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喻学才教授的博客

真功夫从自律做起 大学问自实践得来

 
 
 

日志

 
 

赵缺谈诗录, 喻学才,2015-5-14  

2015-05-14 12:16:33|  分类: 三元草堂诗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5年5月4日晚,赵缺路经南京,利用晚上的时间,前来楚雷宁雨轩,与三元草堂主人侃了三个多小时的大山。所侃内容比较庞杂,但基本都是围绕诗词进行的。现将我们之间的聊天内容中关涉诗词文化者发布在这里,与关心中华诗词创新的博友分享。

                        “阅读主要是为了消遣娱乐”“习惯了比较式读书”

  赵缺不曾受过高等教育,他的学问主要是在路边书摊读出来的。这一点,跟东汉学者王充十分相似。王充家贫,早年读书就靠在书市摊位旁站读。这一点在他他的《论衡》自序中说得很清楚。赵缺青少年时代属于不被社会认可的另类。因为他不肯就范学校的管理,经常逃课,不是老师认可的听话和成绩好的孩子。他说,我喜欢阅读,并不是有什么远大的志向,为了什么神圣的目的。我阅读主要是为了消遣娱乐。

   我问;“你小时大量的阅读,也没有人指导你。有没有某本书对你的人生产生过重大影响?”

他说:“有一些吧,譬如《荡寇志》。当初我曾在旧书摊上读过《荡寇志》,感觉俞万春笔下的水浒人物结局跟印象中的《水浒全传》颇有不同。原先我曾读过金圣叹腰斩本的《水浒传》,当时就对李逵、吴用印象颇为恶劣。比如,吴用为了逼迫美髯公朱仝上梁山,就指使李逵杀害了一个无辜的孩童,这完全违背了中国人的基本道德准则。《水浒全传》被誉为名作、而《荡寇志》则屡遭批判,而我却颇为欣赏《荡寇志》中的某些安排。《荡寇志》令我更加相信,书籍——即便是名作也不值得迷信。因而,我习惯了比较式读书。也就是经常把相互关联的书放在一块儿阅读。从中发现互相矛盾的讲法。并进行思索、求证。”

说到这里,我明白了赵缺为什么能写出《那些年,我们读错的诗经》《孝经正译》等著作。正是无人管束的读书经历造就了他没有思想牢笼别具只眼看世界的能力。

一般人读《春秋》,只看《左传》。赵缺跟我讲他读《春秋》,是把《左传正义》和《春秋公羊传解诂》比对着看。而他对于“饥者歌其食,劳者歌其事”这一说法的最初认识就源自《春秋公羊传解诂》,这对他之后提倡新国风起到了一定的促进作用。   

  我们还谈到中华民族的祖宗崇拜问题,祭祀制度问题以及围绕不同等级的祭祀制度形成的旅游名胜等问题。谈到诗经中的《关雎》和 《汉广》的比较。他判断《汉广》在周公制礼之后,而《关雎》在周文王之前。谈到宗教,我说,中国本土历史上真正的宗教是祖宗教。这可由中国历史上重视祭祀的大量文献记载加以证明。 

                                           自陈严谨作风的养成背景

我对他基本靠自学成才,却如此重视逻辑和结构感觉好奇,便问他为何读书会如此关注这个。他说,是这样的。喻教授,外间很多人包括您都认为我另类,狂傲。其实,我这人很不自信。因为我从小几乎一直处于被否定的境况下。所以无论读书,写文章,作诗词,我都会很仔细,下狠功夫。因为只有自己严谨,反对我的人才抓不住把柄。谈到诗词创作,他说自己由于二十多年的反复研究和实践,韵书各韵部已经颇为熟悉。他可以随口指出某人诗词格律上的问题,并立时给予改正。一首七言律诗,给个题目,快的3分钟,慢的5分钟就可搞定。急就章诗词水平不敢说,但不会出韵,不会犯格律错误是肯定的。正如文怀沙老先生说的,赵缺是在玩诗词。

我说:“从今天后,我将发表一个观点:赵缺不狂!赵缺是严谨的,赵缺是真实的。因为严谨,他不仅能看破许多神圣不可侵犯的古人著作中的漏洞,而且自己的创作都能经受得住时间的检验,更不怕反对者的批评。网络时代一切都摆在明处,批评者也不敢信口雌黄。当然,因为他的真实,也确实会得罪一些人。包括死去的和还健在的。但通过我今晚跟他面对面交谈三个多小时的直觉和专业判断,我敢肯定,赵缺不存在故意贬低别人抬高自己的用心。他不过是照实说而已。”举一个例子,今晚他一见面就跟我感慨;中国文化为什么那样重视资历,对那些年纪大的身份高的,一味保护和抬举,而年轻人却很难享受到平等对待的权利。我说,你困惑的问题确实是中国文化中的一个问题。这就是尚齿传统,通俗地说,就是尊老传统。总的来看,一个社会,有尊老爱幼的传统,有这种社会风气,是利于社会和谐的。但在学术研究上,在文艺创作上,在技术创新上,如果一味地尊老,年轻的才俊就会遭受压抑。这是不利社会发展的。

                                                   李白诗词中存在结构和逻辑毛病

  我们谈到了李白。我说,李白的诗时常自我重复。全集中真正的精品约百余首。因为他的交际圈大,应酬多。故此才出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一类的客套诗境,以及“千金骏马换小妾,芙蓉帐内奈君何”之类的过于低俗的句子。而赵缺却说,李白的诗还存在结构和逻辑方面的问题,炼字的工夫也没有炉火纯青。他举了“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不知明镜里,何处有秋霜。”为例,说四句诗各自单看,都不错。如果合起来看,问题就来了。因为“白发三千丈”是满头白发——彻里彻外的白,“何处得秋霜”,却只是星星点点的白。起句夸得极大,结句收得无力,自相矛盾,实不耐读。另外,他谈了对《菩萨蛮》“平林漠漠烟如织”中的“暝色入高楼,有人楼上愁”炼字的看法。他说,用“入”字欠妥。若让他来改这个字,他将选择“没”字。因为暝色无边,高楼有限。用“入”字有失形象。我认为他的这个炼字的批评是真知灼见。

