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喻学才教授的博客

真功夫从自律做起 大学问自实践得来

 
 
 

日志

 
 

论族谱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上),喻学才,2014-2-26  

2014-02-26 17:57:23|  分类: 谱牒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系应《中华喻氏通谱》(第三部)编纂委员会之约而写。家谱、方志、正史共同构成我国史料的金字塔。家谱又称宗谱、族谱、家乘。为承载我国家族文化历史信息的最重要载体。这篇文章只是我个人对家谱文化的粗浅的认识。欢迎同道批评指正。

 

一、             族谱过去说

如果说会使用工具、制造工具,发明文字,使用文字是人类区别于其它动物两大特点的话,那么完全可以说,懂得自觉地记录自己的谱系,一代代传承下去,是人类区别于一般动物的第三大特点。

人类社会发展自当遵循其客观发展的进程。先有只知其母不知其父的母系社会,后来才进入父系社会。根据中国古史的记载,商朝的老祖宗是玄鸟。夏朝的老祖宗是薏苡。一个说老祖母吃了燕子蛋而生下商朝的祖先。一个说老祖母吃了植物薏苡而生下夏朝的祖先。这正好是母系社会存在的证据。但“夏后兴,母系始绝。往往以官、字、谥、邑为氏,而因生赐姓者寡。自是女子称姓,男子称氏。氏复远迹其姓以别婚姻。故有《帝系》《世本》,掌之史官。所以辨章氏族,旁罗爵里,且使椎髻鸟言之族,无敢干纪,以乱大从。”(章太炎《书·序种姓上第十七》,徐复详注本第221页)华夏民族特别重视姓氏文化或曰家族文化,所以才有“天下之俗不能自成,由乎一国之俗。国俗之所兴,由乎一乡之俗。乡俗之所起,由乎一族之俗。”的总结(明方孝孺《逊志斋集》卷之十三《葛氏族谱序》)当然,方孝孺的总结来源于儒家修齐治平说。儒家认为,治理天下当从修身开始。只有每个人都重视修身,则家可齐。家齐,则国可治。虽然真正意义上的封建制度早在秦始皇统一六国废封建行郡县就结束了,但封建宗法制度却在汉朝以后的社会中得以长期保存,直到今天。

在母系社会,“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故人不独亲其亲,子其子。”且爱敬别人的亲人,喜欢别人的孩子。((宋卫湜撰《礼记集说》卷五十四《礼运第九》,四库本)但到了父系社会,则出现了天下为私的巨大变化。天下虽然整个价值观转变为私心主导社会,但原有的公天下的价值观必然还会部分存在着。这就是公的概念残存在部落或族姓之间,家族之间虽然财产私有了,出现了贫富不均的差别。但在本组群内部,仍可奉行“喜能相庆,戚能相忧。贫能相收,患能相恤,丧能相助,死能相葬”(明方孝孺《逊志斋集》)的互相帮衬的原则。随着时间的推移,人类社会自从进入父系时代,谱系制度便逐步健全。其原始时代如传说中的结绳记事,古人可能用结之大小来区别辈分也未可知。到了文字记录的时代,先民们用特殊的符号(文字)来区别世系的先后。这个可以从甲骨文中的殷人家谱世系得到说明。

      在古代中国,人口流动少。除了做官、游学、经商之外,罕有人口流动。且人自少年读书于家乡,青壮年求仕于朝廷。纵使宦游四方,致仕之后多数人还是选择还乡定居。生意人亦同。故叶落归根一说,在传统中国人心目中可谓根深蒂固。清人汪辉祖在《学治臆说》中专门谈了官员退休后应该回到故乡定居的道理:“去官之后即为乡人。自当归故乡,依先垅(见岳麓书社2005年“古人云”政书系列本第59页)。

要认识中国古代的族谱文化,以下几篇文章是必须要读的:

(一)宋朝苏洵的《谱例》。

古者诸侯世国卿大夫世家,死者有庙,生者有宗,以相次也。是以百世而不相忘。此非独贤士大夫尊祖而贵宗,盖其昭穆存乎其庙,迁毁之主存乎其太祖之室。其族人相与服,死丧嫁娶相告而不,则其势将自至於不忘也。自秦汉以来,仕者不世。然其贤人君子犹能识其先人,或至百世而不,无庙无宗而祖宗不忘宗族不散其势宜亡而独存,则由有谱之力也。盖自唐衰,谱牒废。士大夫不讲而世人不载,於是乎由贱而贵者,耻言其先;由贫而富者,不录其祖。而谱遂大废。昔者洵尝自先子之言而咨考焉,由今而上得五世,由五世而上得一世,一世之上失其世次。而其本出於赵郡苏氏,以苏氏族谱。它日欧阳公见而叹曰:吾尝之矣。出而观之,有异法焉,曰是不可使独吾二人之,将天下举不可无也。洵於是又大宗谱法以尽谱之变,而并载欧阳氏之谱以谱例。附以欧阳公题刘氏碑后之文以告当世之君子,盖将有从焉者。欧阳氏谱及永叔题刘氏碑后不具於此。(《嘉集》卷十四)

