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喻学才教授的博客

真功夫从自律做起 大学问自实践得来

 
 
 

日志

 
 

古城旅游应追求“和而不同”境界,喻学才,2014-6-9  

2014-06-09 08:36:00|  分类: 规划研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国家旅游局在古城苏州召开古城旅游座谈会。这个选择意义深远。因为古城苏州是2500多年前楚国先贤伍子胥为吴王阖闾规划设计的城池。这座古城经历了2500多年的风风雨雨,其位置没有改变,其水陆并进的特色也没有改变。当代的城市管理者在古城保护过程中,又能妥善处理发展与保护的关系,使古城苏州成为新时期遗产保护的先进典型。摸索出成功的古城保护和旅游发展的经验供国人借鉴。

 

“和而不同”是先秦晏子最先使用的一个治理国家的管理学概念。类似今人使用的杂多统一概念。

“同”指一致性,“和”指多样性。意思是说在重视一致性的同时还要允许多样性存在。“同”是一言堂,“和”是群言堂;就决策而言,领导者要广泛听取不同意见,不能自以为是,武断行事。 “同”是一枝独秀。“和”是百花齐放。古城旅游之所以要追求“和而不同”的境界,这是因为古城旅游,首先应该保护第一。在保护的前提下发展旅游,才可能双赢。古城保护与旅游就风格模式而言,应该视走百花齐放的道路,而不能走一刀切的道路;

                                       、古城旅游应该关注人的因素

古城旅游不能只关注古建筑,古文物,还要关注古人和原居民。因为古城是古人创造出来的。过去县城以上的城池,学校大门左右都会分别建造乡贤祠和名宦祠。让读书的学生耳濡目染,学习做人。这些人要么是本地出产的名贤,要么是外地来本地履职深孚众望的好官。我们保护古城不能只重视非物质遗产等民俗事像。这些地方名贤也要重视。当然,重视人还应包括古城的原居民。如果我们为了图省事,或者为了其他经济利益,将古城原居民都迁走。最后古城旅游看什么?游客只能看看几栋建筑,和一些陈列的文物。再就是广场街道等现代的都市景观。现代人游览古城,首先当然是看名胜古迹,满足其发思古之幽情的精神需要。其次还有实地游历,体验古人生活环境的愿望当然还有观察当地原居民日常生活,或者体验当地原居民日常生活的需要。

                                   二、古城旅游应该处理好的三对矛盾

古城旅游要健康发展,还需要处理好三对矛盾,即自然空间和人文空间的矛盾,历史空间和现实空间的矛盾,实用空间和审美空间的矛盾。任何城市,都是人口高度聚居的地方。自然空间十分珍贵,有人将城市自然空间比喻为城市之绿肺。足见其对城市市民生活的重要性。但我们一味地强调经济发展,加之城市尺土寸金。决策者每每会打自然空间的主意。试想如果我们把城市绿地或者自然空间都占用了,全部变成高楼大厦,那是不是同而不和呢?整个城市没有绿地的可能性当然不会出现,但挤占自然空间的事情总是有的。城市不能没有自然空间,就像餐桌上的菜谱不能都是一种菜一样,一个曲子不可能只有一个音一样。因为那样太单调。在古城保护和旅游发展过程中,最突出的矛盾是现实空间挤占历史空间。活人生存的重要性压倒一切,也容易为普通人理解。古人已经死去,他们自己不能发声。他们留下的意义空间只能任我们这些后人宰割。还有,就是现在大城市喜欢搞地标建筑,喜欢在建筑体量上拼杀。他们不明白,古城之所以为古城,就在于其历史空间具有和谐特色。那些核心保护区的古代建筑本来跟现在的向空中发展的火柴盒建筑不是一股道上的车。你现在在核心区或者邻近核心区建造现代酒店等高层建筑,实用自然是使用,但却破坏了古城固有的审美空间。给观赏者突兀、不适的感觉。

