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喻学才教授的博客

真功夫从自律做起 大学问自实践得来

 
 
 

日志

 
 

党家村旅游日记,喻学才,2015-3-9  

2015-03-09 21:45:55|  分类: 名胜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午1点,到达党家村。党家村在陕西韩城西庄镇境内。为国字号文保单位。我们在村外一党姓农民的农家乐用午饭,很简单,一人一碗鸡蛋西红柿面条。20元钱。味道跟昨天中午在芝川镇所吃的羊肉饸饹之又咸又黑迥乎不同。这里的面条虽然量不大,但味道清淡。在等饭的空隙,和门外的几位老年村民聊天,知道该村村委会将经营权承包给市旅游局公司经营。他们每年坐享红利。自己该种田还是种田,该经商还是经商。村民也不是省油的灯。随着游客的增多,收益越来越好。村委会也可能要求提高分红比例。

                                                             大门对联

    和其他景区一样,党家村也是以传统的牌坊造型做门楼。体量颇大,水泥浇筑。建筑无足评说。但大门上今年春节张贴的一幅对联却大气得体。值得欣赏。联曰:

祖宗艰难创业,修此宅,造此庄,原为避风雨乐农商。岂料留下稀世瑰宝,可光中华建筑史; 岁次甲午年除夕

子孙懵懂享用,作于中,歌于斯。不识真面目蕴椟玉。既经拂去历史尘埃,方见北国文明村。党培经老先生撰联,龙门延宏书

今日发展旅游,祖先留下来的村落,都成了香饽饽。子孙享用不尽。此亦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境界。可惜的是,随着我国城市化的快速推进,以及习惯于一刀切、命令主义的行政作风,已经毁掉了难以数计的类似传统村落。它们已经被彻底的摧毁,代之而起的是商用楼盘,火柴盒建筑等其他现代大路货建筑。相比起来,党家村是幸运的。

                                                             党村家训

过牌楼下坡途中,路边有一大块广告牌式的设置,上面赫然写着党家村家训。

其一曰:

       在少壮之时要知老人的心酸;当旁观之境要知局内的境况;

     处富贵之地要知贫贱人的苦恼;居安乐之场要知患难人的痛痒。

其二曰:

             无益之书勿读。无益之话勿说。

             无益之事勿为。无益之人勿亲。

其三曰:

             傲不可长。欲不可纵。志不可满。乐不可极。

其四曰:

            动莫若敬。居莫若简。德莫若让。事莫若咨。

其五曰:

        言有教。动有法。昼有为。宵有得。息有养。瞬有存。

这些家训,内涵深厚。几乎概括了中华文化待人和自处的全部智慧!当今之世,由于极左路线的干扰,许多人不爱看这些东西。也不愿意思考这些东西,更重要的是即使看了,思考了,也懂得了,但未必能实行它们。因为极左路线的领导人以身作则地破坏了知行合一的传统。也就是说的是一套,做的又是一套。言行不一,表里不一。此种风气不从根本上改变,所谓中华民族复兴自强,都是自欺欺人的鬼话。

                                                               村史简说

党家村地处古韩原,东临黄河,西枕梁山。村落依凭北原,下枕泌水。村史记载清楚。党家村始建于元至顺二年(1331),初名东阳湾。该年一位叫党树轩的农民到此落户。是为该村开村始祖。元至正二十四年(1364)更名党家湾,后称党家村。该村最初是党姓人聚居地,后有贾姓人来加盟。明弘治八年(1495)党贾联姻,揭开了党、贾两姓合力建造农商并重党家村的新篇章。到了清朝咸丰元年,历时三载,党贾两姓富民在村子旁边的高地上修筑了军事防御性质的泌阳堡。至此,村、寨相通,防战结合,上寨下村的格局确定。保持至今。两姓有秦晋之好。共同开发规划建设这个村寨。村中现存有党族祖祠、贾姓祖祠、党姓分金院、贾姓分金院等两姓创业建村的载体。从元朝至顺年间到上世纪80年代被西安冶金建筑学院(今西安建筑科技大学)的刘宝仲教授等师生发现前,该村700多年来一直过着亦农亦商的生活。1988年4月,在美国加州大学组织主办的国际民居建筑研讨会上,与会代表中国西安冶金建筑学院的刘宝仲教授专题介绍了党家村。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美国伊利诺大学哈蒙德教授会后专程来韩城考察党家村。尔后,日本九州大学民居考察代表团曾两次考察该村。代表团团长青木正夫誉党家村为“民居建筑的活化石”。(解长峰如是说)近年来则以旅游业和农业为生计。开辟的也是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新纪元。

                                                                   上寨下村

 过“党家村”大牌楼检票口,下行,路在村子的高处,从公路边向右侧俯瞰下去,是鳞次栉比的四合院建筑组群,密密匝匝。十分和谐地竖立在一片谷地里。粗略地数了数,现在还完好的四合院约略100余座。两侧的原,像屏风一样围挡保护着这个村庄。右侧的“屏风”看起来比我们左侧的“屏风”要低一点。下行途中,感觉左侧的原显得十分陡峭。回头观望,上面山顶上还有若干建筑。问村人,知道那就是当年防止土匪的寨。党家村有下村上寨的布局特征。上山也就是上原上的防匪寨,只有一条易守难攻的路。

