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喻学才教授的博客

真功夫从自律做起 大学问自实践得来

 
 
 

日志

 
 

乐游原游记,喻学才,2014-2-18  

2014-02-18 18:58:21|  分类: 名胜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乐游原这个地名在我十岁前读唐诗三百首时就已经刻在脑海了。因为它和李商隐的“向晚意不适,驱车登古原。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联系着。儿时的我自然很难理会李商隐诗中的寓意。但诗中人物因为心情不好,坐着车子在黄昏时节登上乐游原,看着夕阳西下,产生感伤情怀。这个情景就是小孩子也能理解,也会觉得美。因为小孩子也有黄昏时节欣赏落日的体验。只是没有大人特别是年老的人那种惆怅罢了。那时节我家里穷,没有字典等工具书,身边也没有人可问。我心中一个疑团一直藏了好多年,就是“原”是个什么东西。因为我家大别山区到处都是山。心中老在想原和山有何不同。后来上大学了,利用工具书,才知道被流水切割后的台地叫原。1982年读研期间,又喜欢上了李白的《菩萨蛮》词中的“乐游原上清秋节,咸阳古道音尘绝。”导师曾昭岷教授带着我们几个同学漫游六大古都,因为在西安停留的时间很短。又系集体行动,只看了大雁塔、小雁塔,碑林等有数的几个地方。发思古之幽情的乐游原探访未能成行。我的“原的困惑”仍未能实地求证。

2014年春节,儿子陪同我游览乐游原,这才了了我多年的宿愿。

乐游原在古城西安,是一个比较大的地理概念。乐游原,是一处位于隋唐长安城东南隅、今西安市南郊大雁塔东北部、曲江池北面的为流水切割形成的黄土台塬地貌。塬面长约4公里,宽200350米,西安市城区平均海拔高度为412米左右,而乐游原海拔高达450~455米。原面平均高出两侧平地10-20米,最高处高于平地30米。按诸唐代城厢规划示意图和今天的地形图,新昌坊和升平坊属于距离乐游原最近的里坊,延兴门即地据此冈原之上的景区大门。乐游原在古城西安,属于地势最高的所在。登上乐游原,终南山就在眼前。

                                                                   汉宣帝与乐游原

乐游原因地处古长安城东南隅,加上地势高爽,隋唐以来,便一直是古长安的游览胜地。不过乐游原的名称却早在汉代就有了。“汉宣帝少依许氏,长于杜县,乐之。”这个许氏后来成了汉宣帝的皇后。死后葬于南原,宣帝为其立庙于曲江池之北亭,名曰乐游原。“乐游原在咸宁县南八里龙首之横冈也。《汉书宣帝纪》神爵三年起乐游苑。《关中记》:宣帝立庙宇曲池之北,号乐游。《长安志》:汉时立庙,余趾尚存。”按神爵三年是汉宣帝的年号,为公元前59年。《长安志》的作者是宋代学者宋敏求。说明在宋代还能看到汉宣帝为许皇后所立的庙宇遗址。

唐代诗人豆卢回有《登乐游原怀古》一诗,是唯一的一首登乐游原缅怀汉宣帝的诗歌。全诗曰: “缅维汉宣帝,初谓皇曽孙。虽在襁褓中,亦遭巫蛊寃。至哉丙廷尉,感激义弥敦。驰逐莲勺道,出入诸陵门。一朝风云会,竟登天位尊。握符升宝历,负扆御华轩。赫奕文物备,葳蕤休瑞繁。卒為中兴主,垂名于后昆。雄图奄巳谢,余址空复存。昔为乐游苑,今为狐兔园。朝见牧集,夕闻栖鸟喧。萧条?亭岸,寂寞杜陵原。羃野烟起,苍茫岚气昏。二曜屡廻薄,四时更凉温。天道尚如此,人理安可论。”诗篇前半回顾汉宣帝的人生简史。后半感慨世事沧桑的无奈。

                                                           唐代的乐游原

在隋唐时代,长安是世界最大的都市,乐游原是这个大都市的游览场所。去乐游原得走延兴门。

延兴门建于隋初,是隋唐长安外郭城东墙偏南门。门内有著名的乐游原和青龙寺。门西对应郭城西面的延平门,这两座大门之间有延平门延兴门大街,是长安城南部的东西大道。延兴门北距郭城东墙中门春明门2260米,门上有楼,门下有三门道,门道宽度皆为6米。延兴门东西宽21米,南北长42米,面积882平方米,门内南北两侧分别是升道坊和新昌坊。门址在今西安东南郊铁炉庙村南,其东现有延兴门村。

