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喻学才教授的博客

真功夫从自律做起 大学问自实践得来

 
 
 

日志

 
 

喻学才教授的建筑文化研究 张祖群撰, 2017-7-7  

2017-07-07 19:23:58|  分类: 读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作者:张祖群,1980年生,湖北应城人。博士研究生,中国科学院优秀出站博士后。现供职于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工商管理学院旅游管理系,副教授,硕士导师,旅游管理系副主任,系党支部书记。)      

   

本文是首篇关于喻学才教授建筑文化四书(即《中国历代名匠志》、《中国历代名建筑志》《文化遗产保护与风景名胜区建设》、《三元草堂文钞.遗产保护研究》)的综合评析文章。文章从宏观到微观,从纵向到横向。比较全面地梳理了20年来喻学才教授在建筑文化领域里所做的工作和贡献。

 

                            

一、甘于坐冷板凳为历代名匠立传、为名建筑建身份证

 

  (一)基本由来

《中国历代名匠志》和《中国历代名建筑志》这两部建筑文化研究专著,系《华中建筑》高介华先生主编之中国建筑文化研究文库33部中的两种。喻学才教授为此前后耗费了整整20年时间。他说,最初动议是在1996年,高介华先生在岳麓山开全国建筑文化研讨会时提出。这个动议得到了包括喻学才在内的多位中老年学者和青年学者的响应。喻学才教授就是从那时起就开始构思体例,做专题阅读准备的。两部书出版时间也刚好10年一本,名匠志出版于2006年,名建筑志出版于2016年。

作为年轻一辈,本人资历尚浅,学识浅陋,本没有资格来评点喻学才教授的这两本煌煌大作。我自2006年与喻学才教授结识以来,两人虽有年岁差别,但是十余年的交往既是极佳的师生(喻师-我生)关系、也是很好的朋友关系。基于喻前辈对后学的奖掖、提携,我认真拜读了《中国历代名匠志》和《中国历代名建筑志》。仅仅将自己学习拜读的浅显体会,梳理出来,便于学界更好认识两本大作以及喻学才教授的学术思想。当我们今天翻阅两书的后记(按照古代的著述习惯,序是写在书后的,这后记也就是喻教授著作的自序)不禁十分感慨他的“板凳甘坐十年冷,文章不着一句空”的选择。在1996年到2016年这20年间,喻教授作为一个来自大别山区的农家子弟,却能在物欲横流、价值多元、诱惑多多的时代背景下,镇定自若,安安静静地做这种吃力不讨好,费劲不来钱的学问。这种老一辈学人的扎实精神委实不易。因为那段时间他还有儿子要养,学生要教,规划要做,社会活动要参加。这一百七八十万字的长篇大著,真不知道他是如何挤出来的时间。其次,我们感慨的是,他几乎以个人之力(名匠志完全是以个人之力,名建筑志主体工作也主要是他,后来邀请了他的同事贾鸿雁教授、张维亚教授以及龚伶俐博士参加担任有关研究工作)来做成了这种叫很多人望而咋舌的研究工作,做成了这种既研究“鸡蛋”(著名建筑),也研究“母鸡”(历代工匠)的“笨”学问,大学问。

(二)关于《中国历代名匠志》

关于中国历代工匠的研究,在清朝以前,只有大型类书中会有所涉及,例如明代的《锦绣万花谷》、《天中记》,清代的《山堂肆考》和《佩文韵府》等。但大多只是记下一些名字和简单的传闻事迹,作为资料猎奇绰绰有余,作为学术研究远远不够。20世纪30年代,北洋政府退休的内务部总管朱启钤先生倡导研究中国自己的建筑遗产,发起成立中国营造学社。刘敦桢,梁思成等学者风云际会,认真调查,潜心研究,打开了中国学者研究自己祖国的建筑和工匠的大门。他们这一批先哲筚路蓝缕、以启山林的开拓,结晶于《中国营造学社汇刊》。汇刊分总目,共计七卷,合计23册,约5600页,其中插图约1600页。当年的梁启雄、刘儒林、刘敦桢诸先生或校或补,以《哲匠录》为题,介绍我国的能工巧匠。连载于汇刊1932年3卷1、2、3期,1933年4卷1、2、3、4期,1934年5卷2期,1935年6卷2期及1936年6卷3期。20世纪80年代,南京工学院建筑研究所的郭湖生教授在《建筑师》杂志上曾以《中国古代建筑家小传》专栏形式先后发表了蒋少游、喻浩等建筑规划名匠研究的文章。同济大学陈从周教授在其晚年随笔集《梓室余墨》中也留意于园林、寺塔巧匠,而于当代著名建筑师注意尤多。

