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喻学才教授的博客

真功夫从自律做起 大学问自实践得来

 
 
 

日志

 
 

梁白泉先生,喻学才,2017年1月6日  

2017-01-06 11:23:55|  分类: 后湖闲思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梁白泉先生,1928生于重庆合川一个旧时大家庭中。抗战胜利后考入当时的中央大学历史系(1952年院系调整后,历史系属于南京大学)。1951年毕业,即到南京博物院工作。从1951年到1990年,四十年中,他负责发掘了江苏境内几个著名的古遗址,如高邮天山汉墓发掘、东阳城遗址发掘、镇江甘露寺古铁塔塔基发掘……。其中镇江甘露寺古铁塔塔基1960年发掘文物极多,最著者为从南京长干寺移藏的佛舍利11颗。1990年至2005年,梁先生担任南京博物院院长15年。

                                                                        

 先生平易近人。极富亲和力。 2007年下半年南京出版社组织了一次出版规划研讨会。那次会议是该社副社长卢海鸣先生主持。记得南京大学历史系蒋赞初教授和南京博物院的老院长梁白泉先生都在座。这两位都是大名鼎鼎的考古权威。会议结束时,我送梁先生一本《中国历代名匠志》请他指正。那是一本关于中国历代能工巧匠的学术专志。50多万字。第二天清晨,我一打开手机,就像蹦豆一样接连蹦出好几条短信。原来是梁先生发来的,内容都是书评。我赶紧回复,没想到他的反应和打字速度快得惊人。对拙著《中国历代名匠志》褒奖有加。半年后,他电话告诉我他已经为我写了一个条幅,内容即是对名匠志的评价。其内容主要部分都来自那天早晨的手机短信。我当时一愣,一个八十一岁的老爷子一晚上一早上,就把一本50多万字的学术书大体翻完,还有那么多具体的评阅意见,真是罕见。

2009424日,我按照他提供的地址,很顺利地就找到了亚东新城。我是首次去的,到仙林大学城苏果超市后给他电话,我在小区门口略等片刻。就见远处有个老人一路小跑着向门口走来,我便主动迎了上去,正是他老人家。老院长身体健旺,象个五十几岁的人似的。让进他家的客厅,书架上工具书居多。在沙发对面的橱柜门上悬挂着他赠我的一副书法作品。名曰《书喻学才先生中国历代名匠志》,文曰:

原始社会巫掌规矩,三代乃有考工记,记规划营造。汉书举方技,不及万一。梓人、法式,非人物匠师传记专属之体。今喻君踵武哲匠录,扩大为名匠志,可钦可佩之举,可颂可赞之业。功德无量之事,传世之所为作也!书喻学才先生中国历代名匠志。己丑初夏梁白泉于金陵

看来这幅字还是去年就写好的。因为落款的农历年是己丑年。

      先生完全不像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他给我沏茶,拿干果。动作敏捷得很。落座后我们开始聊天。他的谈锋甚健,思维敏捷。特别擅长归纳。他与人谈话时,总是神采飞扬,条理清晰。他的声音有金属声,属于很清雅的那种,相书上说拥有这种声音的人大多清贵,在社会上拥有很高的名望。他与人谈话,不仅自己沉浸其中,也有本事把谈话对象引入其中而不自觉。

   梁先生热情好客,谈着谈着,当我们还沉浸在话题的语境中,他总是神不知鬼不觉地找到水瓶,给我们的杯子里加水。

       我们之间的谈话范围极广。

                                                                             

      我们的友谊虽然从《中国历代名匠志》开篇,我们的思想交流却是从《张子正蒙注》开始。有一次,我们谈到中国当代哲学家冯友兰的《三松堂全集》,谈到他的《中国哲学史》。我们说到已故某某某思维方式过于强调对立两极斗争的一面,而无视对立两极在一定条件下会和谐统一的哲学话题。他问我看没看过《张子正蒙注》这本书。我说看过,我也很欣赏王夫之对张载哲学思想的阐发。他说,他这里没有。我说,这很简单,我家藏书中有复本。下次来就给您带一本。

      到了梁先生这个年龄,很多人都自觉不自觉地进入了养生的境界。梁先生虽然不拒绝保健养生,但在我看来,他更喜欢以阅读养心,以交友养心。他的心身和谐境界是自然的,当然阅读起了很大的作用。跟他聊天,有时他会突然暂停下来,到卧室写字台上把读书笔记本拿来,指着上面的笔记,讲述他的读书心得。

      人的心和身在很多情况是相互矛盾斗争的。唐代诗人孟郊有诗自责:“夜学晓不休,苦吟神鬼愁。如何不自闲,心与身为仇!”那是被功利主义驱使的结果。梁先生现在的阅读修炼,已然没有功利的考虑,纯粹是出于习惯,出于多年养成的思考总结的习惯。任何人到他那里侃大山,都会得到很多智慧的启示。因为他喜欢博览,而且高屋建瓴,归纳总结,头头是道。             

