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喻学才教授的博客

真功夫从自律做起 大学问自实践得来

 
 
 

日志

 
 

陈述征右派诗话(四),喻学才转帖,2013-7-4  

2013-07-04 11:12:09|  分类: 名篇转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十一、饲虎

某次上山背坑木(作洞采矿石用),一伙伴告余曰:此山两三年前犹树木蔽天,虎豹出没。有一劳教妇女,体格健壮,劳动积极,被指派为组长,率女组员上山运木。渠带头前行,至此山坳处,虎忽至,渠惨叫,被衔之而去。后者闻其声懼极,爬上树见此状。次日派数人寻之,仅得一残足。

缘逢苛政难逃死,不是慈悲饲虎饥。

昔日牛山今濯濯,啸腾何处把身栖。

 

   三十二、埋婴何处

1959年秋,上午出工,见一妇人掘土将其死孩掩之,泣诉曰:如有饭吃,定不致死。中午收工过其侧,则坟毁而骸不见矣。传云近有以人肉充猪肉出卖者,或此儿肉也?此种行为与今之不因饥寒而杀人越货者相较犹胜多矣,何况为数极少乎?

出工曾见妇埋婴,中午收工墓已空。

人道已当猪肉卖,张青喜有接班人。

 

三十三、猎者

初秋某日,余从深山中挑木炭返队部,忽见一缕青烟出自一小茅舍顶,甚异之,良以除公共食堂外,已无炊烟矣。乃造其宅,见一人年约四十,饭已熟,正用钵煮肉,香盈一室。余已五六月不见肉影矣,顿时五腑六脏似全进入临战状态,双目如钉钉于钵上。其人曰:此野鸡肉也,乃授以箸余取二块食之,又授以匙喝汤两匙,甫一入口味美无比,似绝病中食仙露,如黑夜行中见星光也,不敢多取。问之,始知渠亦劳教份子,问何能得此,曰:余本猎人,以善捕野物,被指为走资本主义道路,反对人民公社而送教养,亦以此,被队部准构屋于此,捕猎物供彼等用,而走社会主义道路。余顾其四壁及床上所垫均系已硝好之兽皮。渠指其上等者曰:此送某某干部。询其技,曰:先巡视山道多处,从迹中辨别禽兽类别及其出没,乃暗置已结好之绳伏其过路,兽过必系其后腿。中其结,愈求脱则结愈益紧,鲜能有逃脱者。曰:何以只系其后腿,曰:兽被系后,常不返顾,而只前窜,如系其前腿,则必噬断绳而逃矣!问何能致此,请授之。笑曰:此作孽事,只传子,外人不传也。久之,凄然曰:余亦无子可传矣!问之,曰:数十年来,余捕杀野物过多,作孽太重,阴功大损,致两子或早夭或暴死,仅遗一女。余今迫操此业,每周只捕一次,其数以二为限,多者释之,伤者医之,并念经以超度之,望能保此一女也,余悯其意,因纪之。

干部食堂野味鲜,贱民冻饿度残年。

深山难避人间劫,幸藉阴功一脉延。

            供官食用方称“社”①,自力谋生乃属“资”②,

  苦战三年谁幸福③,一人天纵万民痴。

①社,指社会主义。

②资,指资本主义。

③当时口号是“苦战三年,幸福万年”。

击水曰:到底什么是社会主义,什么是资本主义道路,是非完全颠倒过来,时代的悲剧。

 

三十四、漫天风雪战年关

1959年除夕大风雪,为实现全年365日全在工地“红到底”指示,即取小破布两块缠赤脚穿草鞋,再用草绳束破棉衣,戴破斗笠负箢箕赶赴工地,挑已结冰之塘内污泥撒田间作肥料,完成所谓亩积万担肥任务。时手足冻裂,草鞋如刺,稍动,则血斑斑而出,其痛钻心。不意于污泥深处得乌龟三只,大鳖一头,皆大欢喜,乃于稍避风处,以砖砌灶,用面盆作釜,用火将龟烧死,用水把鳖煮死,再用铁铲碎成肉块渗酱油煮之(无盐可买)。收工时风雪迷归路,天已黑矣!因系除夕,每人可得浮有两三片肉之半小碗荤菜,乃将分得之龟鳖肉渗之,全组十人各得一份,工棚其他难友无不深羡之。