喻教授在《后记》中记述著述因缘时写道:“我在接触朱启钤先生的《哲匠录》过程中,发现对中国历代的能工巧匠进行专题研究,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题目,也是非常难做的题目。《哲匠录》根据原始材料概括一篇简单的小传,然后原文征引文献的做法,对于传统文化基础深厚的读者不是什么问题,而对于普通读者可就犯难了。同时,《哲匠录》所拟工匠小传过于简古,非结合附录的原文很难看透彻。时至今日,建筑已经成为一种雅俗共赏的文化,一种交叉学科性质的文化。许多学科,许多人都会来关心建筑文化。建筑师做新建筑,需要学习建筑文化;规划师做规划,也需要学习建筑文化。文化研究者,旅游者,也只有深入建筑文化才能得风景名胜的真谛。”据此,他认为,“撰写一部系统介绍历代工匠生平事迹特别是建筑业绩的专书,对于我国的建筑文化建设是有意义的。”

纵观全书,《中国历代名匠志》除导言之外,按照朝代分期,分为:先秦时期及秦代名匠、两汉名匠、三国两晋南北朝名匠、隋唐五代名匠、宋辽金名匠、元代名匠、明代名匠、清代名匠。全书合计50. 3万字,收录历代建筑名匠、规划和雕塑名匠总共700多人,比中国营造学社汇刊上连载的哲匠录多出370余人。该书除保持《哲匠录》“无一字无来处”的特点外,还在学术性和可读性结合上下过苦功夫。

   《中国历代名匠志》自出版问世以来,学术界多有好评。例如:(1)浙江大学历史地理学终身教授,著名《水经注》专家陈桥驿先生赋诗赠著者喻教授。诗曰:“告子之明公输巧,孟轲一言开心窍。如今全书集大成,名山得藏中华宝。”(2)南京博物院老院长,著名考古学家梁白泉看了该书后,为该书题词。词曰:“原始社会巫掌规矩,三代乃有考工记记规划营造,《汉书》举方技,不及万一。‘梓人’、‘法式’非人物匠师传记专属之体。今喻(学才)君踵武《哲匠录》,扩大为《名匠志》,可钦可佩之举,可颂可赞之业。功德无量之事。传世之所为作也!书赠喻学才先生《中国历代名匠志》,己丑初夏梁白泉于金陵。”此外,还有曲阜师范大学孔子文化学院副院长,著名孔学传人骆承烈教授,国家文物局前局长、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教授等专家领导来信鼓励鞭策。

(三)关于《中国历代名建筑志》

名建筑志的体例虽然也是以时代先后为纲,以具体的名建筑为纬。但名建筑志为了阅读的方便,采取条列式。书中每座名建筑一般都会涉及以下十大信息

1.名建筑既取现存之古建,亦取已废之古迹。不废有大名有历史之新近修复之古迹。各于正文中说明之。读者察焉。“物无不弊,弊则新,是名大道。”这就是传统中国人对文化遗产的理解。传统的中国人重视文化遗产的信息真实性传承,而于其载体的真实性则并不十分执着。因为传统的中国人是读《周易》长大的,知道世间没有永恒不变的事物。这对于割裂传统的新一代中国学人而言,重拾传统,连接信息真实载体的双重真实性尤为重要。

2.每一名建筑即一文化遗产之载体。或因建筑之创新有足述者,或因遗构之有益认识该时代建筑之演进者,或因其历史影响有足称道者,或因其文学名篇广为传诵者,或因某重大事件发生于此有不得不述者。收录标准,大抵如斯。

