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喻学才教授的博客

真功夫从自律做起 大学问自实践得来

 
 
 

日志

 
 

赵缺骈文欣赏(之一),喻学才,2014-6-4  

2014-06-04 16:23:22|  分类: 三元草堂诗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无咎诗三百》,系赵缺自著诗词集。这篇自序采用骈体文写法。不仅行文雅驯,而且和盘托出了自己的诗歌创作主张。

 

                                                              无咎诗三百序 

余少年放荡,终日逍遥。既厌学于学堂,复读书于书肆。稍通经史,每耽骚客之忧;不达礼仪,仍执贩夫之业。视娼优之富贵,应有赧颜;抗隶卒之威严,或无惧色。时而呼啸于霓虹之下,暇则吟歌于草木之间。敝履彷徨,几经平仄;蓝衫寥落,虚度炎凉。微雨长街,逢鬼狐于白昼;孤灯陋室,奋笔墨于深宵。

诗者,感其况而述其心,发乎情而施乎艺也。汉唐已远,风雅犹存。市井平居,山林安在?芳园漠漠,石季伦始得消闲;净土熙熙,薛怀义不妨逐利。神舟奔月,休言双桨之功;宝马追风,敢曰四蹄之力?嗟乎!鲲离北海,反变枯鱼;龙赴西洋,遂成妖兽。五车之学,聊以安贫;八斗之才,岂能济困?惟当抱赤子之精诚而继古,去腐儒之矫饰以趋新。

使陆放翁遇南明,未必非钱谦益;钱谦益居南宋,未必非陆放翁。大丈夫失志功名,寄情文字,固不能立空言而欺世,作狂态以惊人。至于学步散原,力呈艰涩;效颦庞德,臆造新奇,更不啻谋明路于盲师,问歧途于智叟也。

呜呼!诗心易老,佛法难求。所知非知,不变惟变。星辰明灭,射已往之光芒;日月升沉,燃未来之灰烬。神驰天外,大地只如微尘;梦断江东,此身堪比何物?回声虚谷,散故我于十方;倒影长河,访先贤于千载。清风萧瑟,真幻俱空;黄叶飘零,古今同慨。英雄醉酒,化曹操之骷髅;儿女簪花,剩辛追之毛发。青蝇逐臭,彩蝶噙香。哀哉哀哉,杳矣杳矣!雨蒸云涧,审因果之无穷;浪涌沙滩,了沧桑于一瞥。

偶忆旧时之乐,竟牵此际之愁。乃知今夜之悲,将惹他年之笑。满朝卿相,嫉正则于生前;历代士夫,崇少陵于死后。呕心深巷,谁复相轻;泣血荆山,何如自赏?辞章百炼,且登工匠之门;义理三思,未载圣王之道。率皆尧舜不闻之事,巢由不屑之情。周公不咏之篇,孔子欲删之作。设流传于世界,即可诛之;须湮没于尘嚣,始无咎也。

 

                                                                                               江东布衣赵缺

                                                                                                   庚寅暮秋于杨思河畔

 

喻按:《无咎诗三百序》是一篇才气横溢、功力深厚的骈体文。“抱赤子之精诚而继古,去腐儒之矫饰以趋新”。这一句就是赵缺的诗歌创作宣言。前一句是就内容而言,所谓饥者歌饥者事,劳者歌劳者事。此是“继古”,即继承诗骚以来的现实主义传统;后一句是创新。在我们这个时代,写诗矫揉造作者所在多有。作者大胆发出“去腐儒矫饰”的呐喊,此是“趋新”。

“使陆放翁遇南明,未必非钱谦益;钱谦益居南宋,未必非陆放翁。大丈夫失志功名,寄情文字,固不能立空言而欺世,作狂态以惊人。” 南明,为明王朝的尾声。为明清易代的历史变革关头。士大夫等于被放在生与死的选择面前,毫无退路。作者设想大胆,但却自具逻辑。特别重要的是“大丈夫失志功名,寄情文字,固不能立空言而欺世,作狂态以惊人。”这一句,我认为这是他创作主张中很重要的一个内容,即诗词创作必须真诚,必须是情动于衷而形于外。诗词是以文字为载体,记述真实的事件,真实的情感。舍此皆为垃圾。无论罩有何种光环都无济于事。孔子说,“修辞立其诚。”这是执笔为文为诗者所应坚守的起码原则。一篇文字,一首诗词,如果连所写的内容都不真实,连所抒发的情感都不真实,那还有什么理由存在,又有什么必要存在下去?“立空言而欺世,做狂态以惊人”,实在是对当代某些文人诗人的生动写照。

“回声虚谷,散故我于十方;倒影长河,访先贤于千载。清风萧瑟,真幻俱空;黄叶飘零,古今同慨。”一段,写出了诗人的寂寞和感慨。值得注意的是,这几句骈文实际上糅合了儒释两家通人的见识。显示了作者深切关怀社会底层,古今比照后的孤独和无奈。“满朝卿相,嫉正则于生前;历代士夫,崇少陵于死后。呕心深巷,谁复相轻;泣血荆山,何如自赏?”这是写历代文坛的普遍规律,也是写历代政坛的普遍规律。直言中正之人,总是遭受诽谤打击;才华出众的文人常常是死后才会受到热捧。而生前年少则难得到认可。 “呕心深巷,谁复相轻;泣血荆山,何如自赏?”这四句写出了当代中国真正以诗为性命的人生存状态之恶劣,古代有文人相轻之说,现在则连相轻的对象都没有了。这种寂寞,是古代诗人们所没有遭遇到的。所以,作者否定了卞和泣玉的作法,无人欣赏拉倒,为什么不自我欣赏呢?

 

  评论这张
 
阅读(2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