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喻学才教授的博客

真功夫从自律做起 大学问自实践得来

 
 
 

日志

 
 

高淳漆桥村游记, 喻学才,2014-8-25  

2014-08-25 18:48:47|  分类: 名胜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子

南宋末年,有一位叫孔文昱的孔子后裔,从曲阜到浙江平阳避难。后来又辗转到了江苏的溧阳,最后落脚江苏高淳今漆桥村这块土地。他就是漆桥村孔氏的始祖。现在漆桥这块土地上,孔姓人口占90%,是绝对的大姓。我们到漆桥镇漆桥村考察,前后访问接触了四个当地人,其中一个是镇人大常委会主任,一个是银行会计,一个是小学校长,也是孔氏家谱的主修者,还有一个农家乐桥南人家的老板娘。四个人中只有一个姓朱,其他全姓孔。这当然有偶然性,但也可佐证这个村孔姓人占绝大多数的判断。孔氏始祖建设漆桥是一种版本。关于漆桥村开创的历史,另外一种版本说是西汉末年本地(当时叫南陵)人平当在朝任宰相,因受王莽排挤,自觉隐退,回到家乡今天的漆桥地面隐居,为了方便过往客商,便自己施舍钱财建造木桥。为了防腐,乃刷漆于桥,因而得名漆桥。但据我研究,这后一种说法证据不足。虽然平当在朝当宰相是事实,但他是病死在任上的,显然不可能有回家乡隐居的时间。

                                                                         新街

 今天上午,我们从早上7点半到11点半,用了4个小时走访完江宁街道的杨柳村古民居(事见《杨柳村游记》)。随后驱车前往高淳区漆桥镇漆桥村。一个小时后,我们的车子已经停到漆桥村了。肚子饿了,赶快找饭吃。一番考察,发现这个古村落原来一北一南本有两家做农家乐的。北头的一家门头上标着“孔氏人家”。是一座两层楼的农舍。门临该村新街主道。我们询问是否为游客提供餐饮服务,回答没有。我看见他们一大家人围坐在桌子旁进餐。他们告诉我在村子的南头有一家在做。我们停好车一路找过去。这条公路面临新街,路的左侧都是新近营造的一些景观,尽管有些学城市道路设计模式之嫌疑,但路外的农田中一口口水塘掩映在绿树白墙、绿毯般的稻畦组成的村落环境中,还是十分的赏心悦目。骄阳似火,腹鸣如鼓。没有太多的心情欣赏。即便如此,印象也十分美好。

                                                                               午餐

过了新近修建的xx桥,走不远在路的右手便出现了一长排平房。门口有个横匾,叫“桥南人家”。平房的东、南两侧连接着农田。远处连接着游子山。热心的农家大嫂知道我们是来找饭吃的,请我们到游廊里的圆桌旁坐,说那里凉快的很。但她们忘了今天没有一丝风,而且35度高温。我们在她们指定的位子坐了不到两分钟,就热得受不了。要求调到有空调的包间。主人又很热情地引导我们进了包间。我点了两菜一汤。一个昂刺鱼烧豆腐,一个清炒豆角,一个西红柿蛋汤。两人还享用了一碗米饭。豆腐烧昂刺鱼最好吃,西红柿的味道也很纯正,很多年都没吃到这种有点酸甜感的西红柿了!一顿饭吃掉94元,朱姓老板娘还优惠了我4元。并且自告奋勇地带我们去镇委会找人大主任孔令兴。因为我们吃饭时朱老板来看我们,闲聊时问及我们的来意。我们实话实说是来考察古村落的,并向她打听镇或村的领导。他当时就爽快地说,吃完饭,我带你们去找。镇领导叫孔令兴。

                                                                                      老街

朱老板人很热情直爽。她带着我们走了半条新街,指着一栋新街临街的房子告诉我们那是她的家。然后从巷道里抄近路进入老街。老街保存基本完整,街道轮廓尤其完整。但不少门面上标了阿拉伯数字。我们一开始都莫名其妙。后来看到好多处都在拆去危险的腐朽旧砖和梁架。原来他们正在紧锣密鼓地从事老街修复的工作。在经过一处临街的巷道口时,我们看见巷子中间高空有木头连接两面的山墙。朱老板见我们张望,便告诉我们那是她的老街的房子,现在成危房了,那木头是用来支撑的。在老街上,当我们经过漆桥村老年人活动中心时,只见屋里的老年人似乎都很专注地围着桌子玩牌。一点也不觉得疲倦。我很感慨。人年纪大了,是否都像小孩子一样贪玩呢?为什么他们都不感觉疲倦呢?也许他们害怕孤独,有同龄人在一起,心里就踏实。有事情忙着,心里就充实。孤独,对于老年人而言,杀伤力也许比疲劳感更大一些吧?在村老年活动中心对面,有一片面积500平米左右的废墟。上面瓦砾烂砖,杂乱不堪。朱老板告诉我们,这个地方就是有三、四百历史的孔氏祠堂的遗址。是当年抗日战争期间新四军因为特殊需要放火烧掉的。