3.每一名建筑单独成篇。由所处位置、最早记载、名称由来、兴毁经过、建筑特征、设计师及捐资者,经典传闻、图片十个方面构成。著者希望能大体揭示该建筑之面目和价值。

4.位置在历史上无变易者,不另出文说明。凡有变易,必明时地始建年月。同一建筑,诸书所记往往不一。著者本秉笔直书之传统精神,多元并存,或取其一说,以示著者意见。其它意见原文照录。

5.最早记载,多数可考。亦有少数仿佛迷离。所谓最早,如此类者,只能算较早。以一书体例不能自乱。故仍用“最早记载”不变。

6.名称由来。不少名建筑有多种说法。多说并存,以存史实。兴毁过程即该建筑之变迁小史,有兴必书,有毁必书。不惧文长,存史实也。

7.建筑特征之认识,乃专门之学。归根到底,建筑是地区的建筑,建筑也是建筑师的建筑。建筑自身所具备特殊性质,是区别于其他物质基本征象和标志本项多转录诸建筑史名家著作,以存学术见解之真实。

8.设计师一项,至为复杂,文献难征故也。此项下或有明确记载建筑匠师者则书之。若无,则主持其事者亦书其姓氏。若两者皆无,只有当权者如帝王,如大臣,则书之以存线索。至于捐资,或者朝廷,或者地方,或者个人。或者公款,或者捐俸,或者集资,必明白言其类属。

9.经典传闻,总原则是只记录与该建筑有关之名篇,趣闻,传说。虽涉神怪,不避也。存史实也。

10.图纸。古人左图右史,以便对照、实在是著书的良法。若每座名建筑均配一图,则此书篇幅过大,同时也因为世异时迁,文献难征,天灾人祸,古建罕存。故图纸不求齐全,但务求搜罗宏富,以便直观。

以上十大信息,均注明文献原始出处,以示负责,以便读者,省翻检群书之烦劳。喻学才教授为学之严谨,值得点赞。

《中国历代名建筑志》全书以时间为纲,以各类名建筑分类为纬。全书先秦、两汉、三国魏晋南朝、北魏、隋、唐、五代、宋、辽、金、元、明、清十三章。每章前有绪论,述本时期建筑史大略。每专志前,加小序一篇。出在首次,后不复出。

《中国历代名匠志》每个人物小传包括以下11个方面的内容,即:1.匠名。2.朝代。3.籍贯。4.生卒年。5.主要人生经历。6.建筑擅长门类。7.代表作。8.建筑史上的地位。9.师友关系。10.著述及建筑思想说明。11.同时或后世的评价。

中国建筑文化研究文库主编高介华先生在看完两书的定稿后,即在给著者的书信中热情称道:“名匠志、名建筑志二志,必传之作也。”为了了解中国建筑文化研究文库主编对这两本专志的具体看法。我拨通了高介华先生的电话。以下是我根据录音整理的高先生的看法:

“中国的建筑学生对于西方的名建筑和名建筑师,比如埃及的金字塔、希腊的神殿、罗马的斗兽场以及达·芬奇之流,大概并不陌生。可是,他们知道秦陵的规模有多大,有哪些神奇奥妙远非金字塔可比呢?知道阿房宫的规模有多大,有哪些建筑艺术特色?知道隋代的宇文恺干了些什么,扬州的迷楼是谁设计,迷楼中的建筑技术达到了什么高度?知道世界上第一座装配化城市产生在中国何代?早在秦代,就有了东、西方建筑文化的互渐,咸阳是当年世界上最宏伟的国际化大都市。就说说咸阳的270条甬道、複道(城市空中步道系统),今天的美国亦何可及。天津大学的荆其敏教授对美国宾夕法尼亚的城市空中步道系统大为叹赏。我就问他,你知不知道秦代咸阳的空中步道系统是什么规模?岂今天的宾市可及。渭桥就属于咸阳空中步道系统的水上枢纽,也是中国最早最长的廊桥和层桥。桥头还有雕塑。至于汉、唐的长安还用多说吗?而洛阳桥是世界上最早、规模最大的空中超市,可进行水陆交易。

