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喻学才教授的博客

真功夫从自律做起 大学问自实践得来

 
 
 

日志

 
 

做官与做家,喻学才,2016年5月20日  

2016-05-20 18:59:23|  分类: 感悟杂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做官与做家

                          

          

做官和做家是两回事。切不可混为一谈。我们常说家国一体,是说一个国,是由千千万万个家构成。就像细胞构成组织,成为生命一样。至于经营家事和经营国事,那完全是两码事。

做家和做官不能简单地说成是做家就是做官,或者说做家就是做国,或者做国就是做家。因为做家是私权利的运用,做官是公权力的运用。

也许有人会认为,管他做家还是做国,只要不违法就行。其实不然。因为做官或做国,手中自然握有公权力。运用起来,有些时候看起来并不犯法,比如说公务员又没有强抢老百姓的钱财,但老百姓为了自家家庭的更大利益,拿钱去贿赂公务员。表面上看,是百姓自愿。实际上没有那么简单,因为如果这个公务员要不是站在那个权力的位子上,百姓会去巴结他吗?

因此,做家尽可以出以私心。只要不违反法律,不有悖人情即可。但做官则必须出以公心,许多事即使不违法也不能干。比如说吃请,表面看也不是贿赂,不就是吃顿饭吗,多大事?但因为吃了人家嘴软。因为你手里握有公权力,他才请你。请你吃饭是有所图谋的。说白了,他今天请你吃饭,是为了日后利用你得到某种更大的便宜。或者说为了利用你手中的公权力为自己解决它解决不了的困难。当然,有教养有境界,能够不逾越公私界限的朋友之间的请吃又当例外。

古往今来,许多人都分不清公权力和私权利这两者的界限。分不清家和国的界限。“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就是对掌握公权力的人以权谋私,肆意贪腐的形象写照。一个人做了官,就有人往他家奔竞。从家庭打开缺口是最常见的办法。家有手握公权力的公务员,不仅本人工资的含金量增高,家人的地位也大不一样,来跑关系的,来送礼的,日渐会多起来。这个公务员之家表面看也没有什么,人情交往嘛,谁家能不交往朋友呢?但如仔细观察,就会发现,那些奔走于手握公权力的公务员家庭的人们,以前并不是他们的朋友,而都是新朋友,利害朋友。跟正常的人际交往了不相干。这样的有手握公权力人员的家庭如果不警惕,或者说还求之不得,以私心经营家庭,将公权力的运用转移到家庭经营过程中,就会很自然地变成挖国家的墙脚的政府的蛀虫。官员不愿意退休,不愿意离开公权力的位子。是因为公权力可以给他们带来无尽的好处。而一旦下野或正常退休,前来巴结的人少了或者根本没有人来。于是寂寞难耐。唐代宰相李适之罢相之后,有一首诗,说的是大实话:“避嫌初罢相,乐圣且衔杯。为问门前客,今朝几个来?”汉武帝时期的一个相当现在的司法部部长的翟公,他在职时,前来拜访巴结的官员多得门庭若市。他第一次下野, 马上门可罗雀。等他的冤案被澄清了,重新官复原职时,原来奔走其门的那些势利之徒又一个个急急忙忙找上门来。翟公自然不想见他们,便在大门上写两行大字:“一死一生,乃知交情;一贫一富,乃知交态;一贵一贱,交情乃见。”这个翟公算是大明白人。翟公作为手握公权力的人,在职和下野两种境况中对公权力的力量之认识,自然比从来没有做过官的平民理解深刻。