乐游原就在当年的延兴门内。“隋营京城,宇文恺以其地在京城东南隅,地髙不便,故闕此地不为居人坊巷。而凿之为池以厌胜之。宇文恺考虑到乐游原一带位居长安城的东南角。地势太高。如果在那上面建造官民住宅,就有凌驾于皇宫之上的威胁。这自然是规划者的大忌。因此他将那块高地空出来,引黄渠水绕城。入城而到乐游原下。就地开凿池沼,最初名为曲江。在唐开元年间,乐游原得到大规模的开发:唐开元中疏凿為胜境。南即紫云楼、芙蓉苑;西即杏园、慈恩寺。花卉环周,烟水眀媚。都人游赏盛于中和、上已节。即赐宴臣僚,于山亭。赐太常教坊乐池备綵舟,唯宰相、三使、北省官、翰林学士登焉。倾动皇州,以为盛观。在唐代乐游原的开发过程中,太平公主和宁王、申王、寿王、薛王等王公贵族的贡献卓著:唐太平公主在此添造亭阁,营造了当时最大的私宅园林——太平公主庄园。韩愈《游太平公主庄》诗云:“公主当年欲占春,故将台榭押城堙。欲知前面花多少,直到南山不属人。”南山,就是终南山。可见那时的乐游原规模远远大于今天。太平公主性喜营造。她营造的这处园林,因谋反被没收后,就分赐给了宁、申、歧、薛四王,四王又各自大加兴造,遂奠定以冈原为特点的自然风景游览胜地。

唐曲江开元天宝中尝有殿宇。安史之乱遂尽圯废。文宗览子美诗‘江头宫殿鎻千门,细柳新蒲为谁緑。因建紫云楼、落霞亭,岁时赐宴,及两岸建亭舘焉。唐文宗因为读杜甫的曲江诗,才知道当年全盛时期曲江一带的繁华,于是下令恢复部分景观,再现当年的辉煌。

 “文宗太和九年,发左右神?军各一千五百人淘曲江,修紫云楼、綵霞亭。仍勅诸司:如有力欲创置亭馆者,宜给与闲地任其营造。先是郑注言秦中有灾,宜以土工厌之。加濬昆明、曲江二池,帝又曽读杜甫诗云‘江头宫殿锁千门’遂思復昇平事而加修创焉。予按此地在都城中固为空隙,便于游观。然亦縁黄渠可引,故游观者乐之也。於是紫云楼在其南,杏园、慈恩寺在其西,皆以此池之故也。汉武帝时池周回六里余。唐周七里,占地三十顷,又加展拓矣。

唐文宗不喜欢曲江这个名称,将原来的曲江改为芙蓉池。中唐时期,曲江芙蓉园以种荷花为主。韩愈诗曰:“曲江千顷荷花净,平铺红蕖盖明镜。”每年正月晦日(农历正月最后一天)、三月三日、九月九日,京城士女咸即此祓禊。帟幕云布,车马填塞。绮罗耀日,馨香滿路。朝士词人赋诗,翌日传于京师。“唐时三月三日赐侍臣细柳圈,言带之免虿毒。前人的这些记载,为我们保存了1000多年前的唐代长安的民俗信息。

唐玄宗时代,应该是乐游原最为繁盛的时代。所以张说的诗中留下了如下的诗句: “城隅有乐游,表里见皇州。策马既长远,云山亦悠悠。万壑清光满,千门喜气浮。花间直城路,草际曲江流。凭眺兹为羙,离居方独愁。刘得仁《乐游原春望》从站在乐游原上可以鸟瞰长安城的角度歌颂该原的美:“乐游原上望,望尽帝都春。始觉繁华地,应无不醉人。云开双闕丽,柳映九衢新。爱此频来往,多闲逐此身。”

中唐时期,乐游原仍是达官贵人造别墅的首选之地。“潘孟阳为戸部侍郎,气尚豪俊,不拘小节。居第颇极华峻。宪宗微行至乐游原,见其宏敞,工犹未已。问之左右,以孟阳对。孟阳惧而罢工作。性喜游宴,公卿朝士多与之游。 这个潘孟阳,还算识趣。自己收敛了。宪宗也就没有深究下去。                         