也正因为弗莱彻尔那棵“建筑树”的荒诞以及西方某些学者对中国文化、中国建筑文化的诋毁,出于一股义愤,我立志要编纂一套“中国建筑文化研究文库”,目的在于回答西方那些著名的权威学者对中国的无知与狂妄,而这套“文库”中的《名建筑志》和《名匠志》就是亮点。当年,我毫不犹豫地认定,这一副著作的重担就请作为中国文史名家张国光大师的高足,有深厚国学修养的喻学才先生双肩挑。

无疑,这两本著作涉及到广泛的时空域,广泛的收集资料、考证、调研、现场实测甚至田野考古,不难想见,学才先生经过了多年艰辛的拚搏,感受到多少酸甜苦辣,终于,按计划交稿,顺利出版。这两本专著都属中国建筑学术阈空前开创的第一本经典之作,它应当成为国内外、高校建筑学专业认识中国传统建筑的必修课本。

学才先生的贡献及其功绩是不朽的。”(根据2016.8.29录音访谈整理文本)

高介华先生,接近90高龄,长期从事建筑设计工作,广涉民用、工业、科研·试验建筑和规划·园林及特殊·援外工程等,他具有丰富的建筑学理论与实践经验。高介华先生与喻学才教授的学术交往堪称学界佳话,他的赞誉与点评恰如其分,十分中肯。这既是建筑学、遗产旅游学界的“高山流水觅知音”现代版本,也是向学界正能量的传播中国建筑文化研究文库等系列丛书的必要手段。

 

二、喻学才教授的建筑文化观点解析

(一)敢于质疑世界遗产保护公约的权威定义

 

自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表《保护世界自然与文化遗产保护公约(1973)》以来,那个著名的关于世界遗产的定义就被学术界一部分人奉之圭臬。世界各国都竞相争取将本国有关保护区列入世界遗产保护名录,从没有人从学理上质疑、探寻过那个著名的定义。进入新世纪不久,东南大学旅游规划研究所的喻学才教授却对这个定义提出疑问。他和他的朋友王健民研究员在国家文物局“十一五”人文社科重点课题的结题报告《文化遗产保护与风景名胜区建设》(科学出版社,2010年)一书中,首次对世界遗产定义的局限性进行剖析,并提出了自己的世界遗产“新”定义。他们的主要观点是:现行世界遗产定义的指导思想是以欧洲文化为中心的产物,最明显的问题就是没有考虑占世界人口四分之一,文明历史从未断绝的中国的国情——即以土木结构为特色的遗产保护传统。因为这种建筑文化跟欧洲的以石构建筑文化为特色的保护传统迥然不同,但都是人类遗产保护百花园中的奇葩。理应同样重视才对。很显然,现行的关于遗产原真性的评价标准极其不利于中国申报世界文化遗产。作者认为现行世界遗产保护过分重视载体保存的原真性的导向,不利于中国、印度等亚洲文化遗产的传承。因为文化遗产的价值最核心的是其信息性,可以说信息性是遗产价值的第一本质属性,而经济性是遗产价值的第二本质属性。基于信息性、经济性的属性排位,喻学才教授后来提出按照信息保存的程度差异来确定文化遗产保护的方式和方法。往往某一处文化遗产,强调保护的一方不重视遗产的经济价值,而唯利是图的破坏者们则必然会盯紧遗产的经济价值而不择手段地破坏。正是因为经济性是文化遗产的重要属性(第二属性),所以他认为文化遗产保护不能回避经济利益诉求这个最基本的事实,不能只强调保护而忽视合理利用,否则只会使遗产保护的难度加大,最后陷入“保护-利用”的二元悖论与怪圈。

 

(二)勇于理直气壮地为中华遗产保护理论和传统叫好

 