老街长约200米。这个长度,是很适合步行休闲的距离。做步行街比较合适。在老街上行走,我看到一个老者打着赤膊在劈蔑,他是篾匠,正在做手艺活。这场景我已经快三十年没见过。抬头一看,他的正面墙壁上还贴着那张有着牛唇虎掌、鸳肩龟脊特征的至圣先师孔子的画像。我停下来与老者聊了几句。老者不太善言辞,但看得出来,他对自己作为孔圣人的后裔是自豪的,对于游客尊敬孔子是高兴的。这里的老街人,很少像城里人那样关门闭户。而是绝大多数门户洞开。你走在街上,就可欣赏他家的陈设。其中靠近南头的一家很有意思。主人的门联书法是自己写的,很有特色,引起我的注意。再看横批上面居然增加了四个小字,“要修族谱”。临街的两间房都开着,正面墙壁上分别张贴着主人自己创作、自己书写的诗词。书法没有装裱,就直接将宣纸写就的诗歌张贴在墙上,倒很是原生态哩。因为孔主任他们已经上了老漆桥,我没来进去跟主人闲话。

                                                                            孔令兴

朱老板很负责任地把我们带到了镇政府,这里镇政府和村委会合署办公。门口的牌子因为朱老板急于招呼我跟孔主任见面,匆忙中未来得及看。应该是高淳县漆桥社区吧?因为江苏省下面镇村机关都挂社区的牌子。

孔主任是固城人。在固城镇担任过镇长职务,来漆桥镇担任镇人大主任,同时担任漆桥镇漆桥村旅游开发建设指挥部办公室主任之职。人很敬业,原则性很强。今天是星期六。我没有想到他这个当领导的还呆在办公室里。

他听明我的来意后,介绍时层次非常清晰。都是具体针对我提出的要求,逐条回答。纹丝不乱。我们对面而坐,交谈愉快。

他的谈话内容如下。他对县委吴书记如何决策开发漆桥镇漆桥村的旅游业,如何正确地定位于做孔子文化等赞不绝口。对吴书记举全县之力支持开发漆桥的魄力十分感谢。他还谈到推动征收修复古街所遇到的困难,虽然觉得压力山大,但他一点也不气气馁。我觉得这种态度真实自然。是一个事业心强的领导面临困难时的真实心声之表露。他还送了我一本小书,书名为《江南孔家第一村》,系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我建议他做孔子文章,可分两方面进行:一是突出漆桥孔氏,也就是江南孔氏的特点。不要去重复曲阜、衢州。应该立足做自己的高淳漆桥孔氏文化。比如彰显历代漆桥孔氏德行高尚、学问优长或者其他有建树的人的故事,采用动画片或微电影的方式。二是应做孔子思想学说的宣传活化工作。让游客和当地老百姓认识孔子学说的不朽价值。如举办论语短训班等。

随后他和年轻的银行会计小孔陪同我漫步考察老街。我发现老街的街道路面石板不是那么自然,有些地方有车辙沟槽,但都不长,突然断掉。我问原由。他告诉我,前些年有女性因为穿高跟鞋崴脚,当时的领导便将原来的留有历史印痕的石板老街路面挖了,代之以水泥路面。这些现在的石板路面是我们重新找回来铺上去的。我称赞他们不简单。保护原生态文化景观的意识强。他还带我们去看过一处残留的老宅子,是高淳县文保单位,据当年的专家判断为明代的民居。这个民居的编号为xxx.该房子的一侧是两三层的楼房。老宅子柱子粗大,但地面潮湿,光线阴暗。这个地方也就是被漆桥村的人认为是汉朝王莽当政时辞官归隐的丞相平当之旧居。孔主任跟在院子中干活的户主低声交谈了一阵子。出门后,孔主任很是无奈地告诉我,户主的工作做不通,不愿意离开这个地方。走过孔氏宗祠废墟地。孔主任说,这里横竖宗祠修不起来,准备搞一个慢食中心。我不认同这个思路。我觉得作为大宋南迁的阙里一支,在这里繁衍生息了700多年。这个老宗祠也已经有三百多年的历史,毁于上世纪1944年8月。这是一个重要的载体。漆桥要打孔氏文化牌,必须要有家族文化历史的载体。不重视这个载体,就等于忽视了漆桥古村的灵魂。慢食中心是个好创意。但不一定要在孔氏宗祠的废墟上建设。那样干会被非议的。因为你说漆桥是孔子后裔聚居之地,但请问你的载体何在?作为家族文化,宗祠或家庙是最重要的载体。