在秦汉之前的先秦时期,“诸侯世国卿大夫世家,死者有庙,生者有宗,以相次也。是以百世而不相忘。”因为诸侯世国卿大夫世家每死一个人,家庙里都有档案,死者名讳,生卒年月,职位等等,这些信息大多刻在甲骨或木片上。一代代延续。万一有大的动乱,家长应该把家庙里祖先牌位等资料首先设法转走。以免落入敌手。《东周列国志》第一回“周宣王闻谣轻杀,杜大夫化厉鸣冤”中写周宣王大祭前夜宿斋宫,梦见的那个美貌女子“走入太庙之中,大笑三声,又大哭三声,不慌不忙,将七庙神主做一束捆着,望东而去。”(人民文学出版社1974年大字本)就暗喻周朝要东迁洛阳。那个美貌女子所捆走的“七庙神主”就相当于当时的族谱。族谱的发展也遵循着由简入繁的路径。最初的族谱必然只是简明扼要地记载最主要的人丁信息。进入青铜时代以后,帝王世系自然会有更坚固的载体。即所谓金滕玉牒。秦朝以前,中国奉行的是封建宗法制度。天子诸侯卿大夫士等级森严。并没有族谱家谱之说。但秦始皇废除封建而行郡县。彻底摧毁了历史上长期存在的封建宗法制度,自然也破坏了原来的世系传承文化。祖庙制度被破坏了。原来的宗主制度被破坏了。没有家庙,没有宗子负责保存本宗族的昭穆信息。人们一下子有了沈如浮萍的感觉。士大夫没有指望,但人不能忘记自己的来源。于是家自为谱成为普遍现象。就像官学下移,读书人可以像孔子在民间办私学一样。汉魏六朝,谱牒十分发达。在六朝时期甚至出现了有的人嫌自己出身寒微买通官员到谱牒库里去篡改族谱的情况。但到了晚唐时期,社会动乱不已,谱牒毁失现象严重。因此缘故,欧阳修、苏洵的族谱文章就成了重要的修谱依据。某种意义上讲,欧阳修、苏洵延续了几乎断绝的谱牒传统。这也就是为什么后世修谱者多在序文中提及他们两家的缘故。

苏洵的《谱例》的价值在于指明了封建制度改为郡县制度后,只有通过族谱修编才能延续血统的记录。其次,他说明了自己和欧阳修决定将两家的修谱模式公诸于世。因为社会需要。他们明白在遭受重大的社会动乱之后,千家万姓都需要凭借修谱的体例来保存族群信息。

(二)宋朝苏洵的《族谱引》

苏氏之谱,谱苏氏之族也。苏氏出自高阳,而蔓延於天下。唐神龙初长史味道刺眉州,卒於官。一子留於眉。眉之有苏氏自是始。而谱不及焉者,亲尽也。亲尽则曷不及?谱亲作也。凡子得书而孙不得书何也?以著代也。自吾之父以及吾之祖,仕不仕、娶某氏、享年几、某日卒,皆书而他不书何也?详吾之所自出也。自吾之父以至吾之高祖皆曰讳某而他则遂名之何也?尊吾之所自出也。谱苏氏作而独吾之所自出得详与尊何也?谱吾作也。

呜呼!观吾之谱者,孝弟之心可以油然而生矣。情见乎亲,亲见於服,服始於衰而至於麻,而至於无服。无服则亲尽,亲尽则情尽,情尽则喜不庆忧不。喜不庆忧不则涂人也。吾之所以相视如涂人者,其初兄弟也。兄弟其初一人之身也。悲夫!一人之身分而至於涂人,此吾谱之所以作也。其意曰分而至於涂人者,势也。势,吾无如之何也已。幸其未至於涂人也,使之无至於忽忘焉可也。呜呼!观吾之谱者孝弟之心可以油然而生矣。系之以诗曰:吾父之子,今吾兄。吾疾在身,兄呻不。数世之后,不知何人。彼死而生,不戚欣。兄弟之情如足於手,其能几何,彼不相能,彼独何心!(《嘉集》卷十四)