喻学才教授的遗产保护研究,另一个很突出的特色是:通过他的细心研究,揭示出中国自从商周以来就有成体系的遗产保护制度的历史事实。关于这方面的研究,详见他的《中国古代遗产保护制度研究》和《中国古代遗产保护实践述略》、《中国古代的建筑遗产保护传统》等学术论文。还有部分观点见于《中国遗产保护理论的三个来源》(见其专著《三元草堂文抄·遗产保护研究》,南京大学出版社,2012)。概括地说,他认为:中国自从商周时期就已定型的祀典制度,实际上就是中国版的遗产登录制度。从汉高祖刘邦自觉保护孔子故里以及秦始皇、陈胜吴广陵墓开始,就见诸历史文献记载。以保护历代古圣先贤的遗迹以及其直系后裔为特色的做法,自孔子开始的重视古代圣贤遗产学习传承的做法和重视历史文献遗产保护传承的传统,都在一代又一代地影响着后来中国人的精神生活和文化传习。

    遗产旅游从来不是跟着西方学者的定义来跟班。东、西方遗产的本质属性决定了只有基于中国国情,研究中国文化遗产实际,才能彰显中国气派。喻学才教授的这些观点来自历史典籍和石头文献,是地道的中国作风和中国气派的展示,这和一切唯洋人马首是瞻的研究迥乎不同。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进程中,我们需要这样的脚踏实地的研究,需要这样立足中华大地的文化传统而又不闭塞眼睛盲目排外的研究。

 

(三)善于结合实际创新文化遗产

 

和其他遗产保护专家不同的是,喻学才教授的主业是研究旅游文化、遗产旅游和编制旅游规划。1982年本科毕业于湖北大学中文系,而后师从张国光先生,于1985年硕士毕业于湖北大学中文系,获文学硕士学位。同年转向研究旅游。1993年2月调入东南大学负责旅游专业工作。2004年,协助本校建筑历史学科负责人朱光亚教授成功申报建筑遗产保护与管理博士点。也许正是这特殊的专业背景,他阅读了大量的文化典籍,接触了大量的被破坏成形形色色状态的古老的文化遗产。在大量的教学、科研与社会服务之中,大量的遗产旅游应用开发实践养成了他理论联系实际的独立思考习惯。他对那种死抱国际遗产公约中那个原真性定义不放的专家并不完全认同。他说,遗产分为物质遗产和非物质遗产这样两大系列。这样分大体不错。但非物质遗产的译法是不严谨的。任何遗产,都必然具有信息性和经济性两大属性。遗产的艺术价值也好,历史价值也好,美学价值也好,都属于文化信息的一个类别,这是文化遗产的真正内涵所在。但遗产一般都有载体才能传承。最原始的载体是口耳,通过语言的传承而传承。有了文字以后,最基本的传承载体是文字。遗产信息主要是通过文字传承后世。至于当代的世界遗产保护机构所重视的遗产评估指标,他认为主要是在文化遗产的物质载体上转圈圈,较为忽视遗产信息属性。他主张:(1)对于遗产的物质载体保存得基本完好或者说大体完好的,自然应该严格按照“保护第一,修旧如旧”的原则加以保护传承。(2)对于保存状况不好,但还有遗物可观的遗址型文化遗产,自然应该划定范围加以保护。且基本是原状保护。即使增加必要的保护设施,如加盖或补阙。必须用“镶牙理论”来指导,使游览者能够很清晰地知道哪些是古已有之,哪些是今天增补的。从某种程度上说,这是中国版本的文化遗产修复“新旧对比”与可逆性修复诠释。(3)至于只有文献记载,已经没有物质载体存在的名胜古迹,他主张根据需要完全可以复建,用于教育、旅游等目的。因为口头也好,文字也好,也是一种信息载体。