作为公权力象征的国家,治国理民,也不能像做家一样任以私心。过去统治者每逢遭遇大的事故,缺少钱财,便想到到老百姓那里去横征暴敛。因为他们认为国就是家。只要国家有需要,千千万万个家庭理应无私奉献。崇祯在李自成部队即将打进北京的亡国前夜,曾经召开过御前会议。商讨对策。群臣无言,只有下面因事来京的某县令发言积极。当崇祯说打仗没钱,怎么办时。这个县令说,陛下,你不要一没钱就想到到老百姓哪里去聚敛,老百姓受不了啊。您当从内库用度里挤一些出来。平素我们没有给老百姓恩惠,危难时候想到让老百姓捐钱拼命,不容易凑效。这位县令说的不错。崇祯吊死在煤山前夕,他召集群臣开会,六部大臣居然一个都不到。这个崇祯皇帝悲愤至极。在将自己的儿子送交可靠人保护后,将女儿亲手杀死,又令妻子自缢后,他才了断自己。临死时还留下遗言,说“朕非亡国之君,诸臣乃亡国之臣。”实在是荒唐言论。因为他不懂公权力必须监督,必须限制。不监督,不限制必然导致腐败,腐败到不可收拾的时候就会出现国家将亡,无人肯出头请命,无人肯舍己献身的境况。李自成军队打进北京,六部文武官员绝大多数不是忧国忧民忧天下,而是急急忙忙投靠新主子 。这是一个历史的教训。只有平时分清公权力和私权力,爱惜民力,爱惜士气。培植民力,培植士气,用制度用政策来保护人民。让老百姓感受到国之存在的价值,国家有恩于他们。战时需要,他们才肯主动捐款捐物,甚至献身救国。另一方面,必须强化公权力的管理,对一切贪腐行为要严加控制,无情惩处。因为人性自私,非利害不肯清廉。另外,作为君王,一味责难没有人贤才可用,是不对的。任何时代都有贤才。关键是主持国家机器者善于发现人才,敢于使用人才。崇祯的失败,在于他疑心太重,用人不专。因为那么多人才都由你支配,不好的,坏的你可以淘汰,可以杀戮。你不能用,忠奸贤愚你不能分。亡国丧身又能怪谁?清朝顺治同情他,认为他还是一个好皇帝,是臣子太坏。这是就他主动殉国的廉耻感而言的。比起那些国家出现危难,便只顾自己的无耻之徒,还是有血性的皇帝。因为以崇祯的力量,保住自己一家老小,逃出去求条活路当无大困难。

有的封建统治者把国当成家,恣意妄为。有的大臣怂恿最高统治者,如唐太宗为立太子事犯难时,徐世勣说了一句话:“此陛下家事。”意思是这件事是你家的私事,不要征求大家的意见。就他这一句话,混淆了公私两个领域。帝王立储废储,虽是家事,也是国事。因为专制集权的封建国家,储君的贤否,关系国家的命运。只有从公计较才正确。

帝王为了天下的可持续发展,不得不重视储君的素质和才能。这就是帝王之家为什么父子之间不能不责善的原因。因为能力不行,或者性格里有大毛病,不足以领袖群伦,就会祸国殃民。这也就是朱元璋对懿文太子多有不满,经常吵翻,动辄以板凳等物砸太子的原因。

当代中国之所以出现贪腐现象空前严重的情况,我在《贪官为什么那么多》中做了分析。兹不赘述。但有一条是必须强调的,这就是对公权力持有者必须建立切实有效的监督机制。不能让公权力在暗箱中运行,而应该让其放在阳光下运行。要让掌握公权力的人不能贪。法制社会建设是最根本的办法。最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其他路径反贪腐,无论形式上多么公开,只要公权力持有者的所作所为得不到人民群众(不是利益既得者)的真正监督,贪腐就无法遏制。另外,还必须对国民进行传统伦常教育,要从小培养国民的耻感,以廉洁爱民为荣,以贪腐虐民为耻。国民如果丧失了底线意识,只要有机会接近公权力,就拼命捞好处则是必然的。

一句话,公私两个字要分清。掌握公权力的人,无论职位高低,都要以身作则,坚守公道。否则说得再多,也无济于事。因为老百姓心里透亮,谁廉洁谁贪腐。他们心中都有数,只是他们没有可以制服贪腐分子的权柄罢了。如果真能做到像马克思所说的,国家机器即公权力运行过程由人民群众真刀真枪监督的话,一定不会有太多的贪腐分子产生。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