  2014年11月28日的记事册显示:今天和戴欣佚一块去看梁白泉先生。事情是这样的:梁先生夫妇文革期间曾下放到扬州,与戴欣佚的父母成了邻居。我一次偶然谈到跟梁先生熟悉。她便要求我能带她去看望梁老。她说这是他爸妈给的任务。她因此跟我约了好多次,都因我在外面出差未能成行。今天上午10点多,她开着自家的小车,载我同行。

去时梁先生正在吃饭。我怀疑他是在吃早餐。但他说是家里请的阿姨做完饭就回去了。他快吃完的是中饭。他问我们是否吃过饭。我们只好实话实说,我们还没吃中饭。他到里屋去找出一袋子黄桥烧饼。请我们以此充饥,边吃边谈。他说,自己有三大寂寞:一是形体的寂寞,每天一个人进进出出。孩子们大了,都有家有室。连孙辈都在海外工作。虽然子女孙辈都孝顺,每周轮换着来看他,家里也请了保姆。但寂寞还是客观存在的。二是情感寂寞。梁先生笃于情,丧偶二十多年,始终一个人。三是思想寂寞。这个寂寞是独立思考者无法避免的。梁先生这里经常有各个年龄段朋友来访,按说是不寂寞的。但他所说的寂寞应该是思想交锋方面缺少对手的寂寞。

                                                                                                              

梁先生是个童心很重的人。

2015年中秋,我,台湾的李常生,还有戴欣佚,我们一行去看他,聊天也是从上午9点一直聊到12点半。他请我们出去吃完饭回来,又邀请我们上楼继续摆龙门阵,一直到下午3点半,我们看他略有倦色,担心影响他的健康。毕竟是八十八岁高龄的老人啊。便告辞别去。他仍旧坚持步行出小区,横穿马路,送我们到44路公交汽车站。看我们登车后才回去。那次他还送了我们每人一份小礼物,礼物是一个小青花瓷鱼。可以浮在水上观赏。他考戴欣佚:这瓷鱼为何可以浮于水?

20161月某日,我和毛桃青去看梁先生。顺便给他带去我的《中国历代名建筑志》和《三元草堂文钞》。聊完天先生请我们去附近的东城汇二楼吃饭,老板一个读小学四年级的男孩利用周末帮大人跑堂点菜。梁先生夸奖他能干,临别还跟他拥抱。

201610月某日晚8点多钟,我突然收到他的电话。他问我:你现在在忙什么呢?我直说:正在写一篇族史研究方面的文章。他说,你把手头的工作放一放,把窗户推开。看看月亮。他说,报纸上提醒市民,今夜的月亮是六十八年以来最圆的一次。我被他的童心唤醒,也被他的热情感动。推窗赏月,忽来灵感,填《生查子》一首:

                      太阴接太阳,黑夜连白昼。万古如转轮,谁前复谁后?    

                      苏子感圆缺,梁老喜新旧。我欲因之梦,广寒赏长袖。”

可以说,没有梁老先生这个电话,就没有我这首词。

他有时谈到某个话题时,突然去书架上找到一份复印的报纸或刊物文章,送给你。这种分享意识,让人感觉温暖。在我的书架上,他赠我的书和这类复印材料已经摆了半格书架了。如有一次我跟他谈到周穆王,谈到《穆天子传》,谈到钟吾国的话题,他快速到书架上找到一本关于西王母的画像石研究专著送我。又一次我跟他谈到他的故乡重庆合川钓鱼城宋元恶战大扬汉军神威故事,他立马从书架上找到一本钓鱼城研究的著作送我。我翻阅一过,发现中间还夹杂着故乡重庆合川县政府给他的信函两封。我即时将信函交还给他。

梁先生是有至性真情的人。谈到某些极左路线祸国殃民、破坏城市遗产时,会激愤得两眼喷火。整个人都不自觉地站立起来。如谈到某某某破坏讲真话的传统,某某某坚持拆除南京老城南的老宅,那些明初朱元璋规划的工匠聚住区,属于世界城市规划史上唯一现存的实物范例。面对无知和功利主义对文化遗产的破坏,他气愤得双目圆睁,像小孩子吵架一样认真。难怪民间有人誉梁老先生为古都南京的守护神。

有一次他讲到某报记者采访他关于南京有关寺庙塔基出土舍利子的问题时,梁先生耐心地给她讲了很多佛经中舍利子的知识。无奈采访内容见报后,采访的核心内容变成了梁先生家藏有十几颗佛舍利。另一次,报纸采访他关于南京下马坊的搬迁与否问题时,记者为了吸引读者眼球,见报时上面说,梁先生讲,如果移动下马坊,他就睡在下马坊前。把梁先生气个半死。记者以为那样会出彩,殊不知那样写是在歪曲事实胡说八道。

这就是真实的梁先生。自然本色,敢怒敢言。嬉笑怒骂,皆成文章。一个和蔼可亲,趣味横生,让人经常想起,总想跟他聊天的老人。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