孔主任一行陪同我们走过古漆桥,欣赏了大宋南迁古井。该井栏上当年凿井时所刻“大宋南迁阙里孔氏广源”字样还清晰可见。我怀疑这个广源就是当年孔氏的先祖,说不定是来漆桥定居的第一代或第二代祖宗哩。不过要研究孔氏族谱,看看他们的辈分中有没有广字辈,看看他们宋朝的先祖中有没有叫孔广源的人。在老街尽头,我请他们留步,因为新街我们下午过来时已经走过一次,现在往回走,顺便去取车。

                                                                              孔德潮

来到停车场,我忽然又想到还是应该去拜访一下孔德潮老先生,因为他德高望重。我很欣赏他坚持把当年投靠汪精卫的漆桥籍汉奸——当时江苏省民政厅厅长孔某从家谱上除名的做法。这就叫春秋笔法。所继承的是孔子的真精神。我随便拦了一个卖菜归来的中年妇女。他用本地话告诉我你到前面南陵关前双排石那里再找个人问问。我们开着车穿过去年才落成的南陵关,我还没有研究南陵关建造的文化背景,但直觉体量大了些。原来双排石是村和镇之间的一个分界。我们看见虽然天气炎热,镇区街道上也在开挖。仍在大兴土木。挖掘机仍在商铺门口挖掘,显然是在挖掘地基整理下水道等基础设施。我问了一个长得很像北方人正在照顾挖掘机的中年壮汉,他手指了孔德潮先生的住宅,怕我走错,还跟我走了几步,站在巷口关注我是否走错。巧的很,我敲击那扇铁门时,门开了,一个方面老者,气象平和地看着我。我自报家门,并肯定他就是孔德潮先生。我猜对了。老先生把我们让进屋,在木头沙发上落座。我知道他主修了2003年那次漆桥孔氏的家谱,便跟他谈谱牒修撰,谈漆桥孔氏的来历,谈溧阳游子山和高淳游子山的关系。跟他谈话,弄清楚了以下问题:漆桥孔氏,始祖为孔文昱,南宋末年为避乱南迁,先到浙江平阳,后老二到了江苏溧阳,老四一支到了高淳漆桥。是为漆桥始祖,即孔文昱。孔校长告诉我,从南宋末年到现在,也七百多年了。老先生很人情,他先拿出一份光绪年间所修谱牒的谱头复印件给我翻阅。随后又丛里间搬出三本精装的《孔子世家谱》。我逐一翻阅,发现其谱例还是很有特色的,即对各地分支纲举目张,把最重要的三个信息都强调了,一是支派,二是人名,三是地名。因为按图索骥。找到了这个名字,明确了这个地名,可顺藤摸瓜,深入调查。但这本孔子世家谱也有一个缺点,就是没有艺文志,没有人物传记。下午在镇上跟孔令兴主任聊天时我就提出一个疑问,我说,因为没看到你们的光绪谱,也么有看到你们的新修的谱书。我不相信一个家族聚族而居700多年,居然没有几个有影响的历史人物流传后世子孙之中。

现在翻阅谱书,我忽然明白了,这是因为记载的疏漏,或者说是因为谱例的缺失造成。

孔老先生还给我看了一张复印自老谱的孔氏宗祠(迎六公祠)的平面布局图。也就是我们看过的漆桥自然村老年活动中心对面的那块废墟。我邀请孔老先生一起合影留念,背景就用他家的门口。

伴随着天边的晚霞,返回的路上车辆稀少,天气也不像中午来时那么热。车开得欢畅,今天居然没有遇到堵点。也算是现代城市生活并不常见的情况。大概是因为今天气温太高,大家怕热不敢出来的原因吧,

                                                                                                  2014-7-19当晚

  评论这张
 
阅读(2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