                         三、古城旅游需要痛批“极左”思维路线

古城旅游要健康发展,还需痛批极左思维路线,肃清极左思维的流毒。

在古城保护和旅游产业化过程中存在不少问题。如本末倒置,拆真建假、毁灭遗产的问题;热衷建造物体量规模的高大全,破坏古城风貌和谐,的问题。假古城旅游之名,行开发地产之实的问题。谁成功,克隆谁的问题。等等。大凡这些问题,从深层次分析,都与极左思潮有关。要在古城旅游过程中,避免重犯前述错误。我觉得,首先要肃清极左路线的流毒。

从价值判断的角度看,极左路线最显著的特征有二:一是藐视自然。二是藐视祖宗。藐视自然的另一面就是人定胜天。对大自然大不敬;藐视祖宗的另一面就是迷信未来,总认为新的比旧的好。极左思维路线的远源是欧洲文艺复兴运动。近源是1919年的新文化运动。文艺复兴当然是进步的。他们崇尚科学,崇尚创造。但文艺复兴的智者们把人的主观能动性无限夸大;新文化运动当然是进步的,因为他们呼唤科学,崇尚民主。但他们的共同特点是科学至上,藐视历史。过去半个多世纪我们在古城保护上所遭遇的阻力和破坏,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古城旅游所经历的种种失误,在在都与极左思维路线的影响有关。因为藐视自然,藐视历史这种价值判断根深蒂固,直接影响到我国的古城保护与旅游产业的健康发展。

有一种观点认为,古城发展旅游,如果不建一批新的景点,不搞些大体量的旅游吸引物,就不能吸引游客。这是受极左思维定式束缚所致。因为极左思维认定新的东西比旧的东西好,大的东西比小的好。一个城市,没有新东西,谁愿意看。我们到过欧洲的朋友知道,意大利有多少新景点?英国有多少新景点?西班牙、法国有多少新景点?把古城保护好了,本身就是很大的一个吸引物。当然,搞些大型山水实景演出,只要不破坏文物建筑和遗产环境,也是可以的。如果说大的就一定比小的好,那大家为何不吃转基因的洋鸡蛋却要吃个小的土鸡蛋?如果说新的就一定比旧的好,那我们为什么还要学习孔子?

                                四、古城旅游需要打破古今中外的文化壁垒

古城旅游要健康发展,还需要要打破行业壁垒。古城要焕发生机,一要保护,二要发展。一般认为,保护是文物部门的事情,发展是建设部门和旅游部门的事情。这是过去多少年来的陈见。其实,保护和发展是一体两面。不发展,保护不好;保护不好,发展不可持续。保护是本,发展是末。或者说保护是本,旅游是末。这个本,末的顺序是不能颠倒的。这个道理大家都明白,关键是要创造一种沟通机制,文物部门、建设部门和旅游部门之间应该有一种议事机构,定期或不定期进行对话沟通,商量研讨问题。现在,国家住房建设部、国家文物局、国家旅游局大家坐在一起讨论古城旅游的问题,这是历史性的跨越。

这个古今中外的壁垒包括古今文化差异,中外文化差异,旅游载体选择的差异等。也就是说,我们要把古城或古镇古村的历史文化变成今天中国人看的懂乐意看的旅游文化,要将古城古镇古村的历史文化变成外国游客看得懂且乐意看的旅游文化。这也可以说就是古城旅游经营者的基本功:摸清家底,明确特色。去粗取精,整理包装。语言转换,融通中外。历史浩如烟海,别说一座古城,就是一个古村,研究它的历史也需要花费很大的气力。如果你连本地历史都没弄明白,怎么会明白该保护什么,开发什么。弄明白了什么东西有价值,还要研究采用什么载体传递给消费者,让消费者易于和乐于接受。消费者多数是1950以后的人。这些人在汉字简化教育背景下成长,认不识繁体汉字,读不懂无标点古书。你不把有关资料通俗化,他们怎么看得明白? 1994年苏州旅游文化会议上,某领导发言认为苏州古典园林是发展旅游的包袱。2014年南京旅游国际化总体规划编制单位认为南京古都资源过于丰富,不仅不能成为旅游国际化的亮点,相反,还事实上成为南京旅游国际化的负担。这时隔二十年的两个发言给我印象太深。这两个人的观点比较有代表性,反映了我们中国人急于求成,又不肯花苦功夫做基础研究的心态。这个例子给我们旅游口子上的人提出一个历史任务,我们旅游从业人员,包括领导决策部门,高校科研机构,景区从业人员,都应该学习。应该学习国学,应该学习外语。古城的遗产需要活化,不活化,遗产就只能存在在学者的书斋里和图书馆的书架上,不可能变成为旅游者所喜闻乐见的旅游产品。消费者还有很多是外国人,你不将其译成外文,没有外语语音版,他们怎么看懂,怎么听得懂?这都是基础性工作不做好,古城也好,古镇也好,古村也好,旅游毕竟难以满足本国消费者和外国消费者的愿望。尤其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这种历史背景下,更是必须做的功课。

