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喻学才教授的博客

真功夫从自律做起 大学问自实践得来

 
 
 

日志

 
 

城乡区别今何在?喻学才,2017年4月17日  

2017-04-17 22:20:16|  分类: 学术短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著名画家吴冠中在自己的回忆文章中写到一个细节,他出身于宜兴农家。他跟父亲赶集,父亲节俭到连一泡尿也要憋到回家,撒在自家的土地上才舒心。类似的细节路遥的《平凡的世界》中也曾写到过。因为他们赖以生存的土地资源是他们希望之所在。他们要种菜,种庄稼,在在需要肥料。他们要养猪养马养牛,在在需要空间。他们要种菜,需要独用的厕所。而这些功能性要求,在城镇里常见的多层或高层住宅楼里是无法实现的。

我们的规划师建筑师,其实大多数上溯三代,都是乡村人。跟乡村的血缘联系可以说至今还没有剪断。我们做新农村规划,新农村建筑时怎么就不肯为老乡们想想,怎样才能最大限度地满足他们日常的需要呢?为什么总是图省事,把城镇小区规划和城镇小区建筑照搬过去?既难看,又不适用。老百姓嘲笑说,举头看城镇,镇镇像乡村;低头看乡村,村村像城镇。中国五千年的遗产,乡村保存的占大半。我们把乡村当城镇建设,岂非大谬?

城市的发展是因为商业或政治军事等目的而发展起来的。它的特点是大,集中。而乡村是聚落。许多村落是聚族而居发展起来的,它是老百姓为了更好的生存而逐步完善发展起来的。乡村的特点是小而分散。城市有城市的规划哲学,乡村有乡村的规划逻辑。两者具有质的区别。撤村并组,适当合并。方便生活,便于管理,无可厚非。但在重新规划新的乡村聚落时,一定要有人文情怀,要考虑居住对象的实际需要。不能简单地以为农民都会喜欢城镇的高楼大厦。只须照抄照搬就会大受欢迎。

谁都知道,我们国家存在城乡差别,而且很严重。随着城市化的快速推进,许多边远的山区乡村都在消失,因为原居民选择或快或慢地向附近的中小城市移动,而中小城市的居民却选择向大都市移动。这是总的趋势。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国家的新农村建设。因为还有很多在交通要道附近,或者在城市周边。或者因为历史久远,或者因为规划周密。这些村落还需要保存。在保存保护的基础上还要满足乡民日常的居住生活功能的需要。

今天单说新农村建设的遗憾。遗憾者何?一言以蔽之,新农村规划像城镇小区规划,新农村建筑像城镇小区建筑。导致乡村特色的丧失。

1949年以来,我们一直在强调缩小三大差别。其中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城乡差别。城乡差别中最大的差别当然是城镇户口和农业户口的公民身份差别。快70年了,虽然全国有数以亿计的青壮年农民进城务工,有的已经在城市生存下来了。但总的看来,我们的国家对农民工还是没有完全做到不歧视。也就是说,城乡国民的地位还没有完全平等。至少在一部分人心目中是这样。

其实,城乡差别的缩小也要看对象,并不是不分青红皂白地让乡村向城市看齐就对。因为城市和乡村是两个不同质的东西。《伊索寓言》里就有城里老鼠和乡下老鼠的故事。寓意当然很明显,乡下老鼠不熟悉城市的格局,难免笨头笨脑,不适应这个环境。相反,如果让城里老鼠到乡下去,它也未必能很快适应。因为环境不同。《红楼梦》里有刘姥姥进大观园的一章,金钗们都拿老太太的乡下人言行开涮。其实,这种不适应很正常。如果让林黛玉、凤姐去乡下种田,也一定会被乡民笑掉大牙。

粗略看来,乡村有很多方面和城市不同。比如:所处环境不同。人口规模不同。人际交往的半径不同。民风民俗不同。居家方式不同。生活方式不同。

城里人集中居住在高楼大厦里。电梯进电梯出。乡村人分散居住,房子大多平房,楼房最多四层。一家一户,独立居住。

城里人工作在各自的单位里,靠私家车,公共交通连接住宅和工作单位。乡村人工作在自己的土地上或小企业里,步行或电摩连接住宅地和劳动地点。

城里人的劳动工具在单位里,所需副食品蔬菜等直接到超市或农贸市场购买。而乡村人劳动后工具要带回家,如需要用牛马等牲畜,还需要自己圈养。所需蔬菜要自己在菜地里种植。需要肥料。日常住家需要养鸡养鸭养猪等等。这些不同,作为规划建筑人员,都应给予足够的尊重。

即使单从保留乡村文化特色的角度看, 我们的乡村规划也要慎重。大凡一个有几百年历史的村落。一定有他的规划。有的是自觉的规划,有的是不自觉的规划。因为大家都有趋吉避凶的诉求。大家的选择,比如门朝哪开,树向哪栽。为什么需要一个土地庙,为什么需要一个宗祠。宗祠为何放在那里,不放在这里。村落的家族墓地为什么放在某个地方。这都是数百年传承下来的,有他的宗族文化逻辑,有乡村规划的逻辑。我们不要还根本没有任何研究,就大刀阔斧地随意改变。在这些古老的村落面前,我们规划师建筑师真的连小学生都算不上。

缩小城乡差别,指的是缩小城市公民和乡村农民的国民地位的差别。缩小城市市民和乡村农民在享受现代文化和科技方面的差别。缩小城市市民和乡村农民在分享改革开放的政策红利方面的差别。而不是缩小城市规划和乡村规划的差别,缩小城市建筑和乡村建筑的差别。缩小城市市民和乡村农公民劳作方式和居住模式的差别。有些差别是很难缩小的。因为物之不齐,是铁定的。十个指头尚且有长短之别。一娘养九子,九子九个样。如何能简单化地缩小城乡差别,粗暴地用城市模式去改造乡村?

和而不同是中国文化的精髓。即以城市规划和乡村规划而言,就应该追求百花齐放,千姿百态。那才有个性,那才是美。就建筑而言,也是这样。不能简单地一刀切。固然,中国的城市,中国的乡村,都是在中国土地上的,应该都有中国的特色。这是大同。但具体到每一个城市乡村,又有各自的不同,这是小异。因为每个城市,每个乡镇,每个村落,像每个人一样,都有自己的历史,都有自己的个性。我们的规划师建筑师,需要花气力找出这个个性。或加培植,或加强调。目的都是突出个性,而不是消弭其特色,泯灭其个性。

                                此文曾于2016年刊发于《建筑与文化》杂志)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