除夕乃我国几千年来大团聚欢庆日,是日,有玉山人程英华者,原系小商人,因对公私合营稍有微词,致以反对走社会主义道路送劳动教养。渠善多种方言,且善讲民间故事,绘声绘色,引人入胜。讲到时下过年情景,更增人思家情绪。之后,又用方言唱《九九歌》,其词为:一九二九,东家吃了西家走;三九二十七,相逢拱拱手、作作揖;四九三十六,家家屋檐吊蜡烛;五九四十五,上村打锣、下村打鼓(预备过春节);六九五十四,热热闹闹、千家万户;七九六十三,行人路上脱衣衫;八九七十二,翻田整地牛打呃;九九八十一,穿蓑衣戴斗笠(程所唱之《九九歌》现已无法记全,乃参照吾乡所唱结合我个人所闻补其所忘部分)。其声苍凉、凄苦,有闻之而坠泪者。1964年余调玉山修铁路,距县城约二里,找到程所开之布店,问之则曰:程尚未归也(或已归为怕牵连而拒见也)。

雪风除夕挖污泥,手足皲裂血染衣。

休笑鳖龟游釜底,半盅汤肉听传奇。

草鞋如刺血斑斑,挖运污泥田地间。

要使开门红到底,漫天风雪战年关。

击水曰:半盅汤肉听传奇,在极苦中自知取乐也。

 

三十五、巢坠

1959年初秋某日,小组伐木时所住农民宅边一大树,见一鸟上下盘旋,哀鸣不已。树倒,一巢随坠而破,小雏五六个坠草丛中,张口喳喳苦鸣。余怜之,乃拾一旧菜篮,垫以软草置雏其上,母鸟见之,全不畏人,竟扑面直下与小鸟合鸣。其状至惨,其声凄苦。余避之窥视,见其母子相逢唧唧喳喳不已。次日晨起视之,则鸟不见矣。心窃喜之,然处处伐木,牛山濯濯,又能从何处觅得棲枝耶?念余亦坠巢鸟也,幸母不得见之。

树摧巢坠幼雏伤,捡入提篮挂树旁。

晨起篮空翘首望,深山乔木亦精光。

 

盘旋上下母哀呼,凄绝喳喳待哺雏。

树欲静时亲不在,教人长羡哺娘乌。

 

三十六、烧火土灰

继钢铁元帅升帐之后,1959年粮食元帅亦升帐矣。口号是年产3万5千亿斤(实际只4千亿斤,1964年降得只2千8百亿斤),一个元帅已使有山皆秃,万水断流,旱灾虫灾接踵而至,今粮食元帅又来,则只能驱人民于绝境矣。当时强迫农民实行所谓水、肥(号召亩地万担肥)、深(深耕3到5尺,表皮破坏殆尽)、种(未经科学家试验之杂种)、管(花样翻新,乱管三千)、工(土工具)之农业八字宪法。一亩万担肥从何得来!大烧所谓火土灰,其法将青翠草皮连厚土铲下(余乡铲草皮,只铲草皮带土极少而不掘其根,使之能再生也)翻置之晒干,然后叠以干柴,再将带泥之草皮逐层铺上,引火烧柴,使之只见烟不见火,数日后,即成大堆状如颗粒之火土灰矣。乃运布之田间,于是烽烟四起,而绿茵绝矣,来年因无根,草亦绝矣!致每遇风暴急雨,泥沙大量流失冲积江湖,河断流而湖淤塞,生态破坏怠尽,而大灾随之矣。余因改白居易“赋得古原草送别”一诗为:“离离原上草,根除不再荣。野火无由发,春风吹不生。泥沙迷古道,尘土蔽荒城。黙黙王孙去,凄凄死别情。”