                                  五、古城旅游需要“吐故纳新”

要打破古今中外的壁垒,要吐故纳新。吐故,是做减法。纳新,是做加法。对于古城而言,工业肯定是不合适的存在,应该尽可能迁出。潜伏的有可能引起灾害的因素如油库,爆炸品仓库等。老化的电路等一切危险源都要杜绝,因为古城留存至今凤毛麟角,必须慎之又慎。新建的多层或高层建筑,,钢精混凝土建筑等构筑物。所谓纳新,是从建设方面说的。古城保护必须建设现代给水供电供气等系统。并且各种管道应该埋地敷设。增加第三产业的建设用地和人均绿地面积。增加旅游公厕、导览系统服务设施,包括互联网环境下的服务设施建设。

                                                                 结语

古城旅游从管理层面上看应该坚持“和而不同”的思想理路线。任何古城,包括古镇,古村,真正下功夫研究后,一定会发现该地不同于其他同类地区的特色。这个特色是我们旅游开发的着力点。这些开发着力点也就是古城旅游的卖点。这些独特点基本上不外(1)山形水势等地貌上的独特性,(2)历史文化脉络上的独特性。(3)地方民俗风情上的独特性。无论古城,还是古镇,古村,都是在中华民族的演进历史中留存下来的载体,因此难免打上封建专制文化的烙印。这是大同。但每一个具体的个案又必然具有自身的小异。我们国家直到今天仍然实施的是中央集权的郡县制度。这种制度的好处是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容易形成凝聚力。但不好的一面是容易养成跟风学样。照抄照搬。上面说要干什么,下面就干什么。也不分性质。执行中央决策,大政方针当然不能含糊。但具体到选择何种发展模式,或者说探索何种发展模式,难道也要等中央指示?或者照抄其他已然成功的景区吗?比如说,现在深圳的文化产业风生水起,我们苏州、南京是不是也要像他们那样走文化产业园的道路?人家深圳是新建的特区,曾经被认为是文化沙漠。他们所走的是一条没有文化创造文化的道路。我们苏州有必要邯郸学步吗?当然不必。20多年前,深圳锦绣中华热的时候,全国各地特别是北京、西安、南京等地一哄而上建造了不少深圳式的主题公园,后来成功者寥寥。前车之鉴,可以发人深省。

无论古城古镇还是古村,大家都要结合自身的特点,积极地走发展之路,这是一致的,但这只是要求大家在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前提下,走发展之路。这是“和”。如果中央发文说要推进文化产业园。下面不假思索的照抄照搬某个已经搞成的典型,无视自身的特殊性。那就是“同”。和,允许在一个大前提下有不同的声音,不同的路数,不同的模式。同则是完全雷同。旅游项目如果完全雷同,就没有人愿意看。这个道理非常浅显。但很多人不习惯自己独立思考。总是走一条人云亦云的道路,开发出千部一腔,千城一面的形式雷同令人望而生厌的产品。这是很危险的一种倾向。

现在深圳的文化产业成功了。很多古城也在动心。不是说古城不可以学深圳,但我们必须清楚,古城和深圳这样的新城不是一种类型。它自身不缺文化积淀。缺的是梳理提炼和活化。缺的是产品开发突破口的选择。我的意思,在深圳文化产业模式红极一时的情况下,古城旅游要保持清醒的头脑,要探索适合自身的发展模式,不要一窝蜂地走旅游加演艺加地产的发展道路。

                                           

                 2014-6-6上午,于苏州胥城大厦

  评论这张
 
阅读(22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