                                                                     料敌楼

村中建有料敌楼,明显地高出普通四合院三四倍。战乱年月,日也有人值班站岗。一旦有警,立马用村人熟悉的方式通知。村人即快速转移到寨上。这种安防建设,在农耕社会冷兵器时代,不失为一种得当的举措。

                                                                    党蒙旧宅

下行200余步,就是清代光绪年间钦定翰林党蒙的宅第,这个宅第是该村甲级四合院。院子里有一个标志,一个磨盘式的石雕“民居瑰宝”。进门右侧有石碑《党家村民居调查纪念碑记》。其中说到上世纪80年代初西安冶金建筑学院的师生发现党家村以及随后日本九州大学本田昭四教授等先后考察该村,并给与民居瑰宝的评价,本田昭四教授客死韩城等事迹。不知何故,这份1992年由中日党家村民居联合考察团树立的碑记中,却没有提及解长峰书中所说的美国学者哈蒙德、日本团长青木正夫考察事。

                                                                      党族祖祠

在党族祖祠中所供奉的始祖牌位上,我看到了党树干和樊氏夫妇的名字。若然,则与前述专家考证的党家村始祖党树轩不符。我估计一大半是仿制牌位的人书写错误。误将树轩写成树干。

                                                                      贾姓祖祠

贾氏祖祠布置路数跟党氏祖祠差不多。游览这个村落,唯一的遗憾是因时间不凑巧,正赶上周六,没有机会翻阅党、贾两姓家谱。不明白祖祠这个名称的来历。因为一般聚族而居的地方,祖先有重大功名和官职的,通常称家庙,一般则称宗祠,如果是普天下某姓合修的,则称某某总祠。像该村这样的称谓总有点旅游开发的味道。不敢武断,提出存疑。

                                                            党姓分金院 贾姓分金院

 所谓分金院也就是本家按股本分红的地方。平时大家可来这里了解本家族财务情况。相当当今各单位的财务室。       

                                                                      光裕第

  光裕第又称走廊院。

  这一家的宅院也是四合院,就建筑规制而言,当属甲级四合院。我不知道宅第主人是否姓孔。我走进去感到很不舒服。因为该四合院正房大门上张贴着曲阜孔府的那幅著名的对联:

                                                与国咸休,安富尊荣公府第;

                                                 同天并老,文章道德圣人家。

我不知道主人为何要悬挂这样的一副对联。难道他是孔子的嫡系后裔?或者只是想借助孔府的那副相传是出自纪晓岚之手的名联来提高自己的身价?不得而知。房主人似乎在里面打麻将说话。隔着帘子,没好意思问他。而院子里却一点也不含糊地悬有禁止拍照的牌子。让人感觉很别扭。因为除曲阜外,还有衢州、高淳等地孔姓族人聚居的地方,一般都没有看见敢在自家门头上悬挂这副对联的。而此联不仅内容相同,甚至连载体也一样,也是写在木板上。究竟是主人有圣贤修为因此才大言不惭抑或是出于欺世盗利的目的。不得而知。

                                                                          诗书第

诗书第是已经看过的民居四合院中文化气息和生活气息最浓的地方。宅第的主人还生活在其中。墙上张贴着韩城妇联评出的“最美家庭”奖状。上面刊登有他们一家老小和和美美过大年的照片。长长的四合院内两边门脸旁挂着不少代售的书画作品。正面客厅里除了书画作品悬挂滿壁外,横头还有主人正待出售的剪纸、拓片等旅游纪念品。难能可贵的是在客厅正面靠墙的地方还有一小橱柜线装书,我挪开椅子隔着玻璃看了看,诸如《论语》、《左传》、《唐诗三百首》等书,大抵都是祖传之物,是一百多年前读书人的教科书。临走时我给主人提了一个建议,可以考虑搞点游客参与的项目,比如,弄个木版印刷或活字印刷设备,内容可确定为家训或古代哲理诗。刷印技术简单易学。让游客自己亲手刷印若干张家训、格言,后面有在某地留念之类的文字。也可配上自己的名字。然后顾客话一定的费用买去送人或自留纪念。房主连连认同称谢。显示出主人积极进取,善于学习、乐于改进的特点。

                                                                         文星阁

党家村文星阁实际是一座塔,但不知为何却称之为阁。我看,就是一座文峰塔。塔高6层。从笔参造化横匾的书写看来,这个塔或阁的建造时间当不会太早,很可能是民国或者晚清的产物。因为笔字已经写了简体。

一层建在约2米高的台地上。从阁门往里望去,登阁的小门锁着。门前台子上香烟缭绕。前来许愿祈福的大都是中小学生和他们的家长。阁前红绸字许愿条密密匝匝,把古老的祈福塔装点得十分鲜艳。

自南面仰望,这座文峰塔的每一层正面都有一块横匾;二层的横匾为“大观在上”。三层的横匾为“直步青云”。四层的横匾为“文光射斗”。五层为“笔参造化”。笔字的竹字头已经看不太清。塔顶也一样有塔刹等物。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