但到了晚唐的耿湋眼中,昔日繁盛的乐游原已经盛况不再了:“园庙何年废,登临有故丘。孤村连日静,多雨及霖休。常与秦山对,曾经汉主游。岂知千载后,万事水东流 。”李商隐的名篇《登乐游原》所描绘的意象既是李商隐个人暮年的感喟,也是晚唐社会的写照,更是乐游原游乐区日薄西山的剪影:“向晩意不适,驱车登古原。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晚唐政治问题多多。有能力者得不到重用。故志士多有不平之气。杜牧的《将赴吴兴登乐游原》诗堪称代表。诗曰:“清时有味是无能,闲爱孤云静爱僧。欲把一麾江海去,乐游原上望昭陵。”杜牧自负,认为才气超过兄长杜悰。但杜悰在朝廷所做的官职位比他高,因此他心里很不舒服。自伤怀才不遇明主。昭陵,是唐太宗的陵墓名称。作者所处的时代是晚唐敬宗的时代,他眼中只有雄才大略的唐太宗。很显然是对敬宗不能重用他不满。诗意说自己生在政治清明的时代,因为无能,简直无所作为。很长时间等不到任命,一旦任命就把他外放到南方去。是进一步对朝廷让他去去吴兴就职表示不满。当然,今天在乐游原上已经望不到昭陵了,原因很简单,城市高楼太多。

前面说过,在延兴门附近有两个类似今天小区一样的里坊。其中一名升道坊。一名新昌坊。唐代名将哥舒翰、诗人白居易、钱起、李益、姚合,在这里都有住宅。就连穷得要亲自到荒田中寻野菜充饥、需要靠朋友接济的苦吟诗人贾岛也曾在这里居住过。张籍《赠贾岛》:“篱落荒凉僮仆饥,乐游原上住多时。蹇驴放饱骑将出,秋巻装成寄与谁?拄杖傍田寻野菜,封书乞米趁时炊。姓名未上登科记,身屈惟应内史知。”僧侣诗人皎然还有雅兴在大清早跑到乐游原上看风景:“凌晨拥敝裘,闲上古原头。雪霁山疑近,天髙思若浮。琼峯埋积翠,玉嶂掩飞流。曜彩含朝日,揺光夺寸眸。寒空标瑞色,爽气袭皇州。清眺何人得,终当独再游。”诗中所说的山,就是终南山。

大历十才子之一的钱起还没发迹前,曾经写过一首《乐游原晴望上中书李侍郎》的诗,诗曰:

“爽气朝来万里清,凭髙一望九愁轻。不知凤沼霖初霁,但觉尧天日转明。四野山河通远色,千家砧杵共秋声。遥想青云丞相府,何时开阁引书生?”真是有志者事竟成。他后来科举得意,在朝为官。钱府就建在新昌坊内。

诗人姚合(779~846)《新昌里》云:“旧客常乐坊,井泉浊而咸。新屋新昌里,井泉清而甘。僮仆惯苦饮,食美翻憎嫌。朝朝忍饥行,戚戚如难堪。中下无正性,所习便淫耽。一染不可变,甚于茜与蓝。近贫日益廉,近富日益贪。以此当自警,慎勿信邪谗。”这首以新昌里为题的诗歌记载了一个很有趣的故事。他们家原来住的常乐坊井水又浑浊又咸涩。现在住的新昌坊条件大为改善,井水清甜。但他的仆人们因已经习惯了原来的咸水。却很不适应这种变化。姚合因此感悟出一个道理:“近贫日益廉,近富日益贪。以此当自警,慎勿信邪谗。”

隋唐时代乐游原上还有一个重要的所在青龙寺青龙寺建于隋开皇二年,初名灵感寺。唐景云二年改名青龙寺。北宋元年后寺院渐次废毁。青龙寺是日本佛教密宗真言宗的祖庭。九世纪初至中叶,日本曾派遣大批学问僧、请益僧到唐朝求法,著名的“入唐八家”中有6人曾在青龙寺受法,空海和尚是其中之一。释空海,号弘法大师,公元804年随日本遣唐使入唐求法,在青龙寺拜释惠果为师学习密宗。回国后,空海在高野山建造金刚寺,创立真言宗,为中日文化交流做出了积极贡献。

