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喻学才教授的博客

真功夫从自律做起 大学问自实践得来

 
 
 

日志

 
 

400年前发生在留都南京的强拆违建事件,喻学才,2014-1-5  

2014-01-05 23:04:48|  分类: 史海钩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历史上在留都南京曾发生过一次强制拆除违建的事件。时间在明朝万历四十年,即西元1612年。

当年的留都南京虽然也设置了六部,但实际上管事的官员很少。最荒唐的是在万历三十六年到四十六年那段时间,吏部、礼部、户部、工部、刑部、兵部六部中只有一位叫晏文辉的科臣值班。搞的那个唯一的礼科给事中忙得不可开交。他一会儿到江边码头上去验收装船运往北京的宫廷织造,一会又要到后湖(玄武湖)黄册库去点名。这位科臣一次次给万历皇帝上奏章,要求他赶快派人来,他快支撑不住了。不管他说的多么忙,万历皇帝总是以不变应万变,没有反应。万历皇帝是历史上少见的叫人吐血的皇帝。臣子说某件事情该做,即使满朝文武都说应该赶快做,他一定不会同意。起码要拖个几年再说。你说急,他偏偏要放一放。即使是培养太子这个关系朱明王朝命运的大事,臣子们开会时都磨破了嘴皮子,说应该抓紧培养。在南京留都的官员门没机会磨嘴皮子,就耍笔杆子。送到万历皇帝龙案上的奏章都快堆成了山,他老人家还是无动于衷。他的法定接班人(太子)20岁时确定地位,臣子们都闹着提醒万历皇帝要让他观摩学习,要让大臣培养他学习处理国家大事的本事。无奈岸上的人急断腰,河里的人不着急。万历皇帝硬是把太子观摩学习的事情从20岁拖到30岁还没表态。

六科给事中中的唯一一个代表苦苦哀求,说他一个人干九个人的活,快累趴了。一个人掌管九处钥匙,人都快崩溃了。万历皇帝还是那样不温不火,不理不睬。

万历四十年的某日,终于有个叫朱之蕃的礼部侍郎来南京上任了。准确的说,是回南京上任,因为朱某是土生土长的南京人。他的故居位于今天南京莫愁路的朱状元巷(不过规模庞大的故居现在只剩次下32号和34号)。但这个老南京不知何故,却对于有碍观瞻的城市违建特别反感。因为留都多年来没有一个大官到任,一个小科臣在那里跳进跳出,市民自然也会有所风闻。变得渐渐不把朝廷当回事。便在各类衙署、街道上、甚至河房边上大搞违章建筑。

     那时的违章建筑有什么特征?当时的违章建筑基本有三大类:一类是街道上的“披檐”。一类是桥梁下的“蓬搭”。一类是河房上的“披榭”。

这些玩意自然不是原来的旧有之物。的确影响观瞻。

拆除留都南京的违建,对于还原留都南京的城市面貌,自然是有意义的。但问题是朱某过于鲁莽了些。他不跟任何人商量,“自谋自主,独断独行。”莅任才数日,就贴出拆除违建的告示,告示才贴出一天,就督促五城兵马、弓兵总甲开始行动。“鸣锣之后,继以喊喝。喊喝之后,继以敲扑。”搞得留都的士民商旅一个个都恐惧而不敢捱延。“顷刻间房屋半为丘墟。不止披檐蓬搭之去也。”人们第二天再看,街面上简直看不得的光景:“室无头,房无面。前短而后长,东倒而西卸。木瓦塞凃,尘泥眯目。”朱侍郎一番强拆乱推,“锦绣都城变为林莽乡村矣。”再看“城之外江之浒,一房而半毁,一街而半存。四顾摧残,环观废壤。重城障蔽,变为湖泊飘零矣。”

这位大概从来没有过无家可归遭遇的朱侍郎一时间干得自然痛快。可怜的是那些失去栖身之所的人们。那次强拆违建,当时人留下了历史的镜头,让我们逐一回放:“父抱子,夫携妻。寄居无门,投宿无所。昼炊于露街,夜依于庙侧。奄奄待毙,茕茕若疚。久安赤子变为无归穷人矣。”“又见贫儿哭,富儿欢。逐旧而勒租,赁新而长价。十而取百,百而取千。市廛定居变为垄断网利矣”“又见挑行囊,负器具,携手而草行,褰裳而水涉,流离满望,迁徙摩肩。鳞集辐凑。变为萍分星散矣。”

对于朱侍郎的过激做法,留都官员看不过去,还是那位一个人管九把钥匙的晏文辉仗义执言,站出来给万历皇帝上奏折,反映问题,为赴告无门、露宿街头庙侧的贫民打抱不平。他在折子中指出朱侍郎甚至还欲拆民河房、衙门,拆京营衙门;拆官屏墙。他说,“河房不过是构木为居,俗所谓借天不借地者。于河流无壅,胡以拆为?官房、京营衙门从来已久,以官钱筑之,令各官居之。所谓传舍也。且以轿伞无碍,何以拆为?一屏以蔽内外,两边皆可通行,胡以拆为?”

他在奏折中还明确建议皇帝赶快决策由政府选地造房安置,特别是那些贫苦无告的老百姓,做小本生意的买卖人,等等。当然,最后那个凡事习惯先放一放的万历皇帝未必会马上批复造房子。那些老百姓最后怎么安顿的,就不得而知了。

资料来源:晏文辉给万历皇帝的奏折

附:关于朱之蕃

朱之蕃作为南京本地人。口碑很好。有记载说:朱侍郎之蕃和易長者。父衣,與焦弱侯同鄉舉。焦重學識之士,頗輕蕃,每見即遭譏讓。然蕃終身父執事之惟謹。蕃官南侍郎歴綰五部尚書印,每乗輿回西及倉巷口、東及橋,即下輿徒步至家。鄰有婚宴,雖細民之家必親至。延之飲亦往與里人噱笑無異寒素。他有《金陵四十景图像诗咏》等著作传世。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