任务犹差六十斤,身成黑炭死窑中。

牛山濯濯无栖木,乌立烟囱唤汝魂。

征按:大树几被砍光矣!

 

  评论这张
 
阅读(7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