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喻学才教授的博客

真功夫从自律做起 大学问自实践得来

 
 
 

日志

 
 

建筑文化研究的历史回顾(之一),喻学才,2017年5月24日  

2017-05-24 10:45:12|  分类: 学术通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建筑与文化研究之历史回顾(一),喻学才,2017-5-24

                     

    本文不是对近百年来中国建筑史研究做综述性研究,更不是对近百年来星汉灿烂的建筑名家、建筑名刊和建筑研究机构做点将式的系统评价。

笔者的主业是旅游文化研究。因为性喜博览,对建筑文化略有涉猎。我只想从建筑文化的角度来谈点对近百年涌现出来的热心祖国建筑文化遗产整理传承的部分人、事做点梳理工作。我关注的是开风气之先的人物,开风气之先的机构和开风气之先的杂志。关键词为“建筑与文化”。与此无关者本文概不涉及。

  一、  乐嘉藻——赍志以殁的建筑文化爱好者和他的遗憾之作《中国建筑史》

熟悉建筑史的读者都会记得,英国建筑史学家弗莱彻尔父、子所撰写的《世界建筑史》这本书。在该书的第八次修订版中,小弗莱彻儿根据当时西方学术界对中国、印度、日本建筑研究产生的热潮,在书中增加了一幅图画,这幅图画就是所谓的“建筑之树”。建筑之树实际是世界建筑的谱系图。在这份世界建筑谱系图上,中国建筑被西方学者讥之为“非历史建筑”。(见插图1)这自然是西方中心论的产物。但也说明一个问题,中国人在19世纪30年代前,还没有出现一本由中国人研究中国建筑的专书。早在1933年,也就是朱启钤倡导的由梁思成、刘敦桢等加盟的中国营造学社刚刚横空出世不久,中国大地上就诞生了乐佳藻著的《中国建筑史》。乐嘉藻氏清同治七年(1868年——)生,贵州黄平人。是康有为组织十八省举人们联名上书反对签署中日马关条约,呼吁变法图强活动(史称“公车上书”)中的积极分子。是贵州籍95名签名的举人之一。和康有为属于同辈,也是贵州省辛亥革命的元老和领袖。本人为饱学之士而又家饶于资。他先后捐资近万两白银用于贵州师范学堂培训师资和创办《西南日报》等公益事业。(关于乐佳藻的身世,主要资料来自乐氏《中国建筑史.绪论》和贵州省黄平市政府网站。乐佳藻是中国参加过辛亥革命的人唯一有日记留存至今者。其后人捐献的七十七册日记,正在由贵州省文史馆着人整理,在贵州文史丛刊上陆续刊发。)

他在康梁变法活动期间,还曾单独给光绪皇帝上书,建议废除传统的读经体制,主张学习西方的科学教育体制。他还经常从日本等地购买图书仪器标本,很注意阅读西方学者的著述,包括他少年时代开始就迷恋的建筑研究方面的著作。

若撇开学术研究的水平,单论资历和辈分,除后面我们还会专门谈到的中国营造学社创始人朱启钤外,营造学社其他学人都比他浅。正因为家饶于资,他才有条件终生钟爱研究建筑文化。乐氏晚年受徐悲鸿之聘,曾在北平美专讲授中国建筑史。很可能是中国最早讲授中国建筑史的人。(据北大毕业的著名作家张中行《负暄丛话》中的回忆文章,梁思成在北大讲《中国建筑史》时在抗战胜利之后。)从建筑文化爱好和传播的角度看,乐氏堪称中国开风气之先的人物。因为他的《中国建筑史》问世时,梁思成先生的《中国建筑史》还没有写好呢。当然,从建筑史的学术水平和作者所受的专业训练看,两人不是一个量级。但若从最早关注建筑与文化角度看,我们不应抹杀中国现代文化史上这个历史人物的贡献。毕竟他是近代社会第一个终生关注建筑文化现象研究的人。

从他在《中国建筑史.绪论》中所述,我们知道他是一个对建筑与文化很有认识的文人:“人类自野蛮时代,即有居宅。而建筑学之成立,必在文明进步之后。建筑史者,又建筑学中之一部分者也。中国自古无是学,亦无是史。而有记宫室名称与工程之书,皆关于一时之记载,无以窥本国建筑之大意。至《长物志》、《笠翁偶集》等,则又仅为一部分之研究。”但从这些认识也可看出乐氏对中国历史文献中有关建筑的记载不太熟悉。说“中国自古无是学,亦无是史。”这个说法比较武断:

中国自古就有建筑之学,而且十分深湛。最早的记载是《尚书.诏告》中所记载的周公姬旦营造洛邑的篇章。就是城市学的开端,后来的管仲创立的城市学理论,今天亦属前沿。《周礼.冬官.考工记》则属于我国最早的制造业国家标准,自然也包括建筑。

周代已有十分完备的建筑典章制度,历代且有发展,没有对建筑学的研究,何来典章制度?只是没有专立“建筑学”这个名词,但内涵却很?深广。

至于建筑史,中国的《志》书极为完备。志,就是史,从中央到地方,汇成系列,所“志”百业俱全,自然有建筑。只是专门列出营造专志的少见。建筑信息散载于帝王本纪,大臣传记、礼仪志、灾异志之中。至于城市,每个城市有专志,这些地方志书,特别是专题志书,也就是专题的城市历史文献。梁思成、林徽因之所以发现中国第一国宝——佛光寺大殿,就是查找了《敦煌石窟图录》、《五台山志》和《佛祖统纪》等“志”书。

宋朝营造专书《营造法式》中就寓有建筑史,不通史、究史,何来《法式》之编制?

“中国建筑文化研究文库”的33本书,无一不涉及到史,而这些“史”自然都是历史上的客观存在。并非今天的作者凭空杜撰而来。

尽管中国古代没有所谓“建筑史”的专名,专科专学,但“史”的实在,并非虚无。这是历史的局限。

他自述一生热爱建筑的经过:“佳藻自成童之年,即留心建筑上之得失”,“二十以后,则好为改善之计划。”“民国以来,往来京津,始知世界研究建筑,亦可成一种学问。偶取其书读之,则其中亦有论及我国建筑之处。终觉情形隔膜,未能得我真相。”这“终觉情形隔膜,未能得我真相。”的感觉说白了就是没弄明白中国建筑文化的特殊性。也是促使乐氏动念撰写中国建筑史的原因之一。我们推测,乐氏当时也许看到了弗莱彻儿父子著作的《世界建筑史》,也许看到了日本学者伊东忠太和关野贞的《中国建筑史》。因为乐氏和日本两位建筑史学家属于同时代的人。而乐氏曾数次往来日本考察教育学术。《世界建筑史》将中国建筑与日本建筑裹在一小枝桠上,对中国为代表的东方建筑所知极其有限自不待言。日本的建筑史学家十分注重研究中国建筑和中国建筑史。如伊东忠太早就著有《中国建筑史》,他在著作中阐明世界古代建筑可分为两大系,西方以希腊、罗马建筑为代表,东方则以中国建筑为代表。伊东认为,日本建筑属于中国系,但没有学到中国建筑的根本。另一位日本学者关野贞19061935年之间曾对中国进行了大范围的实地考察,拍摄了大量照片,著有《中国建筑史》。估计乐氏即使看到这些书,也只能是涉猎,不可能深究。因为他的中国建筑史比日本两位学者的书出版的时间相隔甚近。

乐氏1915年参观万国博览会,眼界大开。始“以意创为研究之法”。他说:“民国四年,至美国旧金山,参观巴拿马赛会。因政府馆之建筑,无建筑学家为之计划,未能发挥其固有精神。而潦草窳败之处,又时招外人之讥笑。致使觉本国建筑学之整理,为不可缓之事。”这说明从1915年开始,他就有研究中国建筑文化的自觉。他说:“自念生性即喜为此(指建筑文化),或亦可以尽一部分之力。于是以意创为研究之法。”他的研究之法“先从预备材料入手,如建筑物之观察,图画、印片、照片之收集;次则求诸简编,在经部如《三礼图》《宫室考》等,在史部,如杂史地志等,子部如类书小说等。集部则各家为集,亦间有涉及者。随时所得,分类存之,如是者又数十年。”遗憾的是,乐氏不知早在中国的秦代就有?六国城,位置就建于咸阳秦王朝宫殿区外(《史记》),这是世界上最早也是实体规模最大的建筑博览园。因为这些建筑都是来自被秦王朝灭亡的齐楚燕赵等六个国家。是画师根据各国宫殿区实景绘制,用原建筑材料迁建而成的。

乐氏《中国建筑史》草草出版,他自己也不满意,但也无可奈何。因为它主要精力都在忙社会活动。六十以后,感觉时不我待,加之社会事务难以脱身。找别人帮忙又不现实:

“民国十八年,自计已年逾六十矣,始取零星散稿,着手整理,而精力衰减,屡作屡辍。三年以来,仅存历史两编。”他的《中国建筑史》就是基于这两篇关于建筑历史的稿件修正拼凑而成。远远不是全书计划的内容。

从绪论看,他对中国和欧洲建筑的不同还是有些认识的。如:“欧洲宅舍,无论间数多少,皆集合而成一体。中国者,则由三间、五间之平屋,合为三合、四合之院落,再由两院、三院合为一所大宅。此布置之不同也。欧洲建筑分宫室、寺院、民居等,以其各有特殊之结构也。中国则自天子至于庶人,旁及宗教之寺庙,皆由三间五间之平屋合成,有繁简大小之差异,而无特殊之结构。而平屋之外,有台、楼、阁、亭等,与平屋形式迥异。亦属尽人可用,此实用上之不同也。”他也实事求是地承认自己以一己之力,缺少实地考察测绘等调研功夫。他说。“其初预定之计划,本意是以实物观察为主要,而室家累人。(乐佳藻本来家饶于资,但在65岁那年,他在广西南宁海关任三等帮办的长子乐森玟不幸溺水死亡,而此前数年森玟妻子病亡,剩下四个孙辈无人养育,嘉藻写信命侄子乐森玮赴广西将他们带到北平,由他抚养。这就是“室家累人”的背景。见《贵阳新闻网》201382 《乐嘉藻晚年照片》一文披露。)游历之费无出。故除旧京之外,各省调查,只付梦想。幸生当斯世,照相和印刷业之发达,风景片中不少建筑物,故虽不出都市,而尚可求之纸面。”这可以说是他自我省察的一不足。

“唯合之简编之所得,凭借终嫌太薄。故以十余年之辛苦,仅能得种种概念,至欲竖古横今以求一精确之结论,则未能也。”这可以说是乐氏自省的二不足。

就是说,乐嘉藻不仅认为自己这本书缺少到全国各地古建筑所在地实地调研的功夫。也缺少文献研究的功夫。所谓简编,就是文献的代名词。

乐佳藻是带着遗憾离开这个世界的。由于没有机会接受专门的建筑教育、因而他不仅不可能像梁思成、林徽因那样有能力把古老的中国建筑介绍给世界,并做出科学的描述和分析。甚至连他平生钟爱的建筑文化研究未能结成硕果。如果从学术的角度审视他的那本《中国建筑史》,确实不专业。但如果我们从文化的层面来评判,就会觉得乐佳藻这个人是中国文化的必然产物。是建筑文化的先导人物。

因为他上承几千年中国士大夫之喜爱建筑的文化传统。数千年来,在中国历代文人笔下,关于建筑的记述还是屡见不鲜的,只是没有上升为专门之学。在古代学人那里,或者自觉地记下一笔,如对某建筑,某能人。或者将有关建筑(古代没有建筑一词,常用营造。建筑是从域外借过来的一个名词)的设计师和建筑名称汇总在某本类书之中。

我们同时发现,乐佳藻又不满足于自己所继承的那种模糊评价,不求精确的古建筑记录传统。他期盼自己一方面实地调查研究,一方面充分发掘文献。也就是说他希望自己能科学地研究建筑。但主客观条件限制了他,未能如愿。他不知道,一个跟他同时代的退休总理朱启钤,正在从事这方面的工作。朱氏比他高明的地方在于,他知道研究中国古代建筑,非团结专业人士不可,非靠专门的学术机构不可。因此他发起组织中国营造学社,延揽长于文献考证的刘敦桢和长于建筑设计的梁思成等杰出人才共同做这件伟大的事业。乐佳藻的《中国建筑史》1933年问世后,曾遭到梁思成先生的激烈批评(团结出版社2011年出版的乐佳藻著《中国建筑史》。编者在乐氏书中正文部分插入了梁思成、刘敦桢等照片,莫明奇妙。且在书的地脚右角也用刘、梁二位的照片装饰。有违编辑常识。)他应该知道中国已经有一个学术机构正在实现他一己所无力实现的梦想。

乐氏是一个过渡性的历史人物。但谈中国的建筑与文化研究历史,我们不能忘记这位开风气之先的人。因为即使日本学者研究中国的建筑史著作,出版时间也不比他早。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