                                               王阳明的思维也存在结构逻辑方面的问题

  我们还谈到王阳明,他说,古代哲学家中他最不喜欢的是王阳明。我说,王阳明的心学对明朝后期的思想解放有积极贡献,但对于明朝后期士大夫空谈风气的形成及积重难反,是有重要影响的。他说,王阳明的思维中也存在结构和逻辑方面的问题。他举例谈了对王阳明解释“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不该将原来的“在新民”改为“在亲民”。因为从结构上讲,这么一字之改,显得上下不连贯。

                                                     不敢恭维饶宗颐先生的诗词

他还跟我说起当今的国学大师,并谈到了饶宗颐先生。我说:“饶老先生之学术、名望,举世公认”。他问道:“你觉得他的诗词怎么样?”我说;“我读过饶先生的诗。不喜欢,他的诗制题太长。看着很累”。他说:“饶宗颐先生最近在北京搞了一个书画展,有朋友说,饶宗颐的书画根本不入流。并问他,此人诗词文章如何。他说我只能回答:也许比书画更不入流吧!连平仄、对仗等基本技巧都不曾掌握。”赵缺还说:“饶先生从小家庭富裕,能读到大量书籍,他又是潮汕人,有同乡支持,因此掌握的资源丰富。拿着各类古人的书拼凑一下,便是著作了。至于学术成就,恕我孤陋寡闻,没听说他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干货。”

                                                         关于出版诗集的对话                                        

聊天中涉及诗集出版问题。他说,最近准备出版诗集。我问:“是合《彼岸风》和《无咎诗三百首》而为一?还是另外新出?”他说:“《无咎诗三百》还没出,《彼岸风》中大量作品早就被我删改了。”我问:《无咎诗三百首》的篇幅会比《彼岸风》大吗?他说:“虽然加上了近十年的作品,可篇幅比原来还少。周朝七百多年,才传下三百多首诗歌。一个诗人,一辈子能有几首几十首诗流传下去也就心满意足了。”于是,我问他:“你迄今为止大概创作过多少首诗歌?”他说:“没有一万,也肯定有几千了吧!我1992年至1998年,2001-2006年,平均每天至少写一首。仅那两段时间估计也得三四千首吧?”

我惊讶,这个赵缺真理性!出诗集,很多人都有自恋的心理。唯恐篇幅不够大,这也舍不得丢,那也舍不得丢。赵缺这个40岁不到就已经有近万首诗词创作实践的诗人,却只希望“一辈子能有几首几十首诗流传下去就心满意足了”。对自己公开面世的作品如此严谨,令我感叹。

                                                                关于畅销书写作

  我问,你现在是否在忙畅销书写作?他说,我还是以写诗为主。《那些年,我们读错的诗经》是应他所在的诗社要求弄的。他还曾想过搞《百喻经》。他说,他不喜欢百喻经每篇故事后都来个点题。他计划重写一个《百喻经》,并取消点题的那一部分。我开玩笑说,你也忒胆大了些。我相信你有独到的见解。但这种经典已经被接受了几千年。你翻案出新可以,但不可删经文字。

  他说,当初,他跟同人说到自己对诗经“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不是男女长相厮守,而是同性恋的宣言)和“一日不见,如三秋兮”(不是关系亲密而是关系疏远)的独特理解,他们立马认同。后来便成就了《那些年,我们读错的诗经》。至于《孝经正译》,那是最近应有关国学教育之邀撰写的,销量也还可以。

                                                              他只写“城市平民生活”

  我们还谈到下一步写什么的定位问题。我介绍了今年春节在西安旧书市场因淘旧书而认识的著名青年作家范超“乡愁城爱一肩挑”的故事(范超有写乡愁代表作《故乡空远》和写城爱代表作《曲江记》)。我问他,你是否也想过去农村体验生活,开拓城市打工者之外的另一片新天地?他说,他向来反对所谓的体验生活,他只写自己真实的人生,即城市平民的生活。

                                                                        其他

闲谈中还聊到近12年前我给赵缺的一封谈诗的信。他说,他曾对同事空林子说过:“第一个肯定我的高级知识分子是喻教授”。 2002年左右,赵缺20来岁,正是到处受挫的时节。当时,赵缺的一个朋友给我写了一封信,信中申述了赵缺关于新国风的创作主张。并且把他写的反映打工者生活的诗词寄给我看。我热情地给了赵缺鼓励。我说:当时凭借我的直觉,你所走的饥者歌其食,劳者歌其事的新国风路子正确。代表着诗歌创作的正途,作品风格鲜明,代表着我们这个时代。为千千万万都市平民,包括广大的农民工写照。我不是瞎说,不是为了讨青年人的好。因为我当时跟赵缺包括他的那位朋友连面都没有见过。但我读研所攻为唐宋诗词,也有比较丰富的创作实践。还有编纂大型诗话丛书的经历。即1989年主编中国旅游名胜诗话的实践。当时我还是一个讲师,跟全国各地诗词学会负责人以及诗人们约稿,因此很熟悉当时诗坛的整体情况。 所以尽管我已经多年远离中国古代诗词教育,但我还在实践。我因此还具有一定的洞察力。这就是我当时敢于旗帜鲜明地支持你,肯定你的原因。当然,如果你当时只有理论主张没有那令人耳目一新的诗词创作成果,我也不敢那样肯定你。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