唐代乐游原还是每年进士活动的区域。“曲江宴,唐初设以慰下第举人。其后弛废,有司不復飭。而进士会同年於此。开元时立为令典。造紫云楼於江,至期,上率宫嫔垂帘观焉。命公卿士庻大酺,各携妾伎以往。倡优緇黄无不毕集。先期设幕江边,居民髙其地值。每丈地至数十金,或园亭有楼房者直至百金。先期往宿。是日商贾皆以竒货丽物陈列,豪客园户争以名花布道。进士乗马,盛服鲜制。子弟仆从随后。率务华侈都雅。推同年俊少者為探花使,有匿花於家者,罚之。公卿勋戚皆以是日拣选东床。故唐人重进士,谓衣骨并香。盖其始不过為眊矂解闷之举。而其后以优贤俊。其末则以恣豪举崇游观矣。”这段话的意思是说,乐游原最初是安慰下第举子的地方。但后来那些安慰活动朝廷不搞了。就慢慢演变成新科进士同年聚会的场所。唐玄宗时这个就形成了制度。朝廷在这里盖建紫云楼。每年新科进士名单出炉,皇帝率宫中嫔妃垂帘观望。同时组织朝廷官员和市民们在乐游原大摆筵席。甚至连佛道人物也不甘落后。自然,这里也成了考试经济的载体。于是本地居民的土地和房屋在那段时间内都直线升值。后来很自然地演变成达官贵人选择新科进士做女婿。

关于唐代乐游原的游览盛况,除了前述引文介绍者外,还有一则谈狐说鬼的故事也可从另一个角度证明当年的乐游原人满为患的繁荣热闹。鬼狐不喜欢到乐游原追逐春光,却喜欢在乐游原下的升道坊图清净:“张庾,元和十三年居长安升道里南街。十一月八日夜,忽异香满院。俄闻履声渐近。数青衣推门而入,曰:步月逐胜,不必乐游原。只此院小台藤架可矣。遂引少女七八人,容色艳絶,服饰华丽。宛若豪贵家。庾走避堂中,垂帘望之。诸女徐行,直诣藤下。须臾陈设床榻,雕盘玉樽盃杓,皆奇物。八人环坐。丝管方动,命一青衣传语曰:‘秀才能暂出为主否?’乃闭门拒之。庾度此坊南街尽是墟墓,若非妖狐,乃是鬼物。潜取搘床石,徐开门,突出望尘而击,正中台盘,纷然而散。庾逐之,夺得一盏。及明,视之,乃一白角盏。奇不可名。院中香气数日不歇,盏后忽堕地,遂不復见。庾明年进士上第。” (《续玄怪录 》)   

\                                                                 宋代的乐游原

宋代的乐游原大概还是一处景点,还有人骑马去看。宋人蒲积中有诗云:独行独语曲江头,迴马迟迟上乐游。萧颯凉风与衰髩,谁教同一时秋。宋人方夔笔下的乐游原更是墓地连绵,白杨萧萧:其《感兴八首》之一云: 朝登北邙坂,暮抵乐游原。燐火翳复吐,髑髅夜呼寃。不见昔时主,但见陵与园。银鳬已羽化,石马犹草根。向来争天子,一口吞乾坤。谁知百年后,不免遭樊温。宝玉频发掘,朽骨无精魂。景昭去何处,芳草悲颓垣。县官多衣食,当时多子孙。诗歌极力刻画了朝为綺罗丛,暮作瓦砾场的沧桑之感和浮荣何足羡,俛仰悲荒凉的人生喟叹。

                                                                金元时代的乐游原

金元时代乐游原是什么样子,现在不得而知。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人们到古都长安,还是会去凭吊乾陵等汉唐帝陵,去乐游原发发思古幽情。比如金代诗人赵秉文就有一首诗,名曰《过乾陵》,诗歌重点当然是写乾陵景象,但最后有一句南登乐遊原,黙诵昭陵诗”。

                    明代的乐游原

明代的乐游原应该是十分荒凉的。朱元璋最初曾经想以西安为都城,但后来还是放弃了。明徐熥撰咸阳怀古诗大体勾勒了当年乐游原的荒凉破败情景:“咸阳禾黍正离离,人世兴亡岂有期!废殿秋风秦剑?荒山夜雨汉旌旗。茂陵空洒千行泪,渭水长流万古悲。何处登临最惆悵,乐游原上日斜时!”明朝嘉靖年间的学者诗人书法家许宗鲁有《城南游览》诗:“杨柳今无渚,芙蓉旧有园。请看蒿里地,即是乐游原。”显然,在明朝嘉靖年间,乐游原又变成了西安的墓葬区。呈现给游客的印象十分荒凉。