苏询《族谱引》最重要的思想是提出了通过不间断的修谱来维系血统关系。也就是说,为族谱编撰的不朽价值进行了深刻的揭示。 他明确告诉世人,血缘关系自然是亲情。但亲情有时间限制。一般是五服而止。为了解决数世之后一个祖宗的后裔就像途人一样互不相识互不关心的问题,他认为修谱是一个好办法。因为通过修谱既可达到敬祖的目的,也可实现收族的愿望。有了家谱,无论走到哪里,辈分可以不乱。还可以激发族人做睦族的善事,比如通过二十年左右修谱的机会,就可以发现族人的家庭变迁。困难的可以利用宗族的力量给与补助。遭遇天灾人祸的,族人可给予安慰鼓励。外出读书参加考试,取得好成绩,做官有好政声的,或有其他突出贡献者,宗族可以给予嘉奖。在社会交往过程中,遇到同姓之人,追溯老祖宗有依据。自有一种血脉相连的亲切感。 这就是谱牒的力量。              

 

(三)宋朝苏洵的《苏氏族谱亭记》

       匹夫而化乡人者,吾闻其语矣。国有君,邑有大夫,而争讼者诉於其门;乡有庠,里有学,而学道者赴於其家。乡人有不善於室者,父兄相与恐曰:吾夫子无乃闻之?呜呼!彼独何修而得此哉?意者其积之有本末而施之有次第邪?今吾族人犹有服者不过百人,而时蜡社不能相与尽其欢欣爱洽,稍者至不相往来,是无以示吾乡党邻里也。乃作苏氏族谱,立亭於祖墓之西南而刻石焉。既而告之曰:凡在此者死必赴,冠、娶妻必告。少而孤则老者字之,贫而无归则富者收之;而不然者族人之所共让也。正月相与拜奠于墓下,既奠列坐於亭,其老者顾少者而叹曰:是不及见吾乡邻风俗之美矣。自吾少时见有不义者则众

相与疾之,如见怪物焉。焉而不宁,其后少衰也,犹相与笑之。今也则相与安之耳。是起於某人也。夫某人者是乡之望人也,而大乱吾俗焉。是故其诱人也速,其害也深。自斯人之逐其兄之遗孤子而不也,而骨肉之恩薄;自斯人之多取其先人之田而欺其诸孤子也,而孝弟之行缺;自斯人之其诸孤子之所讼也而礼义之节废;自斯人之以妾加其妻也而嫡庶之别混;自斯人之於声色而父子杂处欢哗不严也而闺门之政乱;自斯人之财无厌惟富者之贤也而耻之路塞。此六行者吾往时所谓大而不容者也。今无知之人皆曰:某人何人也,犹且之。其舆马赫奕婢妾丽足以荡惑里巷之小人;其官爵货力足以摇动府县;其矫诈修饰言语足以欺罔君子;是州里之大盗也。吾不敢以告乡人而私以戒族人焉。仿佛於斯人之一节者愿无过吾门也。予闻之惧而请书焉。老人曰:书其事而其姓名,使他人观之则不知其谁。而夫人之观之则面热内惭汗出而食不下也。且无彰之庶其有悔乎?予曰:然。乃记之。(《嘉集》卷十四)

                          

苏洵《族谱亭记》的不朽价值在于,他为保持宗族血缘联系的稳定性找到了具体的操作办法。这就是虽然在一个村里五服之内的亲族不过百余人。但要想强化这服内之族人的紧密联系,必须要通过日常婚丧嫁娶逢年过节的大事节点来体现,这就是喜相庆,丧相吊,守望相助,疾病相扶持。“少而孤則老者字之,贫而无归则富者收之;而不然者族人之所共诮让也。”另外就是定时的族长训话教育.每年正月大家相聚拜祖墓,在族谱亭集中,听族长训话。苏洵在文中详细记述的一段族长训话的内容原本有特殊的针对性,即针对本族某不良分子破坏族规旧俗,为的是教育族人学习正直为人。但对众多家族的谱牒而言,这种训话就演变成了家训或祖训族规等内容了。根据宋人周密的《齐东野语》,我们知道苏洵没有点名的渎乱族俗的坏人就是他妻子的兄弟程某。

《欧阳氏谱图序》:

吉州庐陵县儒林乡欧桂里

欧阳氏之先出夏禹之苗裔,自帝少康封庶子於会稽,使守禹祀。传二十余世至允常子曰勾践,是为越王。越王勾践卒,子王鼫与立,传五世至王无疆,为楚威王所灭。其诸族子孙分立於江南海上,受封於楚,为欧阳亭侯。亭侯在今湖州乌程欧余山之阳。子孙遂以为氏。汉髙灭秦,得无疆七世孙摇,复封为越王,使奉越后。而欧阳亭侯之后因有仕汉为涿郡太守者,子孙遂居於北:一居冀州之渤海,一居青州之千乘。居千乘者曰和伯,仕於汉,最显世为博士,以经名家。所谓欧阳尚书是也;其居渤海者,仕於晋,最显曰建,字坚石。所谓渤海赫赫欧阳坚石是也。建遇赵王伦之乱,见杀。兄子质以其族奔长沙,由是子孙复居於南,仕於陈者曰頠,威名著於南海。頠之孙曰询,询之子通仕於唐,尤显,皆为名臣。其世居长沙,犹以渤海为封望。自通三世生琮为吉州刺史,子孙因家焉。琮八世生万,万为安福县令,生和,和生雅,雅生效、楚。效生谟、、詃,生皇髙祖府君,府君生子八人,於世次为曽祖。今图所列子孙皆八祖之后,盖自安福府君以来遭唐末五代之乱,江南陷於僭伪,欧阳氏遂不显。然世为庐陵大族,而皇祖府君以儒学知名当世,至今名其所居乡曰儒林云。及宋兴,天下一统。八祖之子孙稍复出而仕宦。然自宋三十年,吾先君伯父叔父始以进士登于科者四人。后又三十年,某与丽兄之子乾曜又登于科。今又殆将三十年矣,以进士仕者又才二人。盖自八祖以来,传今百年,或絶或微,分散扶疎,而其达於仕进者何迟而又少也。今某获承祖考余休,列官於朝,叨窃荣宠,过其涯分而才卑能薄,泯然遂将老死於无闻。夫无徳而禄,辱也。适足为身之愧。尚敢以为亲之显哉?呜呼!自通而上,其行事见於史。自安福府君而下,遭世故无所施焉。某不幸,幼孤不得备闻祖考之遗徳。然传於家者:“以忠事君,以孝事亲。以亷为吏,以学立身。”吾先君诸父之所以行于其躬、教於其子弟者获承其一二矣。某又尝闻长老言:当黄巢攻破江西州县时,吉州尤被其毒。欧阳氏率乡人扞贼,赖保全者千余家。子孙宜有被其阴德者。顾某不肖,何足以当之!传曰:积善之家必有余庆。今八祖欧阳氏之子孙甚众,苟吾先君诸父之行于其躬教于其子孙者守而不失,其必有当之者矣。嘉祐四年已亥四月庚午嗣孙修谨序。((宋)《文忠集》,卷七十一)

 

这篇文章是欧阳修对自己所主修的欧阳氏族谱的谱图所作的说明。因为谱图是要有依据的,不能光凭传说。欧阳修在这里等于为后世修谱图立了规矩。欧阳修说,这次修谱,所列谱图只列八世祖以后。八世祖之前的由于时代久远,以及战乱等原因,谱系失载。八世祖以后,欧阳氏族基本定居庐陵儒林乡,为地方大族。文献保存完整。故列入谱图的都有根据。

不知祖姓,是很没文化的表现。南宋时孝宗皇帝有一天随口问一个叫木应之的“待问”官:“木姓起于何时?”结果那个木待问张口结舌,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孝宗皇帝提示他说:“端木本子贡之姓,其后有木玄虚者,岂去复字之苗裔乎!”木应之还是回答不了。后来孝宗见到木应之的岳父洪迈,说:你家女婿“以明经擢高第而不知祖姓所出,卿宜劝之读书。”((明)田汝成《西湖游览志余》卷二)

族谱编撰是有法度的。今天中国的各大姓氏的族谱,其编撰理论不外欧阳修所撰之《谱例》。其要点是:“姓氏之出,其来也远。故其上世多亡,不見谱图之法,断自可见之世即为髙祖。下至五世玄孙而别自为世,如此世久,子孙多則官爵功行載於谱者不胜其繁,宜以远近亲疎为别。”这样一来,各家谱牒必然会出现“凡远者疎者略之,近者亲者详之”的规律性现象。他说这样处理“玄孙既别自為世,則各詳其親。各繫其所出。是詳者不繁而略者不遺也。凡諸房子孫各紀其當紀者,使譜牒互見,親疎有倫。宜視此例而審求之。”(宋) 欧阳修《文忠集》卷七十一)由于六朝至隋唐时代的谱牒毁于战乱,没有完整的私家谱书传世,因此不知道当年欧阳所定的这个谱例是自己创造的,还是他从幸存下来的古谱中看到的。不管怎样,这是一种科学的谱例。自宋至今1000余年各大小家族都普遍采用,足以证明其科学性。比如,各姓氏都有自己的远源,即先有氏,后有姓。如我们喻姓就属于姬氏。这是首先要理清楚的。其次比较难办的是始祖的确定。各姓都有关于祖宗的传说,但岁月悠久,加之战争火灾等原因,谱牒焚毁。记载缺失。如何确定始祖就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欧阳修的“断自可见之世即为高祖”的原则非常科学。这个高祖也可以是某姓的始祖。只要有可见的,也就是说,只要有足够的文献能证明,只要谱系能联的上.

                          

 

  评论这张
 
阅读(5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