地已无皮草绝根,烽烟处处烤乾坤。

山无青翠人无色,破瓦颓墙夕照村。

附记:1959或1960年,余上山背运坑木,下午五时返,途中经某农舍前稍憩,见破瓦颓墙连门亦无,已无人矣。约数日前亦曾小憩于此,当时一年约六旬之老人骨瘦如柴斜卧在一破竹椅上,见余至曰:堂屋内包壶中有茶,请自饮之。余饥而疲不能起迎矣!问家有几人,曰两子一媳与一六七岁小孙儿均在公社炼钢厂劳动,问食否,曰:须待小孙排队打饭回,又曰:一点点粥,余常与孙食之,余来日无多,使孙儿可多喝几口,或能多活几日。问老伴何在,曰:去年死在公共食堂砍柴山上,埋在屋后,已不能行去扫墓矣!今则堂屋已无门惟破椅尚在,老人已不在,小儿或已他去。睹此不胜凄苦,惟破墙上对联:“苦战三年,幸福万年”尚在也。破瓦颓墙夕照中,只此七字写出凄凉情景,足抵千言万语也。不堪回首当年事,伤何如之!

 

三十七、为禾扇风

队部令余等八九人为一组(中有农学院一右派老师),种亩产万斤试验田,乃择一亩一分地,深挖六七尺,施肥号万石,田不能下乃架桥插之,行株距仅三寸,每兜禾三四根,禾陡长,密不通风,行将烧死,乃于田埂四周,相距各一尺,钉以木桩,再以草绳直分之,又仿旧理发店用拉扇法:架大木架于上空,取自己棉絮为扇,两边各以长绳系之,四人为一组,立两侧,拉绳轮班扇之,暑蒸蚊蛟,常至深夜,苦不堪言,终不济,一粒亦未收也!

万石肥填六尺深,架桥密植指难容。

禾群陡长行烧死,棉被悬空苦扇风。

击水曰:组内皆聪明有学识之人,行此蠢事者,迫于无知之领导也!此真外行领导内行矣!

 

三十八、高产卫星

大跃进初期,举国各地,不论行业,几无日不放大卫星也。高产卫星,余印象最深者即南康南塘人民公社,经省委验收并重奖之亩产37万斤特大卫星也(后始知有亩产80万斤者)。报上载有一少女,足踏穗上而稻杆不屈之照片(据人云,下钉有大木桩也。又为报高产,有将周围各田稻集于一处为一亩者,又有一人挑谷一担循环过磅,每磅一次百余斤,如十次即一二千斤者)。同伴中有毕业武汉大学数学系任吉安某中学教师钟龙才者(亦右派),据其估算亩产37万斤,一亩地纯堆谷当近一米。然不敢言,否则即为破坏三面红旗,罪在不赦矣!

真言有罪谎升迁,皇帝新衣日日穿。

    昨日田间惟见草,今朝“特卫”竟升天。

 

三十九、江南伐木

土高炉、小洋炉产量极有限,于是一时大兴焖铁之风。云:每焖一次可十万吨以上,当时放焖铁卫星最大者为广西鹿寨,安福钢铁厂欲超之,乃先派数百人去江南找采矿石,号百万吨(品位极低实几无用)。之后又派余等五百人组成砍伐大队伐木做焖铁之用,为时两三个月。分居农家中,先近后远,周围二三十里地之树木被砍一空。百姓恨之,亦群起将房屋四周之名贵木材砍去。从此,农舍如裸,山土如焦,水土流失,黄沙蔽天,浊流遍地,而一片荒凉矣。

悬岩古树亦难逃,万木葱笼斧底消。

风卷黄沙流水浊,自然灾害问诸窑。

 

四十、救命松

经数百人不分日夜之砍伐,而诸山濯濯矣。一夜小组为完成任务,天未明即偷砍住宅边护宅林木,于朦胧中余失足下坠,挂山腰一松树上得救。常闻人言华山某险处有救命松,因借其名而名之。

小组为图任务完,未明偷砍护庄林。

且欣斤斧难挥处,留得人间救命松。

击水曰:是上天留君有使命者。

 

  评论这张
 
阅读(31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