                                                             今日乐游原

今天的乐游原位于西安市经九路(左),雁翎路(右);青龙路(前)西影路(后)的四条道路围合的空间内。经过千余年岁月的变迁,唐代长安城著名的游览胜地乐游原,呈现在今人面前的意境是另一番景象了:今之乐游原主要由一座古原楼(青龙寺博物馆)和大片樱花丛中的一组仿唐庭院(西安市和日本国合作)和青龙寺遗址保护区三部分组成。从乐游原南北两面与路面的交接处不难判断,此前因城市建设之需要,已经铲削了乐游原不少的山体。现在两侧临路一侧,都做了技术处理。不经意还不容易看出。因此,说今日之乐游原是城市建设蚕食之余的硕果仅存,似乎也不为过分。

我们在西影路下车,从铁炉村步行上山。到了乐游原的顶部,只见满眼都是樱花树分布在冈峦之上。应该接近上千棵吧。定睛看去,这乐游原上今天主要由两个板块构成。以路为界,路南主要是仿唐庭院。当属模拟唐代乐游原的游乐建筑。路北则是青龙寺遗址保护区。对唐风建筑具有专业知识的儿子,情不自禁地赞叹这些庭院做得地道,做得精致。

青龙寺的前身是灵感寺。据《唐两京城坊考》记载,隋开皇二年(582),隋文帝营建新都大兴城前期,在清理新都基地时,将无主坟墓都迁葬到延兴门附近。为了超度这些被迁葬的亡灵,特地在延兴门西建立了一座寺院,并取名为灵感寺,灵感寺就是青龙寺的前身。

青龙寺因为惠果法师培养了一个日本密宗真言宗的开创者而闻名。现在的青龙寺显然不是唐时的青龙寺。看来还是草创不久的模样。不过信徒还是不缺的。寺前那棵老银杏树身上快成红海洋了。都是信徒们祈福所缠的红色飘带。上面密密麻麻地写着少男少女们对天长地久爱情的祈求,写着家庭主妇对全家和平安康的盼望。寺旁新造一排住宅,大概是僧人的寮房和厨房等等。我们看完青龙寺,从古原楼方向下山,到青龙路乘车离开。

为了缅怀历史先驱,自1981年起,中日两国共同在遗址上修建了空海纪念碑、惠果空海纪念堂、青龙寺庭园。1982年,西安市人民政府批准成立了西安市青龙寺遗址保管所,遗址庭园内环境优雅,景色宜人,樱花烂漫,郁郁葱葱,成为中外宾客游览观光的好去处,也是中日友好往来及交流的重要场所。1996年,青龙寺遗址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7年开始规划古原楼青龙寺博物馆。

今之乐游原上最重要的建筑就是惠果、空海纪念堂。该纪念堂是日本真言宗各派总大本山会、日中友好真言宗协会与西安市共同修建的纪念性建筑。纪念堂选址在考古发掘的四号殿堂遗址以北六米的地段。平面布局采用早期旧殿遗存,为面宽五间,进深五间的大方殿。复原后的方殿体量高大,气魄雄伟,具有唐代建筑风格,是西安第一座复原建筑。殿前古银杏古干参天,枝叶婆娑。殿前有惠果、空海两法师的雕塑。再现了千余年前中日两国师生传授心法的情景。原上千余棵樱花树是1986年青龙寺从日本引进的。每年五、六月间,樱花盛开,春色满园,姹紫嫣红,风光异常。洵为21世纪之乐游原上前无古人的风光。至今,青龙寺也以它传奇的历史角色和美丽的静谧风景吸引着众多的中外游客。在惠果、空海纪念堂里,我们仔细欣赏了日本学术界和宗教界人士的内容丰富的研究成果。在青龙寺碑廊,我们仔细欣赏了唐宋以来主要是唐代诗人们从各个角度描写讴歌青龙寺的诗歌和当代书法家们的手笔。值得一提的是,青龙寺的当代僧人们还有一个佛教学习心得长廊。那里玻璃橱窗中张贴着的一则则短篇故事,都是很有哲理,能发人深省的文字。如六个馒头的故事之戒贪,杨某出门寻师的故事之点醒世人勿好高骛远。虽然字迹有些淡,书法也不好跟碑廊的书法家们相比,但我觉得僧人们热爱学习,热心救世的菩萨心肠不难从字里行间看出。任何游客,只要潜心阅读,都会有所收获的。我们这个时代一切向钱看,世道人心滑坡严重。如果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都能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糟糕的世风也不难纠正。僧人们为我们做了榜样啊。亲爱的读者朋友,让我们以他们为榜样,脚踏实地,从我做起,一点一滴地改变社会风气吧,而不要老是站在那里自责、埋怨或骂人。

说明:引用者请务必注明本博文出处。报刊有意转载者请与本人联系以便补充引文出处。

  评论这张
 
阅读(50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