为什么就不承认口头或文献记载的载体也是载体呢?根据口头或文献记载进行实体复建也是传承文化。他的遗产旅游理论集中在《遗产活化论》和《遗产活化:保护与利用的双赢之路》、《遗产创新三部曲》几篇文章中。这方面的案例很多,特举几例。比如说:(1)四川射洪县金华山下是陈子昂的故里所在地。2006年该县邀请东南大学等单位设计子昂故里文化旅游区。给定的地块是金华山下的涪江江中的四个江中绿洲,当地叫坝。喻教授将其策划成全唐诗城主题景区,将四个洲渚分别设计成初唐、盛唐、中唐、晚唐景区。因为陈子昂是唐代诗歌的旗手,李白杜甫等伟大的诗人都受过他的精神滋养。这是有史可证的。为什么要这样设计呢?因为陈子昂的故居现在一点痕迹都没有了。只有金华山上有座阁,相传是陈子昂读书处。另外就是不远处的一座东武山,山上有陈子昂的坟墓。如何开发他的故居?喻教授说:我们也有陈子昂故居恢复的内容。子昂故居与全唐诗城互相配合,成为一个整体。(2)又如,他们南京金乌旅游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在浙江仙居曾帮人家设计过一个名为响石山的景区。那个地方是一个很平常的山沟沟,里面的山体水体都没有任何奇特之处。喻教授说:我们接受任务后,在附近考察了300平方公里以内的所有旅游景点,最后发现当地有神仙传说,且有名为神仙谷的国家级重点风景区,但该风景区属于自然风景型,并没有开发神仙文化遗产,于是我们给规划地块确定了做神仙文化遗产活化这一主题。在平庸的自然山水格局中加进神仙文化的主题元素。同时,我又把原来的地名后山根改为响石山。因为该山出产一种中间空洞,里面有石屑,摇起来有响声的石头。当地人叫它响铃石。喻教授于是来了灵感,将该景区改名为响石山。该景区2003年开业以来,主要做上海的市场,近十年来取得了很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喻教授有关遗产活化的主题旅游景区设计,本杂志上介绍了不少。《华中建筑》杂志上也介绍了一些。

喻教授在规划界有一个迥异其他同行的地方,就是一边规划,一边结合遗产保护、旅游开发实践创作规划诗词。很多时候是他实地考察后,先创作了规划诗词,然后课题组按照诗词大思路来进行规划设计。学界有人称之为“当代新山水诗”,有人称为“遗产诗”和“规划诗”。这种旅游文学创作也可视为他的建筑遗产研究的另外一种表达。如《雁荡山歌》《大洪山歌》是曾经谱成曲子请歌手演唱的。更多的是没有谱曲的规划诗词,如《田齐王陵规划诗》《儒林大观规划诗》、《雷琼世界地质公园歌》《武夷山管龙洞规划诗》等(详见《喻学才教授的博客日志》以及《三元草堂诗词联抄》等)。他还有大量的旅游规划日记,名山大川游记即将整理出版。

 

三、结语

写到这里,笔者想引用此前研究喻学才先生学术树的拙文观点作为结束:“喻学才学术生长的综合分析是值得中国学术界反思和学习的“标本”,他独特的学术背景、惊人的努力和开阔心胸,在中国特定转型时期铸就了旅游和文化结合的典范,他个人学术生命是对历史大背景的一种可贵折射”(参见张祖群,王波:《在旅游与文学之间:喻学才学术树分析》,《湖北理工学院学报》2013年第3期)。喻学才教授的两本大作《中国历代名匠志》和《中国历代名建筑志》是他建筑遗产研究既研究“蛋”,也研究“鸡”的代表作之一,与这两本著作相联系的《文化遗产保护与风景区建设》、《三元草堂文钞 .遗产保护研究》则是宏观研究建筑文化的两部著作。《文化遗产保护与风景区建设》立足于在文化遗产保护和风景区建设之间寻求平衡点和生长点,其中也有不少篇章涉及建筑文化。《三元草堂文钞 .遗产保护研究》则立足于包括建筑文化在内的从古到今,从点到面的遗产保护史和保护规律方面的探讨。总计约260万字的四本著作,大体可以包罗迄今为止喻学才教授关于建筑学、遗产旅游、旅游文化领域最为重要的研究心得。这几本大著从资料梳理到研究观点的总结归纳,都为学界做出典范。辛苦的是他自己,惠及的是学界其他学人。他的严谨学术态度,使得旅游文化、遗产旅游观点都在其中得以精彩体现。

谨祝前辈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先生之风,山高水长,谦谦君子,为后来人敬!

                                   2016-8-29

注: 本文发表于建筑与文化杂志2017年5期。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